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专访刊出后,在社群上引起正反讨论。作为采访者,我想还原我在访谈过程的观察,以及收获。专访过程,听着她的情境,更多时候,我反问自己,如果是我,那么我的选择会是什么?我感谢她愿意说出她真实的经历,这样的真实经历,我们听到的,真的还太少太少。有些选择,我不见得跟她一样,但我依然为她的故事动容;有些选择,我可能如她一样,听过她的故事,我会获得鼓舞,知道我“能够”怎么做。

3/19(二)晚间,黄佩婷的专访,分两篇刊出,在社群上引起正反讨论,

 

留言我们都看了,其中有认为生理假的讨论是“主管没同理心”,不够同理女性处境;也有针对她个人攻击,不理解她的选择,认为她在引产以后,没有休息,仍然上工,是因为她不够爱惜自己的身体。亦有给予女人迷反馈,认为这是对于“父权体系”的巩固与僵化,女人迷不应该发布这样的内容,助长女人压迫女人。(推荐阅读:女人迷长期经营的性别观察栏目

也有读者表示,不明白这些批评何来,她们看到的,其实是一个职场女性为了自己想要的,经历的真实景况。这些景况,人人不同,可以从中汲取经验,想自己的方法。

一篇文章,能够引起各界上的讨论、重视、回馈,正是女人迷希望持续打开的,关于女性生命经验的讨论空间。

一个总监的时间,一个母亲的时间

作为采访者,我想先还原我在访谈过程的观察,以及收获。

上周二晚间,我与百事集团大中华区客户和销售发展资深总监黄佩婷进行专访,她人在上海,越洋电访,前前后后,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

我们这次的主题不是聊那些令人羡慕的成功,而是限制。

我很感谢,她愿意跟我们真诚地分享很多自己的亲身经历,知无不言,尤其是做为女人的——她经历前前后后十三次的试管婴儿,躺过引产的手术台,她为失去孩子痛苦过。打针吃药过程好辛苦,而在等待孩子的过程,她说真正难受的,是期待的落空。她一等,是好几个年头。(推荐阅读:我可以为孩子做 13 次试管,但我也不想放弃工作


图片|来源

她知道试管婴儿成功率不高,自己只能尽全力,没有任何结果保证。之所以做试管婴儿,是她面向身体既存的生育限制,权衡以后做出的选择,她想要孩子,因而她愿意等。

她也谈了女性身体,之所以谈生理假,是希望对方重视自己的身体状况,从根本调理,请假只是相伴因果;她之所以谈引产隔日即回职场,是因为她的生命里,有这些“不得不为”的情景,她必须说出来,因为如果问真实是什么,她会告诉你,这就是真实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可以选择对这些限制避而不谈,但事实上,这就是一个女人在面对职场发展的可能经验。她当然可以请假,作为被社会规训的身体,一个流产的女人必得在病床上躺着,而她其实只是选择 not to。

很多人争议着不能理解这个选择,认为这样的选择不值得采访和书写。我听见的是,她清楚自己的角色是什么,理解自己的追寻在哪里,她对自己有清晰的角色分派,而这个分派是动态的,她有身为总监的时间,有身为母亲的时间,她因而为此奋战,为此争取,为此突破,为此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

专访过程,我听见电话另一头,有孩子声音。黄佩婷说孩子今年八岁了,自己是一边电话回覆专访,一边带孩子玩,我很动容的是,那既是一个工作的时间,也是一个家庭的时间。她想要的从来也不是完美,而是去回应自己真正想要的。因为“想要”的缘故,所以想方设法克服限制,所以限制之于她,更像是必须克服的条件。

“全面衡量自己有哪些角色,思考在这些角色上想拿的分数,其实不见得都要拿满分啊。”黄佩婷对我说。她并不觉得自己的人生完美,她承认有很多限制,但是她把这些限制用积极的方式面对,当限制变成条件,她想知道,她还可以怎么做?

所以,让我们继续说下去

我在电话另一头,听着她的情境,更多时候,我反问自己,如果是我,那么我的选择会是什么?


图片|来源

每个人都经历不同的人生,拥有各自的目标,面临各异的处境,而我感谢她愿意说出她真实的经历,这样的真实经历,我们听到的,真的还太少太少。有些选择,我们不见得跟她一样,依然能为她的故事动容;有些选择,我们可能如她一样,听过她的故事,会获得鼓舞,知道我“能够”怎么做。

如果要说什么叫做女性主义,我觉得女性主义该是这样的,它的核心是多元包容,它的目的是撑开既有世界的架构与运行体系,它的运行方式,是建立一个支持的网络,这个网络里,我有我的方式,他有他的方式,你有你的方式。于是我们会知道,原来,不是只有一种活法,不是只有单一样板,不是只有成功典范。

原来,我能够定义我是谁,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能从社会刻板印象中挣脱出来,走出自己的路。女性主义谈性别经验,为的是最终,每个人都能更自由。女性主义的存在,我认为是这样的。(同场加映:Whose Knowledge 创办人 Anasuya:不需要知道 Feminist,就能成为女性主义者

而我更相信,之所以我们要继续说下去,也是因为当我们愿意看见,愿意讨论,愿意尝试,愿意找出属于自己的作法,我们便有机会,更接近女性主义的理想。这也是女人迷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初衷。

透过黄佩婷的故事,和各界的讨论反馈,我清楚地感觉到限制在,限制很痛,而且限制必须被不断诉说,且被不同人诉说,所以我们因而能找到方法,能带着自己走出去,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套生存策略与逻辑。


图片|来源

谢谢大家一起的讨论与回馈,女人迷接收到了,未来,也会带着大家的讨论与期许,继续在这条路上前进。

如果你想投稿,欢迎迷人来稿
如果你想听真实经验,欢迎参与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
如果你想加入我们,说更多真实的故事,欢迎点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