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我不能把我们(上床)的事情说出去,他说我们会再也见不到彼此。我们都会被抓去关。”

事发当时,他只是儿童。

这段话来自 36 岁的韦德·罗布森,以及他所指控的流行天王麦可杰克森。

这不是电影情节,而是真实纪录片内容。上述这段话,来自 36 岁的韦德·罗布森(Wade Robson),以及他所指控的流行天王麦可杰克森。

英国第四频道(Channel 4)与 HBO 协作的纪录片《逃离梦幻庄园》(Leaving Neverland),已于 3 月初,分两集在英美等国家放映完毕。台湾目前由 Fox+ 于网路上架。纪录片主轴环绕麦克杰克森的梦幻庄园,与其中疑似发生不梦幻的儿童性侵情事,由 40 岁的詹姆士·萨菲查克(James Safechuck)与韦德·罗布森现身口述。

真的是“价钱没谈好”吗? 麦克杰克森的第三波性侵疑云

这不是第一起、甚至不是第二起麦克杰克森被指控性侵儿童的案例。

1993 年,伊凡·钱德勒(Evan Chandler)便曾指控麦克杰克森在梦幻庄园,性侵他 13 岁的儿子乔丹·钱德勒。但双方当时达成庭外和解,钱德勒获得 1533 万美元的和解金。2003 年,第二波性侵疑云再起。一位罹癌男童盖文·阿凡佐(Gavin Arvizo)同样指控麦可杰克森曾对其性侵。后陪审团判决麦可杰克森无罪。

早在 2017 年 #MeToo 爆发前,麦可杰克森的性侵疑云,就已经是西方流行文化圈最受关注的事件。


图片|FOX+

许多人认为,这两波性侵疑云,只是家长“价格没谈拢”,想诬告明星反倒失败。然而 2009 年,当麦可杰克森过世后,环绕这位“流行天王”的第三度 #MeToo 事件再次爆发。这一次,在《逃离梦幻庄园》中,两位当事人均对于麦克杰克森的行为描述非常精确具体。

“我们就像一对真的夫妻一样。”萨菲查克说。他回忆,麦可杰克森甚至曾办过模拟婚礼,送他结婚戒指。另外,每次性行为之后,麦可杰克森都会送他珠宝。( “We were like this married couple.” In fact, he says the singer performed a mock wedding ceremony, complete with a ring, and that more jewelry followed in return for sexual favors)

在纪录片里,罗布森指出,这甚至可能是麦可杰克森阶段性的精心策划:“发展性关系的同时,他也努力疏远你和父母的感情。不让你跟别人接触。(性行为包括)亲吻、互相抚摸、口交、他会要我舔他的乳头,接着他会自己解决。他有印地安基地,有帐篷,我们会躺在睡袋里,吃零食然后做爱。楼上的电玩室旁边房间也有张床,我们也在那里做爱(中略)。到处都有玩具,不会无聊,所以这些事情就渐渐化为一体了。”

萨菲查克与罗布森的经历十分相似。他们都是童星,也和麦克杰克森本人一样,年纪小小就展露表演天赋,还有一个盼望孩子成为童星的母亲。

萨菲查克 8 岁时,便与麦可杰克森共同演出百事可乐广告。根据《时代杂志》报导,当时麦可杰克森特地造访萨菲查克郊区的住家,百般讨好他的母亲,邀请他们到梦幻庄园作客。罗布森则出身澳洲,因为从小着迷麦克杰克森,自学舞蹈,赢得麦可杰克森的模仿大赛冠军,同样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对他们的家人声称,可以当孩子们最好的玩伴,带他们到梦幻庄园度假。(延伸阅读:90% 为熟人犯案!如何预防儿童性虐待?

