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朋友开始接触身心灵,都是因为生命发生变化,产生了痛苦,不知道如何承受与转化,于是遁入身心灵的领域,寻求一份平静。我自己也是这样。直到我发现自己虽然疯狂上课,但觉得怎么都空虚不足⋯⋯

许多朋友开始接触身心灵,都是因为生命发生变化,产生了痛苦,不知道如何承受与转化,于是遁入身心灵的领域,寻求一份平静。我自己也是这样。

“遁入”这个动词真是特别贴切,25 岁那年经历重大失恋的我,就像在兵荒马乱下,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战士,急急把自己藏入另一个世界,祈求生命不要再追杀我,也别让人看见这狼狈模样,于是进到身心灵系统,想治疗心口上的伤。

疯狂上课 觉得怎么都空虚不足

当时我几乎是看见什么学什么,人类图、塔罗、花精、精油、前世今生、家庭治疗、心理学,每次在课堂上都感受到满满正能量,有温柔接纳的老师、互相理解的同学、抚慰人心的语句、绝对安全的氛围,和超脱世俗的视角,让人觉得被救赎、被安慰,重新长出一点勇气,能够再次面对世界。每回下课我都充满信心,觉得身上罩了一层隐形金钟罩,从此以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击我,使我心情崩溃了。

可是,通常没过多久,我又再度被打回原形,太多日常小事都震荡我的情绪。比如在家里,我与弟弟的生活习惯不同,他一念我没把家事做好,我就会紧张又自责,却又不甘示弱骂回去,事后再后悔不已;又比如到了办公室,当我与同事意见相左,即使我用人类图观点安慰自己“我们是不同的人所以不必在意”,但仍觉得纠结,因为真正的歧异并没有被沟通解决。

我以为一定是我学得不够多也不够深,修炼等级太低,心灵才一直得不到平静,于是继续疯狂上课,花了好几万,也一直到处打听同学们接触过什么,学什么更有效?像是到处都医治不好的病人,打探着有哪位神医能救得了他。更像无脸男,觉得自己空虚、不足,看见什么都觉得需要,全塞进肚子,以为这样就能平息内心恐惧。

修炼不在教室 实践才能改变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大约两年。有一次我与家庭治疗老师聊天,我坦言自己虽然学了很多,却仍找不到安定,甚至学越多越混乱,因为每一个系统的说法都不同,我不知道哪一个才正确。结果她告诉我:“不要花太多钱。”

她分享自己的历程:一开始会踏上家庭治疗领域,就是因为发现家庭经验带给她很多伤痛,直到她三十多岁都被过去生命捆绑住。她开始很仔细在生活中觉察,哪些事件她一直放在心上,哪个伤痛她其实过不去,哪些情绪总是操弄她的选择。她阅读了很多书籍资料,然后反覆对照自己的经验,慢慢为复杂的思绪理出线头,也直接与家人聊那些阴影,为当年的在意找一个出口。

当对自我的觉察越来越清晰,也厘清阴影形成的脉络,她就像解开了缠身已久的炸弹,不再一被触碰就瞬间爆炸,反而能藉由每次被触动的情绪,再更深入地看见自己。而这一切的练习并不能在课堂上完成,只有回到日常生活的每一天,都保持觉醒与思考,才能慢慢生长出智慧,累积力量。(推荐阅读:Marie Forleo 的动人演说:你的人生,别浪费在否定自己

原来,修炼无法一步登天,要透过整个生命历程来实践,而最好的修炼场,不是教室,就在生活里。


图片|来源

从觉察开始 掌握自己的情绪

于是我发现,自己根本是个偷懒的修炼者,看似上了很多课程,却没有真正入心,也从未在生活里实践、试验,每次上完课我就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以为课程会自动加冕我成为得道之人。事实上,我像上了很多补习班,也买一堆参考书,却从来没有回家练习的孩子,只是求得了心安,生命没有真正改变。

我告诉自己,不要只是躲在课堂里,感觉疗愈和舒适,像个病人一直不敢出院,只有勇敢回到生活里,做真实的修炼,才能实践想要的转变。

后来有天晚上,弟弟看到我在冰箱里放了食物忘记吃,就和平常一样生气地大声念我,我整个肩膀立刻耸起来,觉得做错了事,却又恼羞成怒想骂回去,结果我试着冷静下来,想着自己想要的其实是温柔沟通,不是争谁对谁错,于是不像以往火爆地回应,而是用平静的口吻跟弟弟说:“好,谢谢你提醒我,我知道你看到的当下一定会生气,可是我不是故意这样,你可以不这么凶地跟我说,我也会觉得比较舒服。”弟弟被我的冷静吓傻了,又为自己的语气不好意思,就小声地告诉我:“对不起。”

那一次的经验对我是重要的鼓舞,发现自己真的可以透过这样小小的练习,让情绪爆发的当下,能抓住并控制自己,并朝希望发展的方向行动。因此生出了一点真诚沟通的能力、解决问题的信心,让我不再惧怕情绪容易随着外在事件波动,能稳定地回归内在宁静。

还有一次,男友因为太晚回家,又没接电话,让我等得焦急又生气,完全无法做自己的事,也没办法先睡觉,正当我莫名焦躁时,突然觉察到这股情绪应该不只来自眼前这个事件。我静静地坐着感受,忽然觉得想哭,原来这跟我小时候,在家里等爸爸回家的感觉好像,一心盼望着他快点回来陪我,却不知道他人到底在哪里,只能一个人焦虑等待。

那一天我看见内在的自己,曾有这么深的失落,懂得了应该做的不是把气都出在男友身上,而是开始揉开心里的痛,好好疗愈当年的伤口,因为那份焦急,始终出于自己。(推荐阅读:没人教过的独处学:你的孤独,是为了让你感觉自由

课程是补给 只有你能上路

自我觉察作为转变生命的开头,是在课堂知识里无法立即体会,甚至也无需透过很多课程才能学到的,只有随时在生活里保有意识,愿意每天面对真实的自己,你才能藉着一个个情绪线头,看见他们的来源,拆解缠绕已久的内心炸弹。

回看那段疯狂上课的时光,我就像在游过这片海的过程中,已经太累,伤口太多,期待身心灵的课程可以乘载我,带我不费力地抵达彼岸。如果你也和曾经的我一样,还在各种课程中找答案,记得重回每一天在生活里,练习勇敢、滋长力量,培养乘载自己的能力,无需再依赖任何事。身心灵系统是很棒的补给站,累了痛了,可以休息一下,补充能量,一旦准备好了,我们再次起身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