伊朗人权律师索图德致力推动女性头巾解放运动,去年遭逮捕。11 日,其夫肯汗达于脸书表示,迎接他们的将是长达 44 年的牢狱之灾,还有百余下鞭刑。其后,肯汗达也遭判刑 6 年,原因是他在脸书上分享妻子刑案,被当局视为非法。

伊朗知名人权律师索图德长年推动女性头巾解放运动,于去年 6 月遭到逮捕,被控“侮辱最高领袖”、“危害国家安全”等莫须有的罪名。索图德在不见天日的牢狱内待了 8 个月后,其同为人权律师的丈夫肯汗丹 11 日透过脸书公布妻子面临悲惨压迫──被判处 38 年有期徒刑已及 148 下鞭刑。


图片|来源

“跟伊朗的法律专业说再见”

1980 年代,伊朗发生伊斯兰教革命后,政教合一体制下的伊朗教士掌权,当局颁布了一系列强制性服装法规,要求所有女性都戴上头巾(hijab)。身处在女性遭到压迫的保守伊朗社会里,现年55岁的索图德(Nasrin Sotoudeh)毫不畏惧地批判父权社会,并将矛头对准歧视女性的法律,多年来一直是伊朗妇女基层运动的领袖。(延伸阅读:伊朗妇女真情告白:要不要戴头巾,我们自己选择

除致力于追求女性解放头巾外,索图德也极力反对死刑,替多名反对派人士维权,因此不只一次触及当局红线。她 2010 年被判 6 年徒刑, 2012 年获颁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沙卡洛夫思想自由奖”(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时,人仍身在狱中,无法前往欧盟领取荣耀。

去年 6 月,索图德再度公开抗议头巾法律,却在家中无故被逮捕。当局后来以“侮辱最高领袖”、“危害国家安全罪”和“间谍罪”等 9 项指控,将她关到首都德黑兰郊区外恶名昭彰的埃文监狱(Evin prison)。根据《纽约时报》(NYT),索图德遭捕前曾表示,当局正名目张胆地私下审讯、判刑,“我们要跟伊朗的法律专业说再见了”

推动人权的代价:44 年的牢狱与 148 下鞭刑

肯汗达(Reza Khandan)近期接获索图德从狱中致电,了解到当局最新的判刑,他 11 日在脸书贴文指出,索图德一共被判处 38 年有期徒刑,以及鞭刑 148 下。根据伊朗人权中心(Center for Human Rights)的声明,索图德共因两起事件遭到判刑,第一起事件判处监禁 5 年,第二则判 33 年徒刑和鞭刑 148 下。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官方媒体同天竟表示,索图德只被判刑 7 年,罪名是“参与非法集会”、“间谍罪”。(延伸阅读:专访抗争报导者赵思乐:最可怕的压迫,是否定人的自我价值

肯汗达告诉伊朗人权中心,索图德牵涉的第二起案件共被起诉 7 项罪名,包含“危害国家安全的宣传”、“破坏公共秩序”、“出庭没戴头巾”、“煽动贪污及卖淫”。加上 2010 年的 6 年刑期,索图德在伊朗推动人权、女性解放的代价竟是长达 44 年的牢狱之灾,还有凌迟身体的鞭刑,肯汗达说:“这一判决表明,在我们国家发出自己声音的代价有多高。这不公平、不合逻辑、也不正常。”

索图德的每一项罪名都被判以最重刑期

索图德的案件引起国际关注,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11 日也召开记者会,抨击审理此案的德黑兰革命法院(Tehran's Revolutionary Court)第 28 分院院长、法官莫吉榭(Mohammad Moghiseh),称莫吉榭将索图德的每一项罪名都判以最重刑期,在最高量刑准则以外还莫名增加了 4 年徒刑。

承受超过 3 次鞭打的犯人在受刑后通常会瘫倒在地,甚至是休克,但索图德却遭判鞭刑 148 下,英国外交大臣杭特(Jeremy Hunt)对此感到万分震惊,在推特(Twitter)呼吁:“人权应受到辩护而非起诉。”欧洲议会议长塔加尼(Antonio Tajani)也忍不住于 12 日炮轰伊朗法院的判刑“完全无耻”。

伊朗不重视人权,何谈保护政治犯的司法权?


图片|来源

肯汗达及索图德育有一子一女,两个孩子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母亲,同时又天天担忧将失去唯一能依靠的父亲。这是由于肯汗达今年 1 月时已遭判刑 6 年,随时都有可能去坐牢,而原因竟然是,他在脸书上分享妻子刑案,被当局视为非法。

伊朗法院颁布谕令,政治犯必须由法院批准的律师辩护,过去一年来,已有包含索图德在内的 7 名维权律师遭到逮捕。《纽时》评论指出,因此任何“非法院认证”的律师替政治犯辩论,全都是违法的,这相当于伊朗根本不重视政治犯的人权,也不愿意让政治犯享有委托律师的正当司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