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后,我才发现其实是自己将原生家庭的模式带进婚姻,是我自己沿袭了母亲从来不懂得自爱自重的习惯,单方面觉得自己为家庭付出所有,没有看见对方的付出与奉献。后来才懂得,成年人的爱,如一场马拉松的慢跑赛,是一场在独立与依赖、付出与给于、情商与心智上,都需要实力与能力旗鼓相当的跑友,才能完成的马拉松考验。

文|德国皮尔斯夫人

因为某回出差工作,入住了一家很有风格的饭店,说很有风格是整间饭店的大型艺术绘画创作是出自饭店女主人的作品,就在我跟客户在饭店的餐厅用完餐准备起身前往城里的旧城区走走时,这时饭店的女老板走向我们温暖问候我们,对饭店提供的餐点满意吗?有没有什么要改进的地方,在我们寒暄小聊后,她突然跟我说,明早享用完早餐,如果有空欢迎我到饭店里的秘密基地造访!

夜里想起女老板说那秘密基地的火光,隔日一早我特别提早去享用早餐,也算好了去搭火车前,多预留了一个小时时间前往她说的那个秘密基地,等我将门推开看到的是一间充满西藏佛教味浓厚的静心室,十坪大的空间里挂了五彩的唐卡以及一尊庄严的绿杜母神像,细看贡坛上的鲜花与烛火,每个角落都感觉得到女主人对小小圣地的看重用心,置身在这个空间里,身心油然有种触动不自觉闭起双眼静心起来,十多分钟后双眼打开,看到女主人早坐在离我前方不远的静心蒲团上,当下空气里流转着安详宁静的氛围,我好奇地问起她,是甚么原因让她特别在饭店里的空间里,设置了一间如此独特的静心室。

她似乎避也不避讳地直说,是一段失败的婚姻,听到当下我心里有点像岔到气,但仍佯装成镇定模样继续听她说下去,她十五年前的她离开了婚姻,当初离开觉得是前夫的错,因为是他抛下了她,但这个认知却在十年前被她自己打破了,她说当时她为了自我疗伤,先生离开她后来,为了振作自己,大胆开始去圆自己的梦,上了绘画治疗艺术课程,希望帮自己慢慢解心理的痛苦。

为期一年的课程学习里,认识了一个习修密佛的朋友,透过这位新朋友她进入另一个全新的灵修信仰世界,她开始去参加朋友的共修团体,几年的持续自我觉察与练习里,她说她终于有能力看清那个失婚的痛与败,她说其实在婚姻里的她,看似她为家庭付出牺牲做出各种好事,但那个付出努力的平行线上,她常常是不断对先生抱怨与嫌弃,因为她觉得她的付出没被他看见与在乎,一开始婚姻的前几年先生装做没听见,但后来被她唠叨嫌弃久了,每天的家庭生活演变成对彼此咆啸与叫骂。(推荐阅读:柚子甜交换日记|婚姻练习题,我们都需要,不讨好的勇气


图片|来源

她苦笑着说,以前没有自我觉察能力就不断怪别人,但突然有天看懂后发现是自己将原始家庭的模式带进婚姻,是自己延袭了母亲从来不懂得自爱自重,从来不懂得当一个需要学习将力量放在自己身上,成为一个可以自我创造快乐的女人,所以那匮乏的爱在付出投注到另一个人身上时,绝对在身后暗藏了一把刀,如果对方没有马上给适时的回馈,嘴里的酸言酸雨就准备随时登场射向对方。

听着此刻的她说得不激不动,甚至落落轻松如在谈另一个女人的故事之际,她眼神正正的对着我说,那婚姻后期先生对她的恶言相向与不尊重,是她当时内心的反射镜,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不爱自己与不够珍惜自己的女人,自然会遇见不尊重她的人,而内里自爱的能力匮乏,所展现的爱不是只有杂质,那样的爱给了别人常让人想逃也无力消受。她说这个残酷的自我看见虽然付出了一段婚姻代价,但她说也因为如此她开始进入另一个灵修世界,开始经营饭店,更将自己的绘画创作跟饭店美学做了完美的创体。这样一个被失败洗涤过的女人,奉上十多年的自我面对与勇敢穿越,换来另一个全新风貌的人生。

与她相谈甚欢仍需要去赶火车的我,临走前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问,现在的她有伴侣吗?这一问她脸上如花绽放似的,光彩夺目笑着说当然有,是一个住在汉堡的的律师,两人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修行与生活兴趣都接近,生活一起特别自在轻松。(推荐阅读:“我爱你,无止尽”制造两人间的仪式感,保有热恋心情

坐在火车回程的路上,在靠窗位置看着窗外飞快的风景里的我,不断想起她跟我说的那段话:她说如果每个女人与男人,没有先好好遇见过自己,懂得照顾爱自己,那么即使遇见哪一款的真命天子与天女,不爱自己的人必定会亲手慢慢将那段关系搞砸;她说成年人的爱,如一场马拉松的慢跑赛,是一场在独立与依赖、付出与给于、情商与心智上,都需要实力与能力旗鼓相当的跑友,马拉松考验得不是如短跑的冲刺力与火力,双人马拉松要耐力不懈前进,关键点与不败之点就是,当双方两人都不断练习将自爱、自我觉察,自我满足当成一生最重要的事;她说比较能爱自己的两人,给出彼此的爱是自身满溢出来给出的芬芳,那爱如茉莉花散发的淡雅芬芳,轻轻盈盈地不黏不腻,却让人一想起你来就会莞尔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