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冤家》里,一对怨偶在激烈争吵后,双双踏入忘情诊所,只为洗净这段悲惨爱情的荒谬结局。但失去记忆的两人,却又再度重逢、相爱。这段剧情对“失恋”有何种隐喻呢?

文|廖梓铃

经典爱情电影《王牌冤家》中,乔尔(金.凯瑞饰演)与克雷婷(凯特・温丝蕾)这对怨偶在一次激烈争吵后,双双踏入忘情诊所,为了洗净这段悲惨爱情的荒谬结局。但失去爱恋记忆的两人,却带着对彼此的空白,在蒙托克再次重逢、再度相爱。如此的剧情,又作为“失恋”的何种隐喻呢?

失恋的人们,往往失去不只一段关系而已

失恋,是一种心近乎被掏空的感受。尽管早有分手的预期,但真正面对失去的那一刻,眼看着深爱过的人即将蜕去原先的身份、亲密不再是彼此的义务,而要独自去调适对方在妳心里的新角色,是多么地哀伤与痛苦;尽管不想承认,但两人的言谈间开始弥漫着令妳难以置信的陌生与客套,那一刻,妳才真正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失去了。(推荐阅读:超科学失恋复原指南:失恋的心痛,是真的

对许多人们来说,失恋,往往不只是失去一段关系而已。

在《王牌冤家》电影中男女主角的独白中,巧妙地呈现了人们在面对失恋后的反应:

“听到没?我对妳的记忆正在崩塌,我没想到妳会这样对我!是妳先消除我的记忆的!等到早上妳就会消失,这是我跟妳这段悲惨爱情的完美结局!”


图片|《王牌冤家》截图

这是乔尔在进行第一段记忆消除手术、在大脑游走时的独白。坐在车内的乔尔怒吼着,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克蕾婷的背影即将消失在那不到几公尺的街角,那看似悲愤却带着泪的眼睛,却藏着眼看着爱情将逝去,却什么也都抓不住的无力。

面对无法挽回的爱情,失恋后的乔尔感到不甘心,令他也决心报复——跟进克蕾婷的决定,决心踏入忘情诊所、将两人过往的记忆全然消除。“既然你这样对我,我也要选择遗忘妳!”似乎可以听见乔尔愤怒底下那锥心刺骨的痛,隐藏着一种“这段爱情竟然只剩下我”的不甘心与不可置信,而这情景似乎与许多投入感情,却被背叛的人们拥有雷同的心情。

人们如何因应失落,影响着复原的历程,男女主角双双踏入忘情诊所,疏为逃避面对失恋苦痛的象征,却也为日后的再度重逢埋下了一个伏笔。然而,再度重逢究竟是美好结局?抑或是又一场悲剧?或许唯一能确定的,若对于上段爱情仍存有不甘心,这只会让妳的过去,一直过不去。

“我不知道⋯⋯我感到茫然、害怕、我觉得我自己好像消失了⋯⋯。”


图片|《王牌冤家》截图

顶着一头忧郁蓝发的克蕾婷,以焦虑的口吻、茫然的眼神对着冒牌男友派崔克说。虽然场景是她面对失去某段重要记忆后,觉知到自己不再是原先的自己所感到的惊慌失措,但我认为这句话却道出失恋人们底层的心情——这次失恋,我的生命里似乎失去的,不只是一位伴侣,我还失去与他共享的生活、失去了我们未来的可能性、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某个部分⋯⋯。

没有他的我,还是“我”吗?或是,我还能成为那个“我”吗?