不过在那里,事实却并非如此“梦幻”。纪录片中,根据两位当事人描述,麦可杰克森曾对他们提出许多性要求。3 月 4 日,脱口秀主持人欧普拉(Oprah Winfrey)于节目中采访两位当事人。

罗布森说,“在我和家人抵达梦幻庄园的第一个晚上,麦可问我:‘你想要睡客房,还是想要留在我房间呢?’当时我非常兴奋,说我当然想跟你一起睡。隔天照原订计画,我们家要去大峡谷度假,麦可很伤心我们得离开,我也很伤心。于是我选择留下来跟他度过一个周末。”

欧普拉:“你的父母都同意?”

罗布森:“他们都同意。前两个晚上都很正常。但到第三天,情况有点奇怪。麦可会碰我的身体,像是腿,还有隔着裤子碰我的胯下(crotch),然后教我如何帮他进行口交。”

欧普拉:“当时你觉得被吓到,或是感到不对劲吗?”

罗布森:“他会先进行许多表现友好的肢体接触,像是抱抱你、摸摸头发、亲亲前额,感觉我们的肢体关系是很亲密的。当时我觉得一切都好,他就像个父亲,这很不可思议。但当麦可开始进行性接触,他也会跟我说话,像是‘是上帝让我们在一起’、‘我们很爱彼此(we love each other)’,而且这些行为都是为了展现我们的爱。”

欧普拉:“(打断)他说的是‘我们(we)’”?

罗布森:“对,他用的字是‘我们’。”

萨菲查克:“他教我自慰,然后我们进行法式接吻,然后同样也是口交。”

欧普拉:“你觉得害怕或是不对劲吗?”

萨菲查克:“不,你会把它归在那是一种爱的脉络之下(context of loving relationship)。我的脑中并没有警铃大作。当时的我想的是,我爱这个人,我们想要让彼此开心。我们是爱人,也是最好的朋友。”

欧普拉:“那是什么意思?你说你们是爱人,但你当时只是个小男孩。他是个三十几岁的成年人了。在那个年纪,你真的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萨菲查克:“不,我不知道。但我当时感受到的是一种和他人非常真实的连结。而且你非常深刻的爱着他们。”

欧普拉:“一般来说的外界想像都是,那段经历很暴力,很疼痛,但你们的经历听起来完全不是这样。”

罗布森:“他没有打我,没有对我说什么恶毒的话。他说的全部都是‘我们爱着彼此(we love each other)’。”

我们准备好接受世上可能有种“以爱为名的性侵”了吗?

时代杂志报导,他们的律师 Vince Finaldi 指出:当你在童年时期就受到一个知名人物的性虐待,很可能改变他们的整个人生。(“When someone is sexually abused as a child, especially by such a prominent figure, it changes the course of their lives.”)

根据两位当事人说法,在麦可杰克森生前,都选择替他“保守秘密”。也因此曾罹患忧郁症与焦虑症、和家人关系疏离。


图片|来源

这段访谈节目内容引起极大争议。如果内容属实,那么正如欧普拉所言,这很可能是两则悲伤的儿童性虐待事件。而其形式,并非外界想像的那样“典型”。他们甚至在麦可杰克森生前都认为,自己并未遭到性侵。而直到 2009 年,当麦可杰克森猝逝后,他们才愿意说出真实经历。 《CBS 今晨》(CBS This Morning)主持人盖儿金恩(Gayle King)评论:

这整起事件值得注意的是,当我们说到儿童性虐待(child sexual abuse),我们都以为那一定是很骇人、很疼痛的事情。但对他们来说,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们都还是小男孩。

他们并不是“典型”受害人,可能连自己都还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毫无疑问地,倘若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资料判断,麦可杰克森在梦幻庄园中的一切行径,仍然是针对未成年人的犯罪,更是以“爱”为名的性侵。(延伸阅读:以爱为名的性侵:利用依附关系强押女体的心灵狼师

《CBS 今晨》评论,整件事情之所以如此骇人,在于他们描绘的那些栩栩如生的性侵细节,本身并不是行动的(act),而是叙事的(narrative)。

你只能透过一种伪装成爱情的脉络来理解。

这是为什么他们本来根本不认识彼此,但他们的叙事模式却如出一彻。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过了这么久,才开始相信自己真的遭受性侵。

