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来都是好女孩症候群的重度患者。期望在每个人眼里都是人人夸赞的好女孩、期望在老师教授眼里是永远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认为好女孩就是什么都要说好,不能让别人失望。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但是当我拿下好女孩面具,我在镜里看见的是一张我自己都不忍看的愁容。

文|女生女声

几年前与好友聊天时学到一个名词,英文称 “Good/Nice Girl Syndrome”,直翻成中文就是“好女孩症候群”。

好女孩症候群的基本症状是:

  • 期望在每个人眼里都是人人夸赞的好女孩
  • 期望在老师教授眼里是永远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 期望在父母眼里总是那个听话乖巧的好女儿
  • 会为了让别人喜欢妳而去做一些自己其实不认同也不喜欢的事
  • 需要周围人的认同,也容易不自觉地讨好别人
  • 认为好女孩就是什么都要说好,不能让别人失望。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

我一直以来都是重度患者。

努力读书,考上别人心目中的好学校好科系。我知道这会让爸妈感到骄傲与欣慰。邻居叔叔伯伯阿姨伯母会称赞我乖巧懂事,或是羡慕我爸妈有个不用让他们操心学业的女儿。在关系里,我改变自己去迎合对方的喜好,完全配合对方的计画。老师教授上司的要求,无论我觉得合理与否,我都照单全收。我尽可能的融入一些社交圈,尽管在其中我并不感到自在。在人群里,我尽量微笑点头就好,因为意见太多的女孩不受欢迎。(推荐阅读:“好女孩”制约:女孩,你不需要世界的保护罩

我清楚大家想要看什么,于是我努力的演出我的“好女孩”角色,套上不合身的戏服、画上画完后连我自己都不认得自己的妆、努力微笑,搏得台下的掌声。回到后台,当一笔一笔卸下妆容,我在镜里看见的是一张我自己都不忍看的愁容。

其实,我对我选的科系与领域并没有兴趣。其实,在关系里的讨好与配合,带给我的并不是满足,而是旁徨与失落。其实,在一大群人的聚会里,尽管说说笑笑,我经常感到发冷的孤单。

我对自己好失望。却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因为朋友的鼓励,有一段时间尝试心理谘商。谘商师帮助我抽丝拨茧的去理解我的行为与情绪背后的原因。成为别人眼里的好女孩对我来说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若别人不认同我,对我造成的影响是什么?我在努力的符合他人对我的期待时,我有那些无意识的假设?又或着,在长期扮演我认为我该扮演的形象,有那些内心的声音不断的被选择性的忽略?(推荐阅读:不做模范女生!自然我宣言:真正的好女孩走自己的路


图片|来源

我开始慢慢理解自己。我之所以会希望我的行为举止符合他人的期待、想要当个好女孩,是因为我在意别人的眼光比在意自己更多。 发现我无法拒绝,因为害怕因此不被人接纳。 在看完〈被讨厌的勇气〉后,我意识到,从小到大我并没有学会“课题分离”。我并没有去厘清每一件事的决定对谁的影响最大、结果由谁来承担。 某种程度上,这是种自我中心的表现,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被认同束缚,我真正关心的不是别人,而是他人眼中的我。书里也提到“如果你无法不在意他人的评价、害怕被人讨厌,也不想付出可能得不到认同的代价,就无法贯彻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就是,得不到自由。”

原来,在希望别人接纳我之前,我没有学会先接纳自己。原来,我的焦虑与忧愁其实是来自于不自由。

一次机缘与工作上一位我很敬佩的女主管聊聊关于女性的框架,

“要让每个人都喜欢与认同是不可能也不必要的事。”她耸耸肩,“有一次我在同一个时间针对同一场会议收到完全相反的意见回馈,有些人说我话太多,有些人说我不够积表达我的意见;有些人说我太强势,有些人说我太软弱。”她大笑 ,“重点是这里,”她指指她的心,“我不需要他们都喜欢与认同我,但我一定要对自己问心无愧。”“要学习分得清什么才是能真正能帮助我们的事。对于阻止我们变得更好的眼光与意见,要有点 “Who cares?” 的勇气” 她最后看着我说,

Don’t be a nice girl, be a strong women.

这句话在我心里先起了涟漪,后成了海啸。

前阵子在家,闲来没事翻翻小学的成绩单,看到小时候老师给的评语不外于那几个标准模板——品学兼优、善解人意。 我忍不住拿起笔,划掉那几行评语,在旁边写下“ 敢于择己所好、有勇气说出她的想法、不强求自己去符合别人。”这是我在往后的日子里,对“好女孩”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