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运动运行至今,陆续出现其他的性别现象,今年一月日本模特儿石川优实创立了“#KuToo”这个标签,将日文鞋子(kutsu)和疼痛(kutsuu)的发音以及反性骚运动“#MeToo”结合在一起,表达出上班女性对高跟鞋限制的不满与抗议。

日本模特儿石川优实 1 月发出这则推特时,并没有想过会造成这么多人的回响。

当时她纯粹希望日本企业不应再要求女性员工穿高跟鞋上班,但随着推特被转推上千、上万次,众多感同身受的女性抱怨脚部、背部不舒服的留言蜂拥而至,同时也是作家的石川优实认为,是时候改变了。

因此她创立了“#KuToo”这个标签,将日文鞋子(kutsu)和疼痛(kutsuu)的发音以及反性骚运动“#MeToo”结合在一起,表达出上班女性对高跟鞋限制的不满与抗议。


图片|来源

责怪受害者的风气

“#MeToo”运动最早是 2017 年 10 月好莱坞王牌制片哈维韦斯坦(Harvey Weinstein)遭到多名女星指控性骚扰,这件丑闻就像一颗炸弹的引信,点爆了美国政坛、影艺圈与体坛等各界一连串藏于台面下的性丑闻,进而提升全球对性骚扰和性侵害的危机意识。

不过相较欧美,亚洲国家反应冷淡许多。南韩与中国 2018 年国内开始兴起反性骚活动,邻国日本却几乎一片寂静,少数如伊藤诗织等受害者大声呼喊“Me too”,结果可能是丢掉工作、遭到谩骂嘲讽,甚至被迫承受警方的二次伤害。(推荐阅读:#METOO 专访伊藤诗织:对于性侵事件,人们不该只有一种理解方法

另类“#MeToo”广受响应

也因为如此,石川优实的“#KuToo”运动算是以另一种形式呈现的“#MeToo”,反应出日本女性想反抗职场男女不平等的广泛现象。随着支持的人数愈来愈多,石川遂在网路上发起连署运动,呼吁日本厚生劳动省明确禁止企业雇主要求女性穿着特定鞋子上班。

“我想说如果有这么多人也这样认为,那为什么不发起运动呢?”石川优实这样告诉《时代》(Time)杂志。截至目前为止,网站连署人数已超过 1 万 4000 人。“#KuToo”运动也在网路上激起热烈讨论,许多女性开始张贴脚趾瘀青、擦伤的照片,都是因为穿高跟鞋导致。“这跟喜不喜欢鞋子无关”、“我希望这社会里的人都可以穿自己喜欢的鞋子”。

不过这也引来他人非议,认为要求女性穿高跟鞋与男性必须穿皮鞋是相同的道理。


图片|来源

英国早有先例

事实上,英国 2016 年就有相似的运动出现。当时索尔普(Nicola Thorp)到知名的资诚会计师事务所报到当柜台接待,穿着平底鞋的她被认为不适合接待客户,并被要求回去换上高跟鞋,否则“不用再来”。

索尔普当时拒绝照办,也未拿到第一天工作的薪水就被请出门外。又惊又怒的她发起网路运动,要求英国政府立法,杜绝这样的职场性别歧视。这场请愿活动也迅速获得响应,超过 15 万人连署。

最后英国国会委员会着手调查,进一步发现有的公司不只要求女性员工穿高跟鞋,还必须定期补妆、穿着较暴露的衣服,甚至要染成金发。(推荐阅读:性侵黑箱|你不纯真,不敏锐,就不配当“完美受害人”

索尔普回应《时代》:“事实就是女生已经被认定有一部份的人生要穿着不切实际的衣物,伤害妳的脚和背。这显示出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和双重标准。”索尔普提到,英国有许多人讶异女性工作时被迫穿高跟鞋和化妆,“特别是男性根本没认真想过,是甚至每天穿着不舒服的高跟鞋上班的女性,从来也没质疑过背后的不平等。”

这只是开端

发起请愿运动至今,石川优实至今还没收到任何私人公司或是厚生劳动省的回应。该部门也没也回应《时代》杂志的询问。

东京上智大学政治关系教授三浦麻里(Mari Miura)指出,“#KuToo”运动只是第一个大规模反抗,抵制日本职场规范女性外表这项长期存在的传统。随着东京医科大学被爆出女考生入学分数刻意遭到扣分等性别歧视情况,将有愈来愈多的女性将挺身而出、捍卫自身权利。“在那之前,女生必须先想办法让鞋子变得舒适一点⋯⋯不过这场运动也显示这种情形是种社会问题,而非女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