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很不知所措。我们明明有做安全措施,居然还是怀孕了。” 19 岁那年,她不是升上大学,而是成为一名母亲。

明明有做安全措施,却还是怀孕——孩子,在预期之外到来,并非没有避孕,而是避孕失败。那么,该生还是不生?未满 20 岁的她,顿时慌了手脚。舍不得拿掉孩子,却也没自信能直接走入生儿育女的人生阶段。

依据卫福部国民健康署统计, 2015 年,台湾 216225 名新生儿中,有 3230 名新生儿的母亲,是未满 20 岁的青少女,大约占该年新生儿数 1.49% 。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日剧《 14 岁小妈妈 》即探讨少女怀孕议题,引起共鸣。时至今日,大众看待小妈妈、小爸爸,眼光有没有变得更友善呢?或是他们能否获得更充足的资源协助?

成为小妈妈,一定是逼不得已的决定吗?决定生产与否的过程,有什么挣扎?照顾孩子时,什么时候觉得甜蜜幸福?对于小妈妈,大众可能会有不少误解或好奇。于是,我们访问这位在 19 岁就成为母亲的 Peggy ,她跟我们聊了她的个人经验,她说:“我不后悔做这个决定,甚至很感谢自己留住了这个孩子。”(同场加映:第一次怀孕,我选择面对自己的挣扎

19岁,我成为一名母亲

今年 20 岁的 Peggy ,育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女儿。照顾家庭的同时,她也在餐饮业工作打拚,希望给女儿和家人更好的生活。

她在 19 岁时,认识现在的老公,当时意外怀孕,让她和男友非常紧张。“一开始,很不知所措。因为我们明明有做安全措施,居然还是怀孕了。”

决定是否生产的过程中,当然不乏挣扎。她说,其实男友一开始不愿意,毕竟人生才刚起步,就要被孩子绑着,也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压力太大。 Peggy 的父母对此也抱持着反对意见,觉得她年纪还小,也还没完成学业。

但是,在 Peggy 和男友、家人讨论一星期后,他们仍决定将孩子生下来。“都已经做安全措施了,还是怀孕,我觉得,这就是注定的缘分吧!”

怀孕初期, Peggy 孕吐不断,几乎任何味道都会让她反胃作呕:“尤其是煎鱼的味道,那阵子快疯了。而且我都是起床就吐,但空腹时只能吐胃酸呀,非常不舒服。”

此外, Peggy 椎间盘突出,怀孕后期,肚子愈来愈大,几乎让她不堪负荷,晚上也难以入眠。再加上,愈接近预产日, Peggy 开始出现假性阵痛,她又更紧张,担心宝宝随时可能要出生,夜夜辗转反侧。

有辛苦心酸之处,当然也有甜蜜的时候。“每次产检,都很期待可以看到宝宝!我会看着她的小手小脚,觉得很幸福。”她也说:“自从感觉得到胎动后,我发现我的宝宝很好动,每次都踢得很大力,有时候还会被她踢到很痛。”


图片|来源

从两人份到三人份的生活

生产那天, Peggy 持续阵痛了 8 小时。她一心一意希望宝宝赶快出来,生产当下,仅是短短 10 分钟,孩子就生出来了。“连护士都说我好强!” Peggy 回忆起这段往事,仍是满满的母爱情怀。

“一直以来,我都跟妈妈相处得不错,但自从自己怀孕后,才明白妈妈当时带小孩有多累。” Peggy 从小就觉得身为职业妇女的母亲,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女强人,做起任何事都很勇敢。

“直到我的孩子出生,我才发现,‘妈妈’真的会为了孩子,不顾一切付出,愿换得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

根据卫福部国健署 2016 年的统计,台湾 20-49 岁女性,认为最理想之生育年龄介于 25 至 32 岁。但这不表示,未满 20 岁成为父母的人,就无法好好养育孩子。

怀孕前, Peggy 觉得自己可以四处玩乐,赚了钱,就能和老公一起出国旅游。生育后,俩人生活目标变成了“赚钱养小孩”,而不是“赚钱过两人生活”。

“我们想让家人知道,不是只有妈妈会带小孩,爸爸也是。” 现在,自认为工作狂的 Peggy ,已经先返回职场上班,孩子和家务工作则交由老公负责。如果遇到非上班日,则换 Peggy 照顾孩子,让老公喘息。(延伸阅读:【丁菱娟】做个职业孕妇:谁说孩子跟工作要二选一?

“她一睡着,我们就赶快把握时间睡觉。”对夫妇俩来说,孩子的作息,就等于他们的作息。

尽管疲累,Peggy 仍觉得甘之如饴。“从他出生到现在,已经会‘吃自己的手’,或是开始很想讲话,当下看到会觉得,我的宝贝长大了,妈妈生下她很值得。”

“我不后悔做这个决定,甚至很感谢自己留住了这个孩子。”

从背书包到背孩子的这一哩路

严格来说,Peggy 怀孕时,已经 19 岁,不完全是未成年妈妈。但是,孩子终究是意外诞生。无论是有意或无意、成年或未成年,我们自己或周遭亲友都可能面临类似状况。那么,我们可以怎么做呢?

如果在经济上有困难,可以寻求政府资源。例如:社会局提供特殊境遇家庭扶助,里面包含紧急生活扶助、儿童生育津贴、法律诉讼补助与心理辅导补助;或是由卫福部社会及家庭署主办的未成年怀孕求助站,也提供谘询服务。除了政府,其他民间组织,像是励馨基金会,也有相关服务与资源。

对 Peggy 来说,怀孕生子是偶然,经过一番努力和调适,她逐渐找到适合自己与孩子的生活模式。 19 岁怀孕,让她的人生转了个弯,走上和大部分同龄女孩不一样的路,但她不曾后悔,照顾孩子外,也一点一滴实践自己对工作和家庭的渴望。

从背书包,到背孩子,对她来说,这个小生命,就是人生路上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