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问我“我也很想自己去旅行, 但是我不敢一个人睡怎么办?”,而我的回答是“那么,你就很不适合自己去旅行呀!”如果你害怕一件事,又得从事它。那应该就是一种难以解脱的因缘与此生必经的考验,那么对我而言,最佳策略是:我会让自己喜欢它。不然,就要想办法彻底的离开它。

可能是因为少小离家的关系,我是个很能跟自己混的人,就算跟着朋友去出差旅行,我也总是自己住一间房间,曾经遇过有人问我:“我也很想自己去旅行, 但是我不敢一个人睡怎么办?”

 “那么,你就很不适合自己去旅行呀!”这是我的回答。

我不知道如何解决别人想像中的困难。想像中的困难,很像唐吉诃德在对付风车,如果你会把风车想像成魔鬼,那么你当然不可能单枪匹马打败他。如果你怕,就不要自己旅行。

我相信这世界上有人就是像蜜蜂,一定要在群体中才能愉快生存;有些人注定会变成荒野一匹狼。没有优劣问题,只有个性问题。不是江湖兄弟,也不用硬上梁山泊。

如果你害怕一件事,又得从事它。那应该就是一种难以解脱的因缘与此生必经的考验,那么对我而言,最佳策略是:我会让自己喜欢它。不然,就要想办法彻底的离开它。

不要停留在“忍受”或“妥协”的状态中。那种感觉太像凌迟—有人每天拿着刀子刮你一块肉,却又不痛快的捅一刀。而那个“有人”指的就是自己。这不是自找的残忍吗?

吴淡如

想做,就去做,预想许多困难,先招来许多恐惧,一点益处也没有。我看到许多活到半百,甚至年近古稀的人,他们的人生在很早很早时,就住进了自己造设的鸟笼里,自以为固化而安全,但鸟笼里住的其实还是一个用极端惶恐的眼睛看着生命和未知的孩子,他们躯体老化,心也硬了,但未曾长大。

我自己一个人旅行时总是心情愉悦,因为,只需要搞定自己一个人的困难。遇到一些意外事件,只要不太要命的话,很容易找到解决的方法。因为,并不需要跟任何人开会,可以一人独裁,所以练就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的生活态度。

旅行琢磨人生。

在活得闷的时候,我也尝试着旅行。我也曾在非常沮丧和绝望的时候企图用一个人旅行来调整生活,当然,那种走到哪里都像 “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的感觉并不怎么舒服。忧伤的眼睛看什么都悲凉。然而,回到原来生活的轨道中时,我会发现那些不可承担之重,总能减轻一些。

对我来说,旅行很少定义为玩。我看世界,看别人的生活,也看自己。原来的自己,真实的自己,还有被放在不一样的地方那个不同的自己。(推荐阅读:独处美学:学会自己一个人,才能享受复数的生活


图片|来源

地球对于一般人来说是恰恰好的大小,你不会有时间在一辈子里把每一个角落都走完,也不会让你感到巨大荒凉到无边无际的地步。旅途中的我会换上另一种角度和自己对话。有时候一个人的时候,反而觉得心里好。英伦才子艾伦.狄波顿(Alain de Botton)是这么说的:

运行中的飞机、船或火车,最容易引发我们心灵内在的对话。外在景物的流动,反而使内省和反思容易留驻心头,不会一下子就溜走了。

──《旅行的艺术》(The Art of Travel)

我完全同意。我享受着旅行的过程,并不只有目的地。好多电影,都是我在飞机中看的,而坐在平稳的火车里看书,更是我觉得最美好的享受之一。无所事事时,心无旁鹜的钻进书堆里,书中的字句更加甘甜可口。

我们人生中有各式各样的恐惧。只有冒险能够化解恐惧。我一直相信,人生中的困难总不是停在原地七嘴八舌讨论就可以就地解决,为了看清楚自己的胶着,我,必须时时远离。

单身了很多年,独自旅行了很多年,近年来的旅行,最大的转变是,偶尔会有个小旅伴加入。

我喜欢带孩子出游,每半年,我们就进行一次 “母女旅行”。大部分的选择是飞机四个小时内可以飞到的地方。八岁暑假,我带她到东欧。她喜欢人,所以我第一次跟着旅行团,幸好有她,跟全团人相处融洽。(呵呵,当然有些太太会说,怎么这么瘦?妈妈没给她好东西吃吗?装没听见就没事。强迫小孩绝非我的意愿。还有,养小孩又不是在填鸭,胖有什么好?胖基本上才需要担心!其实,这种第一眼就在寻找孩子“缺点”的大人,在我看来是自己的人生其实出了很大的问题啊。)

如果她觉得太累,我们会选择留在饭店,不跟大家一起活动,晚上,她陪我看世界杯足球赛,在房里为进球欢呼。我们既融入团体,但又偶尔可以抽离,没有妨害到众人,就没有什么不可以。(推荐阅读:《旅行,是为了找到回家的路》:旅行就像剥洋葱,总有一片令人流泪

在这世界上,我们得选择用一种让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旅行,她选择的九岁目的地是威尼斯。她让我想起,我很久以前看过一部纯情电影“情定日落桥”,女主角当时也只有九岁吧。

我不清楚她从哪里知道威尼斯,她也只是耸耸肩,用愉悦的眼神期待着。不过,和我的小情人一起穿梭古老的水巷,看着波光闪烁的古城倒影,一定是一件浪漫的事。

因为必须长大,必须离开,所以也使得家有更值得珍惜的意义,希望她必能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