失去他后的生活,伴随短暂的动荡是很真实的——我已成为他所期待的样子、原本习惯去巷口那家早餐店享受周末早晨、下班后随意选择餐厅的晚餐时刻,以及躺在那充满回忆的旧沙发上,一同聊着最近的工作压力、生活琐事的抱怨,还有那些我们笑着聊对未来美好想像:关于我们一起布置属于我们的房子、我们一起去环游世界体验这世界的美——而这一切都在那声“好”之后全部消逝。一时之间,妳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周末的行程剩下一堆空白、突然袭来的沮丧一时间也不知道能找谁寻求安慰、未来的图像在妳的脑中似乎变得模糊与不确定,甚至也失去当时奋力生活与工作的动力,更令人悲伤的是,每天回家后,需要独自面对空荡且孤独的一人房间。

不过,我最常听到失恋人们,卸下原先的愤怒后,神情带着一丝哀伤,幽幽地表示,他们所失去的,反而是:

“我失去了他/她,我觉得我是一个毫无价值的人⋯⋯一切突然变得没意义了⋯⋯。”

许多人会不自觉地将“失恋”与“自我价值”绑在一起,就好像我们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了一个能真正欣赏我们独特的人,那是生命中最美丽的相遇,于是我们也鼓起勇气把自己的心也交出去;但此时他却转身离去、选择不再继续爱我,“这是不是代表我不够好呢?”

就算是别人不要你,但无论如何妳都不能不要妳自己。

亲爱的,妳要先相信,妳的价值,绝对大于一段关系,甚至是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妳失去的,仅仅是一段关系而已。或许失去他后,伴随着生活暂时的失序,但绝对不代表妳需要因为这次的失去,连同赔上妳的价值。尽管最后的结局不是令妳满意,但不可否认的是,过去两人曾有的爱是真实的,那段时日的付出与共同的经历,都已经内化成妳的一部分,不管如何,都要鼓起勇气,好好珍惜曾经如此用力去爱的自己。

但从电影主角们面对失恋的相异反应,却恰好看见相似的内在动荡:我们对于这个世界会有预先的假设,里头包含对“自己”与对“关系”的认定,而突如其来的失恋,将可能击碎这些原先的“自我”认定——关于我值得被爱、我很独特美好、他不会背叛我、我可以放心相信所有人等。然而,面对这种“自我”的崩解,有些人为了恢复内在秩序,而选择了恨、责怪、愤怒。

或许我们会说:“因为你这么差,我们才会分手,都是你的问题。”

我们靠愤怒所产生的假性力量,欺骗着自己,以为可以就此掩盖因他的离去使得妳的内在感到分崩离析的现实;

也或者有人会说,“我会努力让自己走出来,而且我会忘记你!还有我们在一起的一切!”

其实妳真正想遗忘的,除了这段关系之外,也想忘掉如此不堪的自己。

或许也反映乔尔被要求在进行记忆消除前,需要重新回忆这段爱恋回忆,而乔尔坐在手术台、看着过往两人曾共同拥有的物品,说出的克蕾婷却充满着负面、糟糕的印象。这其实呈现了人们在面对失恋痛苦时,会不自觉扭曲过去的记忆,将这段爱情,诉诸于一连串的悲剧。但这些恨与责怪,也只是为了让妳崩溃的心,试图抓到些微力量的努力,却不是妳心底真正的事实。一旦有恨,就代表里头有爱,只是这份爱因为他的离去,开始无法被妳的大脑承认。否认内在事实的结果,这些复杂思绪将遗留在妳心底的某处,悄悄影响着妳的生活,甚至成为日常的背景音,让妳始终挥之不去这些旋律。

为什么我挥之不去那些种种回忆

意识上虽然失去与你的记忆,但潜意识的渴望却把我们带回旧地——蒙托克

电影中的隐喻相当写实——尽管完成忘情手术,两人在意识上对彼此的爱恋记忆全然已逝,但潜意识的渴望却带领他们重返旧地—我仍爱上同样的你。无论是乔尔与克雷婷,又或是医生霍华德与玛丽,他们的爱情版本共同指向如此的结局。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爱情电影的浪漫安排,在我看来,这不是真爱的隐喻,而是完形谘商着名的概念“未竟事宜(unfinished business)”:若人们未能踏实地走完失落历程,将会产生未竟事宜,因为这段感情的痛苦、悲伤或遗憾不被承认,因此无法消退,将遗留在背景中,干扰人们日后每个当下的生活。

