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工作资历慢慢往上走,存簿里的钱不像过去空的不像话,舒适的碉堡越盖越高,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选择三十岁开始人生第一次壮游,不是因为我够勇敢,是因为我不想再欺骗自己。


图片|作者提供

不知为何一直以来面对年龄总有放不下的恐惧感,就像告别十八岁,以为迎接我是自由奔放的大学生活,结果变成无法控制的荒诞岁月,最终背离心中想成为一名设计师的梦想,沉沦电玩还有一堆不相干的事物上,青春有多挥霍,哀愁多么不知人间烟火。

紧接着告别了二十二,进入现实社会的就业市场,一场非典型肺炎(SARS)风暴打乱所有节奏:期盼已久的毕业舞会没了,就业市场也被冰冻了,连仅剩的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此时人人自危,有一份工作就算是老天赏赐的礼物。

辗转生命会找到出路,在一家教育理念的机构当专案管理师,不眠不休的只为完成对工作的使命,任劳任怨的两年后,老板对我说:“你最大的优点就是充满热情,但很多事情不是光靠热情就可以完成。”(推荐阅读:【情绪贩卖部】你对自己的生活,还有热情吗?

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什么,当下感觉很受伤,原来这个世界不是我想像中那么单纯,空有努力、抱负跟热情并不会转变成功的踏脚石,如果想要继续不流血生存下去,那就必须学会武装。


图片|作者提供

在职场位同辈出头,然后被前辈中伤,跌倒后看清职场的现实层面,刻意跟每个有利害关系的人保持距离,重新出发后学会用坚固的砖墙保护自己,将不属于我责任画清界线。(推荐阅读:谘询笔记|职场的恶意中伤,需要学会优雅转身

只不过多年待在舒适圈的我,像是活在井底的青蛙,没有了热情也没有了理想,变成只懂享受小确幸的伪贵妇,亦是金钱的奴隶。

随着工作资历慢慢往上走,存簿里的钱不像过去空的不像话,舒适的碉堡越盖越高,即使衣橱充满了华丽,酒宴从未间断,内心的孤独变反而没有人懂,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

“但每个人都是这样,又不是只有自己”,人人自危的年代又能有多少选择,离开职场,只是最终压垮我的不是工作、不是爱情,是没有未来这件事情。

来到三十岁前,已经感受到灵魂消失的困境,人生像是无数个死结组成,好想放弃寻找解答的方程式,又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终生监禁。讨厌人前和善背后虚伪的自己,只好在疯狂的黑夜中找寻答案,每个答案都逼迫着我要离开,好害怕踏出去的未来不是想像的模样,不愿意轻易尝试任何冒险,盘旋在自己建构的迷雾中,好想有人这时候来救我,最好有人把我拐进礼堂。

不过没有爱情基础的婚姻不会在你人生最低潮时帮你一把,反而有可能把你推入火坑,我认清了白马王子不会出现的事实,真正能拯救我的人也只剩下自己。

选择三十岁开始人生第一次壮游,不是因为我够勇敢,是因为我不想再欺骗自己。

离开,直接切割最在乎的人事物。移动,相遇更多的人事物。


图片|作者提供

三十,或许也是我重新找回自己最好的年岁,或许你该为自己勇敢一次,毕竟过了四十,也可能没有力气再一无所有一次。

过了几年,我感谢三十岁给自己的那趟旅行,一个人去了国外闯荡 400 天的日子,发生了许多故事,也带回了许多伤疤。或许,回到原点,看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在我的内心,早已经勇敢了数百回合。

我喜欢三十岁后的自己,超越二十岁恋爱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