金恩补充:“他们两人都曾经以为,自己是替麦可杰克森保守秘密的唯一一个男孩。但替别人保守秘密这件事情,时常会拖垮你自己。因为那会让你面对暴力时,选择保持沈默。”

这样的故事让人无力,但台湾在几年前便已熟悉。2 年前,一部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也激起类似讨论。当主角房思琪遭受补习班导师性侵后,她宁可相信这是爱,也不愿意接受是恶意伤害。人们之所以相信“伤害”可以是一种“爱”,原因并非出于愚蠢,而是免于被真相直接伤害的暂时性策略。 (延伸阅读:我的痛苦不能和解专访林奕含:“已经插入的,不会被抽出来”

欧普拉:我们必须停止仰望太阳,并帮助孩子

纪录片上映至今,已有许多广播电台宣布,从此禁播麦可杰克森的歌曲,动画《辛普森家族》也已将涉及麦可杰克森的集数下架。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更表示,会将 2019 年秋冬以他为灵感的系列单品全数取消。

事件还在继续延烧。

到底真相如何?无论拍了多少纪录片,经历多少争吵与官司,很可能我们仍未能评断。任何针对《逃离梦幻庄园》的评论,并不是非黑即白地想将麦可杰克森的历史地位置于死地,而只是想要知道,倘若这些故事属实,未来再遇上这样的事情,我们该如何帮助孩子。

并且我们也想知道,社会真的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世上或许真有一种数量极为庞大、还打着恋爱为名号的性侵了吗?

纽约时报》报导,欧普拉于节目中,并未明确将麦可杰克森“定罪”。而只是依据这部影片、以及两人说出的经历评论:

“我希望我们可以超越‘麦可杰克森’这个标志,停止仰望太阳。当前的要务是,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孩子,与我们自己。”(I hope we can get beyond Michael Jackson the icon, stop staring into the sun, and do what is necessary to help our children and ourselves)

我曾非常喜欢麦可杰克森于 1987 年收录在《飙》(BAD)专辑的单曲〈镜中人〉(Man In The Mirror)。他的歌词唱道:

I'm Starting With The Man In The Mirror(我会从镜中的自己开始)

I'm Asking Him To Change His Ways(要求他率先作出改变)

And No Message Could Have Been Any Clearer(没有其他讯息比这更清楚了)

If You Wanna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如果你想要让世界变成更好的地方)

Take A Look At Yourself, And Then Make A Change(请好好看看我们自己,然后着手改变)

我们虽可能永远无法抵达事实真相,但我们看到歌词中包含了责任、关心,以及对巨大世界保持的质疑。经由这部纪录片,我们理解,儿童性侵或许更远比它看起来更为复杂。随着上映后的讨论越演越烈,仍不应未审先判。然而,当这样的非典型受害人故事难得地被完整地说出,至少先让彼此放下成见,腾出一个思考空间。

让我们先停止仰望太阳。

注:

此篇性别观察撰写的背景,来自今年 3 月,英国公共电视台 Channel 4 与 HBO 纪录片《逃离梦幻庄园》(Leaving Neverland)上映。女人迷认为,此事具重要性,且内容影射儿童性侵情事,需邀请大众关注。同一时间,CBS、The New York Times、欧普拉脱口秀等多家外媒均因纪录片上映,进行评论,引起社群讨论。

我们之所以书写,是因儿童性侵一事的复杂性与重要性,我们并未直接指称麦可杰克森就是性侵加害者。而全文中所有引述,均附上该媒体出处,以及说话者身份。

作为报导者,我们同样知道许多媒体《时人》《浮华世界》也整理,指出麦可杰克森的家人与遗产管理公司,均认为该纪录片值得反对,因为两位当事人有过财务困难、过去自认未受性侵、麦可杰克森生前均未被定罪等。但这与当事人于纪录片中的性侵经验陈述,仍无因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