若进一步将“未竟事宜”的概念放入《王牌冤家》的这些冤家恋侣们的经历,他们为了逃避分手后的强烈痛苦,以及面对无法再被承认的爱,选择了忘情手术,疏为逃避因应的象征。但尽管意识上消除了对他记忆,但情感上那份不被妳承认的爱或哀伤却并未消失,那些种种思念、种种悔恨、种种期盼仍滞留于心底,冥冥之中让妳朝着此未完成的经验持续努力着,或牵引着妳们回到旧地—带着对彼此的空白记忆,两人不自觉回到蒙托克,再次相遇与相爱。(推荐阅读:【关系日记】王牌冤家的爱情,连你的不可爱我也想去爱

妳可能会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选择不放下,好像就不用承认这段感情真的结束了。”曾有案主如此告诉我。

但也诚实地道出,“过去”挥之不去的原因是没有承认失去,所以还没走完失恋的完整哀伤历程;也或许里头有仍某些未完成的期待——例如我相信我只要努力达到他原先对我的期望、只要停止任性、只要更认真上进、更懂事不闹脾气,他就会回来;又或者是他过一段时间后,就会觉察到我才是那对他最包容忍让的唯一。人们若在痛苦、无望中找到可努力的方向、制造出假性的希望,如此一来为何要选择放下呢?

——这么多年,内在景色依旧,却没勇气看见外在的人事已非;再努力也唤不回当年。

这世界会给你残忍的答案——任何事都没有“假如”。

当我们骗自己相信有假如,就代表我们不接受失去的事实,人生就好像停留于当时,那个,仍有他的彼时,妳仍在为过去失败的自己努力着;若人们花了大量的时间与心力重演过去的脚本,这份执念会让妳无法经验到此时——无法感受到此刻身边其他人对你的爱、无法体验到当前食物味道、甚至是看见这世界当下的美好,这是人生中莫大可惜的事。

那妳可能会问,要如何让自己能有所前进?我认为,能做的是先去承认这段感情在“当下”确实是结束了,放下执念、舍弃任何死灰复燃的可能性;进而去承认失去后内在的种种感受,包含愤怒、失望、挫折、悲伤。这段时间,我们需要跟自己的每个情绪共处,重新去哀悼这个因失恋而被摧毁的旧自我与生活方式,同时带着自己仍值得好的爱的相信,走向未来:重新寻找出新的自我认同、发展新的生活方式,并在这次痛苦经验中找寻新的意义,例如这段感情的失败,如何让妳体会到妳渴望怎样的爱人与被爱?带着再次成长的自己,重返生命之途。

有勇气的成为别人的过去,才能成为成熟的大人——《比海还深》

失恋后的成长—妳可以拥有他,妳曾经拥有

玛丽躺在床上,眯眼看着天花板,吸了一口菸草,笑着说:“婴儿是纯真的,成人却是悲伤与恐惧的组合”

许多人在长大后,发现自己不能再如同孩子般展露纯真的微笑,反而声声埋怨着长大后的世界,变得多么复杂与令人不快乐。罗振宇曾在《奇葩说》分享了他对成长的定义:成长,是变得更复杂。成长,本身就不是件舒服的事,甚至人的成长经常发生在心碎之时。

当越长越大,我们渐渐发现自己远不如想像中的强大,许多时候我们无力于掌控这个世界、许多事不被我们允许但它仍发生了,这是相当沮丧与无力的经验。就如同他离开了,再怎么努力改变、揣测各种失恋的理由,我们都无法掌控他是否愿意回来的事实。

