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许久后,我迟迟放不下他,所以我开始尝试恨他。批评他的当下,有一种纾压的快感;可是,快感一旦过去,我只觉得精疲力尽。有一次,我突然无法控制地大哭。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没真正好起来。

“我好像没那么喜欢妳了。”他是这么提分手的,就这么一句话。我知道我们之间出了一些问题,但没想到这足以让我们决定分开——不,不是我们一起决定的,是他单方面决定的。

“对于陷在爱情里的恋人而言,分手就像是死亡,永远都只是会发生在别人身上。”——《妳没说再见》,橘子

那时候,我想起这段话。我没有挽留,除了看到他眼神的肯定,也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提分手了。这次,我想替自己留一点点微薄的尊严,一点点就好。毕竟,前几次争执,也都是我低头、退让,只求他别离开。(推荐阅读:【单身日记】这一天你决定比任何人都照顾自己


图片|来源

分手那天,和他说再见后,我转过身就流下眼泪。之后的每个夜晚,我都抱着棉被痛哭,直到入睡,隔天再拖着疲惫上班。

至今,已经和他分手三个月了。删掉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原以为不再看社群网站,就可以避免接触他的消息,才发现自己错了。他不只存在于我过去的生活,也不只存在于共同朋友圈,他存在于我生活中的每个缝隙。

早晨醒来,拿起床边的手机,萤幕上是空荡荡的桌布,没有他的早安问候,我才在朦胧之间,意识到他早已离开。下班后,走在回家路上,总是想起从前他每次送我回家的场景,我们手拉着手摇摆,看影子跟着一起晃动;现在,路灯只将我一个人影子拉得细长。

我放不下他,所以我开始尝试恨他。我回想过去,他每一个让我讨厌的地方:他总是大男人主义、他总是不承认自己犯错、他总是吹毛求疵⋯⋯他无视我的爱和付出,他和我提分手,他真的好差劲。我努力说服自己,他很糟糕,实在没什么好留恋的啊!和姊妹见面聊天时,她们也陪我一起说他的不是。

批评他的当下,有一种纾压快感;可是,快感一旦过去,我只觉得精疲力尽,然后还是忍不住想念他。

有次,和姊妹一起谈心时,我突然悲从中来,无法控制地大哭。那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没真正好起来。(同场加映:相信自己疗伤的能力:大哭吧!但记得不要太久

关系心理学:更有效的疗伤,是转移注意力

Suzanne Lachmann Psy.D. 指出,在疗伤的过程里,渴望曾深爱的前任,是相当正常且无可避免的。她建议,除了让时间冲淡对另一半的情感,和前任保持距离,也有助于你在分手后的状态愈来愈好。

在 “Down-Regulation of Love Feelings After a Romantic Break-Up”(2018) 研究中, Sandra J.E. Langeslag 和 Michelle E. Sanchez 测试如何减少受试者对前伴侣的感情。

他们将“爱情调节” (love regulation) 定义为:利用行为或认知策略,来改变受试者对前伴侣“爱的感觉”。他们分别尝试两种方法,一是让受试者对前伴侣做负面评价;二是让受试者分心,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物上。

根据实验结果,他们发现:

  • 对前伴侣做负面评价,虽然降低受试者对前伴侣“爱的感觉”,但却让受试者的心情更加不悦。
  • 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物上,不影响受试者对前伴侣“爱的感觉”,但受试者的心情变得愉快。

这个结果指出:分手后,“转移注意力”对疗伤和培养正面情绪,有一定程度的帮助。

当你不断和自己说“我讨厌他”、“我要放下”,其实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自己“他”的存在。

更好的方法,其实是让自己移开目光。当你的目光不再聚焦前任,你的视野中,才可以容纳世界的广袤与风光。

承认吧!你们的爱,曾经存在

其实,你无须将前任指责或批评得一无是处。你终究喜欢过那样的他,你们终究曾经彼此相爱。无论你们因为什么缘故分手,无论你现在觉得他多坏,那段过去的爱,都真真切切存在着。

想念他?没关系,就想念吧。不必逼自己把他从脑海中彻底擦去。记得用铅笔写错字的时候吗?你拿起橡皮擦,在纸上不停来回擦拭,但即使看似擦掉错字,也还是留下一些淡淡的笔痕。

那段爱存在过,但他走了,你要继续前进了。前进,不一定是蓄满勇气的乘风破浪,也可以是平波缓进,顺着水流慢腾地推移。

“用十年时间/才把你的爱/忘记一些/曾经做我最爱的人/你是否觉得荣耀光彩/这是一场无论如何都会结束的爱情/你是那种无论如何都应该跟你爱一场的人”——〈十年〉,林婉瑜

你们在这段感情里的温度已然不同。分手时,他冷淡瞧妳最后一眼,对妳告别,就离开了。你的心还滚烫,却无处安放,差点让自己灼伤。

珍惜你仍持续跳动的心脏,有一天,它会为更值得的人沸腾。

他有他的向往,无所谓。你有你的燃点,你的炽热,你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