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Rookie Fund 执行总监唐琦。她爱教育,从事学生创投。她说刚出社会时心里有盏灯,渐渐它会暗掉。但学生都还有梦,是他们教会她,别轻易被世界影响。

我们从抖音聊到惊奇队长,再讨论世代鸿沟跟女性职场困境。作为主管,她很好聊。唐琦说:“要相信自己不用很 bossy,就可以当 boss。”

唐琦身穿蓝色洋装,一进门举止从容。自信、热情,不拘小节,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身为亚洲第一家学生创投公司执行总监,她刚入围 2018 年富比世 30 under 30 财经投资类。她露出微笑。我心里有点紧张。

开口我们先聊成长经历,以及她如何描述自己的特质。唐琦想都没想:“我的特质就是,从小搬家,所以不太害怕新环境。也可能因为,我永远是班上的新女孩(I'm always the new girl),久了以后,也不太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口气老神在在。

采访之后,我们发现,她是认真的。

绕了一圈,果然我还是最喜欢教育了

唐琦大学主修经济,辅修创意写作,后来选择学生创投。采访前我们以为她的校园生活必有曲折,特地一问。

“我在大学主修经济,其实只是因为我爸爸念经济,他要我试试看喜不喜欢。当时我们学校有个很帅的经济学教授,我想都没想就签下去。”天不从人愿。“但没想到,我才刚修完,下学期他就休假了!整个人消失了!”过了几秒,她回复原状。“后来我想,这样的学历对未来很有帮助,于是决定一路主修完。”

除了经济,她辅修创意写作。“我很喜欢自己写写东西,现在我偶尔还是会写文案,因为我现在的工作包括亲自管钱,那我就想,好,我要把经费省下来!”

听起来哪里怪怪的。跟我们想像中,高大上的创投公司执行总监,很不一样。唐琦回忆,毕业以后,她曾经在宏达电的教育科技新创 Zoodles 工作,再到 HTC Vive 担任虚拟实境投资联盟(VRVCA)投资经理。

“我小时候想,我的爸爸妈妈都是老师,我长大绝对不要当老师。”结果大学时当过很多家教。后来离开大公司,选择一家刚起步的学生创投,偶尔还要担任大学生的导师。就像绕了一圈。原因呢?“后来我想想,果然还是最喜欢教育了,哈哈哈。”

她说话轻松幽默,背后实有严肃故事。当年她在宏达电一场活动认识现在的老板。后来老板创立 Rookie Fund ,请共同好友推荐合适夥伴,两人均想起唐琦在 Zoodles 的教育创投背景,非常适合。“老板立刻约我喝咖啡谈工作。两个礼拜内,我就决定从当时的工作辞职。”

Rookie Fund 是专门“让学生投资学生”的创投公司。原因简单,因为学生投资人最能理解学生需求是什么。他们对外招募资金,鼓励学生投资小型的学生新创计画。曾经投资过酿酒器、手机支付,目前还有不少计画在跑。而唐琦的工作内容,几乎涵盖大半公司营运。盘组织、找资金、偶尔也给予学生投资建议。“因为你要学生直接担任投资人,他们自己也会‘惊惊的’。”

我不知道你们几岁,哈哈哈,像是交友软体、电商、很多产业其实让年轻人看会比较有 FU。像抖音我就有点不懂。要我立刻去用也有点.......

她没说完,我们其实都懂。

透过年轻人,唐琦更理解下一代的目光所在。“现在我们的上一辈还掌握世界大部分的资源,但未来早就该投资给下一代了。”她指出,亚洲的年轻创业家很难得到足够机会,因为投资人大都年龄层较高,眼光也通常较保守。她在做的事情,其实是在替年轻人张罗资源。

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悲观的人,但我刚出社会时,心里还有一盏灯。渐渐地,它会暗掉。我发现世界不是这么单纯、或者我明明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却很难实现,那很难受。可是年轻人还没被影响得这么严重,他们给我最重要的礼物,就是让我知道,别轻易地被世界影响。

这些那些的女性职场问题

她刚谈完严肃的世代鸿沟,却在下一秒又拉出另一个重要主题。

“去年我带过一个男学生,我们很难得聊到女性主义。他问我,staff,妳觉得创投圈需要女性主义吗?如果我们特别设一个门槛给女性创业家,那不反而是种性别歧视吗?我记得我当时回答,那只是你没有用歧视的眼神在看着她们。可是除了你之外,很多人都是带着特定眼光在看女性的。而且女性创业家也有很多限制,只是你不知道,不代表限制不存在。”

我吓一跳,原来创投圈也谈女性主义。我说,这是常见的性别迷思,认为职场的齐头平等才是真平等,却忽略女性在职场上有许多结构性障碍难以跨越。她也补充:“没有错的问题啦,我其实很高兴学生愿意问我这个。”(延伸阅读:女性工作处境,台湾真的比日本进步吗?