此时我们可以选择悲愤,决定封闭自己、不再相信爱,甚至找身边的朋友讨拍抱怨,把那个击碎妳心的,狠狠的丢离妳的生命之外;但,我们也可以选择去接受事实,对所有感受保持开放、承认那些伴随而来悲伤与痛苦,等自己准备好了之后,带着勇气、忍着痛,重新拾起那个曾击碎妳心灵的人、事、物,把它放进原先的旧自我,重新组装成新的自己,以全新的姿态面对世界,这才是成长。而人就是再一次又一次的破碎、重建后,变得更加成熟且完整。上述两种态度,将导引出截然不同的结局。

在失去的那一刻选择接受,接受那个曾经爱过、付出过、曾珍惜彼此的我们,生命之轮将重新启动。

生命在你接受的那一刻,由苦转甜——《为自己出征》

所以,失恋后的成长来自于接受失去的事实,带着这段爱中心碎的自己、深深爱过对方的自己,同时也去承认,那个我心底仍爱着的你,是那个让我伤心、挫折,同时也是曾让我快乐、欢愉的;一旦整合这些感受、让它们同时被承认、接受,此时谅解与接纳才变得可能,妳才有机会再度前进。


图片|《王牌冤家》截图

“傻女孩,妳可以拥有他,妳曾经拥有。”

我们可以带着过去的自己与他,继续在生命之流中前进,返回独自一人的生命之途。若带着开放且踏实的心境持续前行,有天若碰巧回头,或许对于当初的“我们”,有产生焕然一新的发现。(推荐阅读: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让我们分开再爱

失恋的复原历程:“进入悲伤”与“投入生活”

一旦我们开始接受了失恋,将开启失恋的复原历程。针对失恋的复原,过去较常听到“失恋的阶段论”,但有实际失去经验的人们会发现,失恋的阶段论不一定贴近于我们的生活,因为我们总在不同阶段来回跳动。而我特别喜欢“失落的双轨历程”[1]:


图片|作者提供

失恋后的日常生活将于两边持续摆荡,有时我们会“进入失落”中,被失去他的悲伤充满,此时或许你会想静静地、耍赖地沈浸在那些过去妳与他的回忆中;有时我们“离开悲伤”,我们充满活力,尝试投入生活、去旅行看看世界、去学以前一直很想学的东西、去参与新的社群认识新的夥伴,甚至发展新的关系。

不管在哪一边,都不需有罪恶感或担心,都是前进的必经之途,所以我们反而学会倾听自己当下的需要,了解此时此刻自己在悲伤中,亦或是离开悲伤,而对于每一刻的自己,都尝试接受。这份对自己当下感受的“接受”与“允许”显得特别珍贵与重要。

失恋起初,或许我们处在悲伤中多一些、投入生活少一些,但若带着“接纳”,持续倾听与回应自己当下的感受,让这些痛苦与悲伤有机会被妳允许,它们最终将通过妳。随着时间之流,妳会发现,待在悲伤的时间变短了、越来越少想起他,甚至想起他时,开始伴随着一股淡淡的平静——那代表着,妳已从这次经验中重新日渐成长,妳正在前进了,是真的前进。

何以如此呢?存在主义说——生命本质是流动的,也就是妳每一时每一刻都在改变,但这只能在人们对于事件的态度为“开放”时才能发生。然而,人们不会有固定的自我,在生命底层幽幽地等待我们去发现,“自我”是在一次,又一次生命的遭逢与经验中,逐渐长出。因此在妳全心全意投入生活的同时,妳的“自我”也渐渐改变了,变得更成熟而具有智慧、眼神更加坚定真切、更知道自己要怎样的爱情与人生,这才是为什么你思念他的时间变少了—不是时间会带走回忆,而是时间带走了旧的妳。

当妳接受,放手让自己随着生命之流,“妳”将越发不同,也或许站在未来的妳,重新看待爱情的选择,也将不同。带着新的自己,偶尔转身看看在过去的那个旧的自己与他,或许妳只会欣然一笑的,再继续前进,在下个路口,遇见那更适合成熟美好的妳的那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