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劳动部统计,台湾已经连续三年,男女薪资落差在 14.6 %左右。做过多年的猎人头顾问,面谈过将近千位职场女性,深深感受到,女生在职涯选择上要做的取舍远比男生多,需要面临的妥协更是无法想像。我认为,女性职场工作者,绝对值得更好的待遇。

做过多年的猎人头顾问,面谈过将近千位职场女性,深深感受到,女生在职涯选择上要做的取舍远比男生多,需要面临的妥协更是无法想像。我认为,女性职场工作者,绝对值得更好的待遇。

很直接的例子,跟男生面谈时,多数情况就是了解他们的工作状况跟期待,并提供适合的工作机会。是否有更好的薪水?更高的职位?更有发展性的公司?直接了当,不拖泥带水。

然而,当我跟女性求职者讨论工作机会时,我常常听到的回答是:

“我的小孩还小需要陪伴,所以要找个不能常加班的工作。”

“我的老公要去北京创业,所以我要开始找北京的工作机会。”

“我的父母年纪大了,需要我照顾,所以我想找家乡高雄的工作。”

多数女性把家庭规划放在个人规划之前,你可以说这是先天的贺尔蒙,也可以说这是后天世俗的眼光、社会角色分配与期待所造成的结果——女性比男性承担更重的家务责任。(推荐阅读:为你挑剧|《罗曼史是别册附录》:37 岁错了吗?照顾孩子,却被称游手好闲

举例来说,照顾小孩是双亲的责任,但如果当小孩没有被妥善照顾时,外界多数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质疑妈妈是否失责了?我曾经听过一位职场妈妈泣诉:“无论我在职场表现有多么优异,只要没有花足够时间跟心力照顾小孩,仍然得不到先生跟公婆的支持及肯定。”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很现实的层面是,多数企业会尽量避免雇用计画怀孕的女性或离开职场过久的工作者。这是女性工作者正面临的限制,也是无法在人力银行明说的资讯,但背后也不难理解雇主有其考量。

前阵子跟一位女性朋友聊天,她问我是否有机会帮她介绍工作?仔细一聊,才知道她距离前一份工作已经两年多。她先是怀孕时期不舒服,因而离职待产;等到生完之后,在家带了小孩一年。当她决心要复出职场时,发现四处碰壁找不到工作,没有企业愿意收她。


图片|Pixta

看着她既难过又着急,我安慰她说:“这不能怪妳,也不能怪雇主。妳以前是做行销的,过去两年的新科技发展太快,行销工具跟方式也有不同,雇主自然会担心你无法胜任。”我相信她最终一定会找到工作,但很现实的,在薪水待遇上可能会需要妥协。(推荐阅读:工作与生活不是二选一!让职场女性摆脱纠结的思考指南

当女性因为家务责任,而中离职场,我们是否能搭建一条重返职场的路,让企业不至于流失这些优秀人才?

在面谈小房间,我听过更多辛酸故事。有位 V 小姐,育有三个小孩,当了五年的全职妈妈;而老公去大陆工作,有了小三一去不复返。于是,她必须扛下全家经济。

她跟我说:“我没有选择,也不能等了。只要有公司愿意用我,再低的薪资我都接受。”

另一位 K 小姐,是全球顶尖MBA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担任外商高阶主管。35岁正值事业高峰时,她得知母亲人在台南病况急转直下,考量到哥哥有自己的事业,毅然决然抛下数百万的高薪,返回台南老家陪伴着母亲。

我绝对不是说,只有女性需要照顾小孩或照顾父母,现在很多男性也以家庭为重。只是绝大多数的例子,仍是女生优先做出这些取舍与妥协。这也是为什么台湾女性领导者(政治家、企业家等⋯⋯)的数量远比男性少,而在少数的女性领导者中,大部分的也是未婚或未有小孩。多数女性并不是没有事业心,只是在现实的条件下,把家庭规划放在个人规划之前。

根据劳动部统计,台湾已经连续三年,男女薪资落差在 14.6 %左右。薪资落差的原因非常多,但不可否认的,你我生活周遭都看过无数女性遇到职涯中断或待遇妥协的例子。过去女性提出过很多次类似的经验与发现,我想以一位男性的观察与角度提出,职场女性绝对值得更好的保障跟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