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星张紫妍自杀已十周年。总统文在寅日前下令重新彻查,在同门师妹尹智吴的作证下,并牵连出与《朝鲜日报》社长弟弟方容勋有关。

丑闻不断爆发的韩国演艺圈,近日除了发生了引人关注的 BIGBANG 前成员胜利的涉嫌以向顾客提供性买卖中介服务以换取投资,与郑俊英因非法拍摄女星性爱影片并上载至聊天室被警方问罪的争议事件外,刚好亦是韩国前女星张紫妍自杀离世的十周年。

藉纪念日临近,近日接连不断地揭露出一个又一个有关于十年前张紫妍自杀案,昔日从未被向公众公开的关键资讯,更被指有力推翻当年的调查结果。由于事态严重,当中被揭发的涉案人物,更牵涉到多位当下韩国位高权中的政法商界代表人物,以示公正,昨日连韩国总统文在寅也鲜有地公开表明,会严厉责成政府有关部份彻查调查上述案件,承诺定必给大众还原事实真相,并将涉案人士,不论身位地位,都会务必绳之于法。(延伸阅读:韩国#Metoo 事件簿:张紫妍事件,从未真正落幕


图片|来源

关于 2009 年发生的张紫妍自杀案,涉及的一名关键人物,就是今天贵为韩国一大保守集团,《朝鲜日报》的社长方尚勋。根据当年被公开有关张紫妍自杀前留下的遗书,与一份写上数十名她被旗下公司高层向那些达官贵人提供陪饮陪睡性服务的人员名单,《朝鲜日报》的社长方尚勋的名字,便出现在该名单之上。然而,由于方尚勋位高权重,在韩国政商界影响力甚广,他动用个人的力量,把原来指控他侵害张紫妍的报导全都一并压下,而且借他在警界与检察院内的人脉,他又成功把负责调查该案的京畿道警察厅收买,威胁利诱警员放弃彻查事件。结果,因而多年来方社长都能避过司法制度的问罪,逍遥法外。

所以,十年来,关于张紫妍被害自杀一事,纵然经过数次重启审查,并且经过后来 MBC 的追查新闻节目《PD 手册》考证,得到一份具可靠成份的名单,内容全都是包含了当年有份向张紫妍强迫性侵的人员名称,包括有《朝鲜日报》记者赵熙千、韩剧《我人生的黄金期》导演郑世浩、《朝鲜日报》社长二儿子方正五、酒业会长朴文德、乐天集团会长辛格浩及其儿子辛东彬等人,但由于整单案件,全权掌握在已受贿与受压的韩国警方手上,它们仅只有以非常偏颇的证据,对其公司金承勋代表,以轻微伤人罪判处有期徒刑 1 年而已,从没有接受控方提出的任何针对那班权贵对张紫妍施以的性虐待情况,进行跟进调查。

而当案件踏入 2018 年,已超过了韩国法定的公诉期以后,正当满以为真相只能在强权下石沈大海之际,近日却因为她的同门师妹,同样曾经受金代表欺压的尹智吴,把她当年亲眼目睹张紫妍被迫向富商性侵的情节,在个人社交网站上发表长文公开所有内容细节后,事件才引来峰回路转的改变。

据尹智吴所说,在张紫妍自杀事件发生以后,她曾经多次鼓起勇气,主动跟韩国警方接洽,表示她可作为人证,证明张紫妍在遗书中写下被强迫向别人提供性服务的内容,全都千真万确。可是,就在当她提出实名,指证一名涉事的韩国记者之时,警方却未有就此证供而作出任何跟进调查行动。后来,经她再细致考查,才发现原来那位记者的太太,其实就是当年主力调查张紫妍案的其中一名检察官。她相信这位检察官,应该是运作了她的影响力,阻碍了部份对她丈夫的调查工作,把真相压了下去。

但在这群检察人员背后,另一名对案情更拥有主宰关键角色的人物,其实是与涉案的《朝鲜日报》社长的弟弟有关,他的名字叫“方容勋”。方容勋现时是韩国一大酒店“Koreana”的社长,其兄长就是《朝鲜日报》社长方尚勋。据报,当年方容勋是安排张紫妍强迫与其他韩国政商要人提供性服务的牵线人,绝对与张紫妍自杀一事有直接关系。而关于方容勋本人,他原来亦曾引牵涉到一单其妻子在 2016 年跳江自杀一事的丑闻之中。

据韩国媒体报导,方容勋的妻子李美兰,多年来被其丈夫禁锢毒打,并在生前最后的数个月,被丈夫一直困在地下室生活。而方容勋亦假借父亲生前把一大笔遗产,分配给李美兰,分化她与两个子女的关系,使她的子女受其父亲洗脑,对母亲夺去他们的财产恨之入骨,并加入迫害他们母亲的行列。最终,在受尽家人折磨的情况下,得到了忧郁病的李美兰,决定借一次外出机会,跳进汉江自杀身亡。

李美兰自杀一事发生以后,跟其兄处理张紫妍一事一样,方容勋亦使尽所有人力物力,把所有调查其妻死亡的证据全都压下去,甚至草草地要求检方完结调查,尽快销毁李美兰的遗体。虽然李美兰的长兄与父母,曾经要求方容勋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但一直得不到他的正视。因而,多年来不论是方容勋或是方尚勋,他们都能在韩国司法制度外逍遥法外,未被问罪。

单从事件的严重性,再看到近日忽然闹大的胜利与郑俊英丑闻,不难令人怀疑,是否背后有人借意,以踢爆两位娱乐圈中人的重大事件,分散了国民关心两单关于张紫妍与李美兰自杀事件(延伸阅读:【性别观察】BIGBANG 胜利事件:“老司机群组”与被纵容的强暴文化)。

但无论事态多大多小,正如早前韩国电影《飙风特警》中,孔晓振跟廉晶雅的一句“不能因为要捉怪物而成为怪物”,胜利与郑俊英二人若有犯罪,我们当然定必不能放过,但绝不能因为止于那个位置。为了问题连根拔起,纵使要冒起极大风险,甚至需要应对着庞大的保守体制反抗,也不能姑息罢休,毕竟改革社会歪气,从来也是由鼓起勇气那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