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淡如专文,30 岁看似精彩的生活,只有自己知道灵魂有多脆弱。她说我们的能量必须是一口井,那个掘出源源涌泉的人,始终是勤于自救自足的妳。

刚跨过三十岁的那几年,应该算是我感觉自己最老、最茫然的时候。单身,收入颇丰,忙碌,有过几段不太如意的感情,也有固定男友。看来生活精彩,但是只有我自己明白,我的灵魂多么虚弱。

那几年,大过年假期长,我一结束工作就飞往印度的某社区灵修,糊里糊涂上了一堂“萨满的大地能量课程”,课前甚至连萨满是什么都没搞清楚。一上课才知道,老师是一位新时代的印地安女巫。(推荐阅读:在印度心理谘商:你要的爱与陪伴,都要先在自己身上找到

有一堂课,她要我们闭着眼睛想像自己是某种动物,又吼又叫;随着音乐群魔乱舞,围着一个想像中的火炉,从外往内,每一步,都要想到不愉快的事,不管大小,不论是谁,狠狠把那个讨厌的事或人,丢到火里烧掉,兽吼一声!烧了什么只有你自己知道。


图片|吴淡如脸书粉丝专页

“不管厨房里的小强、童年阴影、父母、负心男友!别怕,都烧掉!”

祭典音乐响起。我本来以为我从来不记恨,没想到我能丢进火里烧掉的东西,还真是源源不绝!音乐乍停时还没烧完。闭眼的我听见身边不太熟悉的各国同学,有人声声啜泣。

换成了非常温柔的音乐。“把你烧掉的东西,一一捡起来放心里,每往外走一步,捡起一个,往后一步。”

无声的泪水流下来。我明白放进来的东西已经和我烧掉的东西不一样。从小最让我纠结的,其实是不管我怎么做,从来没让母亲满意过⋯⋯这当然也是每年过年时我竟不愿回家面对团聚的原因。我的逃亡性格一直浓烈。(推荐阅读:镜中母女:我的一切努力,是为了不像母亲

当下这个领悟不可能骤然改善关系,但它帮助我面对了原本想要隐藏的某些爱恨痛忧。我慢慢的了解,母亲也并不是故意要让我不舒服,她内在或许也有某些能量在冲撞着,焦虑的在寻求某种出口。她不自觉自己幸福,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变化如浪的情绪与不规则的控制欲会让爱她的人难过。

多年观察,不管拥有多少,只有一种女人能够真正幸福,那就是:诚恳面对一切困扰,能解决的解决,不能解决的就不忧恼,自己活得不欠缺,自觉幸福。

不管别人说什么,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能自我对话:“嘿,现在我能为妳做什么?”

那是真正有价值的理性与感性。

最不幸的,就是一味觉得自己孤苦,一直向外求怜,把愿望及控诉都挂放在他人身上。

要让女人活得好的能力,始终应是自发性的。恶水不时会来,若不想溺水,妳得学会游。妳要活,就要让自己身体愉快,精神也健康。

身体愉快─—有时随兴放开跑个五公里,比在原地焦虑的想着问题好。

精神健康—─做妳喜欢的事,比如阅读远比聊八卦或追剧让我不空虚。

我们的能量必须是一口井,那个掘出源源涌泉的人,始终是勤于自救自足的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