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要为纽西兰定义新的价值,我会说‘仁慈’。” 去年,纽西兰总理阿尔登在联合国致词说道。 今年 3 月,基督城枪击案事发至今,她证明了自己的政治理念。

我们也从她的领导态度、伴侣关系理解到,女性领导者,原来也可以是这个模样。

贾辛达·阿尔登:纽西兰的价值,是仁慈

“如果我们要为纽西兰定义一个新的价值,那我会说:仁慈(kindness)。”


图片|来源

在过去,谈到纽西兰,我们会想到什么?想起电影《魔戒》拍摄场景、想起畜牧业与田野风光。但现在,纽西兰有了一个新的代名词──38 岁的女性总理贾辛达·阿尔登(Jacinda Ardern),以及她的柔性领导风格。

3 月 15 日,纽西兰基督城发生一起由白人至上主义者(white supremacist)进行的攻击事件,凶手利用 Facebook 直播枪击犯行,意图“扬名国际”。事件中共有 50 人罹难,29 人受伤。身为国家领导人,阿尔登将其定调为一宗“恐怖攻击”事件,并表示拒绝透露凶手名字:

时代杂志报导,阿尔登说:“我们应该要说出失去生命的罹难者姓名,而非这个取走性命的人。当凶手寻求恶名,但我们纽西兰绝对不会让他如愿,我们连名字都不会提。”

BBC 整理,她也在事发六天内表态,指出纽西兰应管制半自动枪枝(military-style semi-automatic guns)与突击步枪(assault rifles),最快将在四月的第一周于国会进行临时立法。(延伸阅读:纽西兰总理处理恐攻,人民自愿上缴枪枝)。

“我们可以没有半自动枪械,但我们不可以因为这些(枪击案)而令人失去生命。”她说。

她的柔性诉求获得民间响应。根据卫报 20 日发布的,纽西兰警方表示已收到人民自动上缴的 37 枝枪。也让人们体认到,所谓的领导力,并不只有刚强一种类型。同样地,当慰问基督城时,阿尔登也头戴穆斯林头巾,以穆斯林的问候语“As-Salaam Alaikum”,表达当我们面临伤害,并非只有仇恨一种路径,受伤过后,我们能够选择仁慈与团结。


图片|来源

不一样的女性领导风格

去年 9 月 27 日,卫报整理了一段访谈影片,比较两位着名政治人物的领导风格。一位就是阿尔登、另一位则是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藉由对照,可以发现两人在联合国的发言谈话,说明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领导风范,以及世界两种不同的未来。

当川普说:“美国是由美国人所统治的国家。我们会拒绝一种名为‘全球主义(globalism)’的意识形态。并且,我们会拥抱爱国主义。(中略)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给予者(giver),我们援助了非常多国家,但别的国家却很少给我们回报。”而来自南半球小国纽西兰的总理阿尔登,所言则是:

“如果我们要为纽西兰定义一个新的价值,那我会说:仁慈(kindness)。(中略)在所有孤立主义、保护主义、种族主义之后,如果我们想要能够看得更远,那么‘仁慈’和‘集体主义’,会是必要的。”

当纽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发生后,我们意识到,她所言不虚。

过去,她曾担任英国首相布莱尔的国策顾问。在 2017 年 8 月,她回到纽西兰接任工党党魁,同年 10 月,她成为纽西兰 161 年历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理。

“纽西兰承诺,我们会负起自己的责任,打造并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全,致力于促进并捍卫公开、包容性、以及法治的普世价值,希望能达成务实、同理、强壮且仁慈。”

曾有种说法是,女性在职场上为与男性并驾齐驱,时常必须强调自己“男性的一面”。态度刚强、作风强硬、私生活低调。于是在历史上,我们看见被誉为“铁娘子”的英国首相柴契尔夫人,以及私生活低调的德国总理梅克尔。但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女性政治人物,也能够有其他模样?阿尔登让我们发现,原来作为领导者,妳能够以柔性的领导能力(soft managment)着称。

妳可以务实、同理,强壮的同时,仍然保持仁慈。

女总理可以有亲密关系吗?当然可以,还能带进联合国

此外,阿尔登的不一样,还体现在她的亲密关系实践。


图片|来源

我不是第一个一心多用的女性,我也不是第一个在职场上生育的女性,世界上还有很多女性在我之前就做到了。(“I am not the first woman to multi-task. I am not the first woman to work and have a baby — there are many women who have done this before.”)她说。

2018 年,她成为史上第二位在任期内怀孕的国家领导人。这个数字,或许你很难相信。但事实上,除了 1990 年巴基斯坦总理碧娜芝布托(Benazir Bhutto)曾于任内生产以外,现代国家还未有第二位女性领导者经历过同样的处境。(延伸阅读:史上第二位任期内怀孕国家领导人!纽西兰总理:“女性可兼顾一切,但不该独自承担”

她做到了。当然,她也并非全凭一己之力,而是还有一位愿意相扶相持的亲密伴侣克拉克盖福德(Clarke Gayford),在背后支持着她。(延伸阅读:纽西兰总理与第一伴侣:当妳站上联合国,我照顾我们的宝宝)她与伴侣盖福德常在社群网站上“放闪”。他们没有结婚,盖福德作为孩子的主要照顾者,也时常陪同阿尔登出席国际会议。他自称自己是“附加的一位(A plus 1)”,而他在联合国照顾襁褓婴孩的照片,也传遍社群网路。


图片|来源

阿尔登让我们看见,女性领导者并非只有一种样子

阿尔登当然并非完人,甚至她也不需要是个完人。她让我们看见,作为领导者,妳可以仁慈,可以温柔,同样也会是一个好的领袖。作为女性,妳可以不结婚,可以在最忙碌的时候怀孕,也可以透过讨论,让伴侣带孩子,毕竟正如她所言:“家本来就是一个团队。”

从阿尔登身上,我们看到,社会需要的不只是更多单一的女性楷模,而是像她一样自在,活出自己样貌的女性主义领导者(feminist leader)。我们同样期待,在未来,政治领导者不论男女、不论性倾向与性别特质,都能有更多模样。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