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突然袭来的恐惧或不安,可能正反映着存在于我们潜意识中,迟迟未能化解的心结。正视身体发出的讯号,或许就能找到自我和解的线索。

阿玮带着客气又略为僵硬的表情来到谘询室,他告诉我,他失眠的症状已经有不少年了。

在催眠前的谈话中,阿玮觉得失眠的原因是因为压力大,但实际不是很清楚压力的根源⋯⋯。

我与阿玮在聊天的过程中,他提及最近常梦到同一个梦境。

“那我们就从这个梦境开始探索你的潜意识好了!”我对阿玮说着。


图片|来源

来自内在的求救:我就要被情绪给淹没了!

我请阿玮闭上眼睛,回想那个梦境的情景。

“我在水里游泳,游到一半我感觉有东西抓着我的脚,我转头过去看,看起来黑黑的,却什么也看不到。这个感觉很真实,好像真的有人在拉我的脚一样,”他开始有点紧张,我请阿玮做几个深呼吸,试着不要抗拒这个情况,专心感受这个情景。

“⋯⋯我觉得他好像就是我,是我拉住我自己的脚!”阿玮有点吃惊的说着。

“他觉得自己就要被负面情绪淹没、淹死了,抓住我的脚,就像是抓住海中的浮木一样,他为了让自己感受好一点,他想活下去,也只能抓住我的脚了。”

我请阿玮继续感受这样的感觉,“在你的现实生活中,还有什么时刻,让你有这样的感觉呢?”

我好想妳,求妳不要走

“上一次失恋的时候,我的女朋友出轨了。”于是,他回忆记多年前的一段感情。

那一天,阿玮一如往常下班回到套房休息,眼角的余光瞄到正在洗澡的女友的手机,却看到了心头一震的讯息‘我好想你,我可以去找你吗?’

经过了一阵子狼狈的分分合合,也曾为了留住女友放下自尊来讨好对方。“我最后还是留不住她。”阿玮感叹的说着。(推荐你看:【单身日记】田馥甄式的爱情:若爱不能永恒,至少让我们愉快

分手了,代表温暖相伴的日子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一切。从事工程师工作的阿玮,上班时面对理性的数据、冰冷的机器,回到了家面对的是空荡荡的房间。少了家中温柔的陪伴者,多了挥之不去的孤单感,阿玮决定继续埋首于工作,用忙碌及加班压抑心中的感受。

感受到这种厚重的孤单感,我询问阿玮:“如果现在重新面对她,你会想跟她说什么呢?”

“小猫咪(他们之间的昵称)你过得好吗?这些年你不在,我好想你。虽然我知道,人是要向前看的,但是我过得很不好。”觉察到了这样的状况,我想,也许有更深一层的原因,于是我引导阿玮的潜意识来到更多的画面去探索更深层的原因。

原来孤单的心情由来已久:同样孤单的童年

经过引导之后,阿玮描述了一个孤单的童年,陈封已久的记忆像是跑马灯一般一一回放:

“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好无聊。可是我也不想回家,因为回家也很无聊。”由于父母离异、妈妈为了扶养家庭常常在外面工作,孤单的一个人下课、回家、吃饭。

“我一个人在床上哭,没有人理我。我整个人贴在墙壁上,鼻涕黏在墙上。我好想要爸爸来看我,为什么爸爸都不回来?”

小时候的阿玮,常常被年长 7 岁、同母异父的哥哥欺负,无力抵抗的他,只能一个人在床上默默的大哭。他感觉没有人理他、没有人爱他,孤单,无助的感觉来势汹汹,阿玮再也无法忽略,无法抵抗,克制不了的放声大哭。我想,身为一个成年的男性,背负着社会价值观的枷锁,他应该是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子哭过了。我给阿玮一些时间,让他好好的释放这些陈年的悲伤。


图片|pixta

无法陪伴不是不爱,长大的我理解了

哭完后的阿玮,表情少了僵硬,看起来轻松很多。“其实,爸爸他,应该是爱我的吧。”阿玮突然有感而发。

“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感叹呢?”我对于阿玮突然的感言有点讶异。“小时候我一直觉得爸爸不是爱我的,他总是很少回来,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不在。”

原来,因为父母离异的关系,小时候的阿玮,大概一年才有机会见到一次爸爸。再加上同母异父的哥哥会把气出在阿玮身上,加深了阿玮的无助感。

“但是现在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好多回忆⋯⋯我想起爸爸带我去看爷爷奶奶、还有带我去游乐园、他牵着我微笑着、走在青草湖边。”

“我想,他是爱我的,他只是迫于现实,没办法常常待在我的身边”

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阿玮“你曾恨过、或是怨过爸爸吗?”“没有,我一直没有恨过爸爸。我从来没有恨过任何人,不管对方做了多么伤害人的事。”

心中默默的觉得阿玮好善良,接着,我引导他跟爸爸说出内心的话:“爸爸,我已经长大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爱你。”(延伸阅读:与父亲和解:仇女评论的背后,可能是无能为力的脉络

放下及祝福,是升华的爱

“现在的你,会怎么看待过去那一段感情呢?”我继续问着阿玮。

“其实,我也有我该负起的责任。”阿玮说着:“她是个好女孩,当时她愿意和我一起来到陌生的城市打拼,坦白说,我是很感谢的。”

“我以为认真赚钱就可以给她幸福。忙着适应新环境、埋首冲刺我的新工作,却忘了她的感受⋯⋯我感觉我好像复制了父母对我的相处模式,是我忽略了她。”

“对于她,我可以放下了。我跟他拥有很多很好的回忆,记住就够了,她会永远在我的心里。”

接着,阿玮缓缓的张开了他的眼睛,说他觉得好轻松。但是感觉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程,像是跑了一段马拉松一样,全身都湿透了。但我想,透过这样释放情绪的过程,他回家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有时候,不明原因的悲伤或是低潮,来自于潜意识的提醒。它提醒着你,该关心他一下了~试着觉察身心的讯息,好好的面对、转化,就能重拾清明的内在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