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孩子的技能绝非与生俱来,如何协调平衡点而不只是用罄心力地无尽照料,是每个“变成”家长的人都必须经历、必须学会的重要一课。

文|weiping hong

从验孕棒上出现两条线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开始踏上“当母亲”这条路了,也开始学习如何忍受身体的不适与巨大的变化,只为了平安地生下你;也开始意识到身体不再只有为了自己而存在,必须变得更小心翼翼、吃得更营养,才能让你有更多的养分吸收长大。

但同时,也背负着一些随之而来的禁忌,禁锢着母亲不能随意参加喜宴、不能拿剪刀、不能搬家、不能抱婴儿、不能染烫发等许多限制,周围也开始充斥着因关心而提醒着“不能做⋯⋯”的言语,反而让母亲这个角色承担了许多无形的压力,我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其实很重要,我怎么想、怎么做、会出现怎么样的情绪,都会直接影响着肚子里的你,所以我决定让自己开心,作为孕妇最高守则,因为妈妈开心、孩子也才会开心,是吧。

怀孕过程中的各种疼痛及不适应,身为母亲,彷佛牙一咬忍着就这样撑过去了,不知道自己当初是哪里来的勇气,可以经历着种种不适,直到了你出生后,接你回家的日子开始,我又经历了一场天人交战、水深火热的阶段⋯⋯

去年 10 月底从月子中心离开跟我们一起回家的你,重新适应着新环境,第一次跟着我们生活,我们更是全身上紧发条、全神贯注的将注意力全放在你身上,我的听觉变得异常灵敏,一开始还摸不透你的习性,只要你一发出哭声,我们马上将你抱起,紧张得不得了,连忙看是不是尿布湿了、还是肚子饿了、或是猜测你想睡却睡不着的撒娇讨抱抱,如果都不是,就更慌了。(推荐你看:全职奶爸陈廷宇:一手带大女儿,拉着婴儿车跑马拉松

记得那一次,数不清是多少个没睡饱的夜晚,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睡眼惺忪地起床泡牛奶、半哄着你,在连续多日的睡眠不足,积累下来的困顿与劳累下,你不断哭泣,当时家里只剩下我跟你,我找不出任何你哭的原因,迟迟安抚不了你时,极度疲惫的我,竟然忍不住的对你生气,叫着:“你可以不要再哭了吗?我真的好累,我好想、好想休息可以吗?”

说完后便跟着你一起放声大哭,我生气你为何不能安静下来,生气自己为何安抚不了你,更深的是感到挫败的无力感,我无能为力的望着你,其实心里头很多的慌张、不安与不知所措,无人在旁协助之下,我的焦虑感也持续攀升,对你,我第一次失去耐心,为了照顾你,我不断尝试了各种照顾的方法,只为了你能够得到最妥善的照顾。


图片|Pixta 图库

经历了这次的失控后,我事后竟是满满的愧疚,自责自己忘了现在的你只能用哭来表达你的需求,是我无法理解你的语言,也是我没有好好去理解你,那阵子的我忙到快认不得自己,也近乎失去了自我,每天早上被你宏亮的哭声叫醒,蓬头垢面的开始起身开始照顾你,早餐来不及吃、午晚餐也经常是挑你睡着的空档,快速的狼吞虎咽几口,吃到一半搁着又去照顾你是常有的事,又或是趁着挤奶的空档,滑滑手机,让自己的头脑暂停思考,所有的重心都以你为主,绕着你打转,你的需求变成我生活中的第一顺位,摆在所有事情包含我自己的前面,这个转变让我无法呼吸,甚至失去了耐性,近乎崩溃边缘的我,只好提早送你到保姆家,请她帮忙我一起照顾你。

送你到保姆家后,顿时间我好像暂时解脱了,重新回到时间的流里面,回过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顶着凌乱的头发、面黄肌瘦、两眼发困、无神的样子,我惊觉这个样子变得好可怕,也发现,原来我是个无法因为孩子全然牺牲自己的人,我内心深处仍渴望保有一丝独处、满足自己需求、照顾自我的空间和时间。

于是,我拿起了手机,打电话预约了设计师剪头发、全身身体 SPA、手足保养,然后盥洗完换上喜欢的衣服,骑着机车出门采买,吃的喝的、日常生活用的,慢慢的好像又回到了产前的日子,当我发现自己妥善的照顾好自己后,心情自然而然的变好,心里头舒服了、满足了,晚上去保姆家接你的时候,明显的对你更有了耐心,连看到你哭都觉得可爱,我想,我很努力的在母亲这个角色以外,保有自己,努力重新活过来。(延伸阅读:慢活不是逃避,而是学会面对纷乱世界保有从容

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是学习,每一个需求都是选择题,让我从中更了解自己想要成为一个怎么样的母亲,谢谢你,教会我如何重新重视自己,因为唯有当自己的心安住了之后,才有能量继续陪伴你一起长大;唯有保有了自己,努力在你和我之间取得需求的平衡,我感到开心、快乐了,我才有力气面对你、照顾你,甘愿适应当母亲后,让你跟着幸福。

看到你健康、平安的成长,就是我最期盼的事情,希望你可以一直很快乐。

谢谢你让我练习当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