2017 年,女人迷报导,另一位女性创业家 Pocket Sun 曾分享:“风险投资一直以来都阳刚中心,只有 7% 合夥人是女性,甚至低于创业中的男女比例。这意味着大部分的投资决策是由男性做出的,他们喜欢的东西与投资的方向,是同一种视角,同一种典型,然而这样的选择前提下,很难有多元化的创业团队会被投资,女性创业也常在选项之外。”

唐琦说,“去年我们看了五六十家新创团队,其中只有一个女性 CEO。另外我还有个观察,在新创团队里,女性担纲的位置通常都是行销。”她说到这,我们心领神会。但唐琦继续补充:“当然,如果今天我是女性,我爱行销,那当然没有问题。但会不会其实是因为,女生在新创圈想做其他的领域,都会受到阻碍呢?”

“这未必是个人选择,可能也是历史问题。因为女性往往在成功领域,看到的楷模都是行销界的女性,但当理工科的楷模很少,我们就会害怕尝试。我们应该要鼓励大家都试试看,再决定喜不喜欢。”

除了女性创业家少,女主管在职场上也常不好过。“在某些职场,‘女生的特质’会受到异样眼光看待。”她说。(延伸阅读:消失的33%:为何中阶女主管总是无法升迁到高阶职位?

“我就是那种超爱穿搭,也爱化妆的女生。有些人会觉得说,唉妳想当妹子,妳就不能在业界存活。或者是,妳长得还不错,那应该是花瓶。这其实是根本逃不掉的。”

遇到的具体事件是什么?“就像是,常常有人想追我啊!”她很激动。“比方说有人会加我,好像是正事,结果才发现根本只是想聊天。今天如果我是年轻男生,会被这样对待吗?当然可能有,但肯定会少一点。在职场上只因为我是年轻女生,于是面对各种事情,我好像都必须怀疑一下。”

我有个女主管,在旧金山。她就是头发剪得非常非常短、行事低调、不想引人注意的人。但连她都常被白人男性骚扰。她说,这是有点伤心的事情。但是她要求自己,传讯息的时候不用笑脸、爱心,而且一定会延迟回讯息,话题也常常聊到伴侣。她认为自己必须要避免各种会被误会的情景。我说,那不是都没有人情味了吗。她说是啊,但她没有办法。

另外,就算不被追求,也有时候人们就是把你当“年轻女孩”。“我有时候无法判断,有些人是因为我的外表、还是能力才听我说话。”她正色。“但如果因为外表而得到好机会,那未来会不会还有这样的机会,也很难说。而且肯定的是,他们也不会真把妳当一回事。”

我就是个女性主义者:不用很 bossy 也可以当 boss

“我常跟家人朋友聊到性别议题,发现很多人对 feminist 这个字会有一种敌意。我觉得或许是因为,有时候双方太激烈了,如果想要产生讨论,可能不是好事。”

我问她,觉得自己是个女性主义者吗?“我是。我是个女性主义者。”她答得肯定。“但我必须说,我其实有点害怕说这件事。”

唐琦谈身为“女性主义者”之挣扎,非常诚实:“但我又想,这也是很奇怪的迷思啊!为什么我要因为承认自己是 feminist 而感到害怕呢?我想,可能是所有人诠释 feminist 的方式很不一样,那让人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其实没那么喜欢惊奇队长》。不是议题不好,就是剧情对我来说有点干。”我跟她聊到最新上映的电影。女性主义者原来可以不喜欢惊奇队长》吗?这是我心里的疑惑。但她心里的“小警总”不像人们给自己设限那么多,反而活得开朗明快。

“可是那个主管(裘德洛饰演),竟然一直在骂女主角‘妳情绪太多!’”她又激动,惊奇队长》一秒转成职场奋斗剧,竟也贴切。

“其实男生压抑情绪,也是非常辛苦的。我男友就是这样。跟我交往前,很少好好面对情绪,都放在小箱子里锁住。他最近才开始练习跟我抱怨,明明看起来都快哭了还跟我说‘我不能哭我不能哭’,哈哈哈哈哈。”在专访出卖男友,唐琦笑得非常开心。

“我要给女性的建议就是,不用很 bossy,妳也可以当 boss。”唐琦说。如果妳很温柔,就发展柔性管理(soft management)。如果妳喜欢长发,也无需因为当主管而自觉该剪短。(延伸阅读:【职场笔记】不必比较,找到自己的职场风格

不用很 bossy,妳也可以当 boss。

唐琦,Rookie Fund 执行总监

“妳只需要找到擅长的东西。然后不断增进它。要记得妳就是妳,不要扮成别人的样子,那绝对不持久,妳会疯掉。”

这就是唐琦。自信、热情,不拘小节。我们一开始说过,现在你们也知道了。

后记

结束专访后,我们在女人迷一楼门口,唐琦好像突然筋骨松开,跟我们说,刚刚其实很紧张。毕竟创投业都是男性居多,当导师也多接触学生族群。很久没跟同龄女生好好说话,好像有点冲过头。

她闲聊模式再开:“我说我喜欢打扮,也喜欢偷偷观察别人的衣服,像今天我就发现,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style。这非常有趣,哈哈哈。”唐琦那日身穿蓝色洋装,在人群中相当亮眼。一个女性主管穿什么,看似简单选择,过程亦可能满满挣扎。她热爱打扮,也热爱教育,朝喜欢的路前进,身影十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