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新学期开始,某科老师一踏进教室看见坐在第一排的我,便在全班面前说:“某某某,过年没有节制吼,怎么胖这么多?”全班三十几双眼睛顿时落在我身上,我满脸发烫。

十三、十四岁的年纪,认为胖是件该羞耻的事,而维持细瘦身材是身为女孩子的天责。

文|女生女声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并不喜欢我的长相,也不喜欢我的身体。尤其对于身体,有一种潜意识的焦虑。

国中正值青春期,有一段时间身体像吹汽球一样的扩张,接踵而来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关心。

“女孩子不能胖喔,胖了不好看,没有男生喜欢喔。”

“全家族都没有胖的基因喔, 是不是自己乱吃。”

“你看看谁谁谁多瘦多好看,要像她一样啊!”

依然记得某一年寒假结束后, 新学期开始。当时的某科老师一踏进教室看见坐在第一排的我,便在全班面前说“某某某,过年没有节制吼,怎么胖这么多?”全班三十几双眼睛顿时落在我身上,我满脸发烫。十三十四岁的年纪,认为胖是件该羞耻的事,而维持细瘦身材是身为女孩子的天责。(推荐阅读:胖女孩一定要“变瘦”,才能逆袭吗?

高中时有一年校规松绑,宣布可自行选择制服的裙装裤装的时候,我着实松了一口气。我害怕穿裙子露出腿,因为觉得自己的腿不好看。当时同学间流行的摺裙再加几乎及膝的半筒黑袜,高中三年从没有勇气尝试。衣柜除了学校的运动短裤之外没有其他短裤,没有紧身的牛仔裤。炎炎的夏日,我依然穿着宽松的长裤。长裤包的不只是我的身体,还有怕人看穿的自卑。


图片|来源

大学期间,经历反反覆覆减肥与复胖的过程。上网搜寻各种有效的短期减肥方法,不断的想要塞进学校周边夜市里那些很平价、却经常只有一个尺寸的流行女装。无论自己觉得好不好看,那些样式的衣服是一种指标,因为学校里大家眼中的“正妹”们都是这么穿。

大学校园里经常有男生骑脚踏车载着女朋友的情景,多麽青春浪漫的场景,却多次听到旁人指指点点“看看那个女生的份量,轮胎都要扁了,男生骑的有够辛苦”。或一些希望是不经心的伤人话语“看看谁谁谁手臂这么粗 、腿这么粗还敢穿着背心短裤出来丢人现眼”。我害怕。害怕我是被人指指点点的那一个。

换了一个环境后,有缘遇到与我背景很不同却很谈的来的朋友同事。我震惊于她们对于自己的自信。无论身材如何都穿着露肩背心紧身裤在健身房挥汗。在英文里的“瘦”并不是一种称赞。若是称赞就多是用 “Fit”。一位朋友跟我解释所谓 “Fit”,是一种很健康的气象,与胖瘦骨架大小都无关。长相骨架、易胖易瘦很大一部分是天生基因决定而我们无从选择,天生丽质当然很好,但更值得佩服的是无论先天如何都运动为自己健康努力的人们。

朋友L笑说这就有点类似心理学和亲子教养里的 “Praising hard work, not the so-called talent.” 近几年更有许多讨论家长是否该直接评论孩子的体重,和如何帮助家中过重的孩子但不伤及他们的自尊等等的议题。

十几年来第一次穿着运动短裤去健身房、第一次穿着贴身瑜珈裤去上瑜珈。终于能好好在全身镜里看自己并对自己感到很舒服。我学会欣赏美有好多好多种。无论高矮胖瘦、种族肤色都是美的。(推荐阅读:“128 公斤,你这女的怎么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让胖成为弱势的,不只有男人

我在多年以后与朋友 K 聊起我当时的挣扎与焦虑,她才跟我提起当时她因为生病需要服用某些药物,而副作用就是体重容易增加。她苦笑的说“我不愿意多说自己的病情,只能学习不在意别人的议论。”我感到极度不舍也敬佩她的坚强。她在我眼里美丽无比。

我多希望在很小的时候能被灌输应该要爱自己身体本来的样子、 不必去符合他人对女性身体的框架。更希望在当时听到有人在当面或背后揶揄女生的身材与长相的时候,我有那份勇气出言制止。我好希望我们的教育能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扎根,教导孩子不对别人身材评论是一种基本的尊重。

这么多年之后,我才了解体重计上的数字并不能定义我,也没有什么是“女生该有的样子”。我开始真正的爱我自己的身体,也才理解真正爱我的人,不会因为体重计上的数字少了一点就多爱我一点,也不会因为我衣服的尺码大了一号就少爱我一些。

我喜欢我的身体,更等不及去爱很多年后会头发花白、皱纹满脸、可能因代谢缓慢而发福,或因消化退化而消瘦的我。无论我的身体是什么样子,我对她的爱只会更多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