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百事集团大中华区客户和销售发展资深总监黄佩婷下篇。无论是工作或生活,她说,重点还是要回到自己的选择,你想把什么角色顾好,你想把时间花在哪里。她也说自己的故事。某年,她做试管,怀上三胞胎,过程有个胚胎萎缩,剩下双胞胎,再后来,两个胚胎心跳都停了,必须做引产手术。知道消息那天,正要开重要的业务大会。

此篇文章经网友回馈与讨论,延伸议题讨论文请至此处:写在黄佩婷专访后:让我们谈谈真实的女性经验,与真实的限制

专访上篇:〈专访黄佩婷:别把完美当目标,那只是把自己逼死而已

十年之后,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成熟到什么地步

“29 岁的时候,我其实是担心,我嫁不出去怎么办?”

我问起 29 岁那年,她如何给自己指路,“我是从‘嫁不出去怎么办’这个点开始,一路往下想,想到接下来的十年后,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现在回头想想,就算没有结婚,也不会怎么样啊。”

30 岁以前的焦虑,挺真实的。


图片|黄佩婷提供

十年后的际遇,是什么样子,黄佩婷鼓励大家,先不要想环境,而是回到自己身上——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要成熟到什么地步?环境的变动难以预料,但关于自己的探索,永远能持续进行。

“了解你自己,并且去探索这世界。不管哪个年纪,这么做都是好的。活到老学到老,很老派,但真的是这样。不同年龄,给自己找的课题也不尽相同,总之,要去理解自己的选修跟必修是什么嘛。”

把人生的课题,想做选修与必修,真有不会,又怎么样,那反而正是学的原因。于是,能够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自己所处的当下与难关。

我好奇问她,那么你的十年后呢?

“我的十年后啊,我想的是,我再怎么工作,最久最久,就是两个十年了,我还有什么想做的?我想留下什么印记?还有什么事我真的做了,能对业界跟世界产生影响的。”也要把家人与生活型态考虑进去,“这很重要啊。”(推荐阅读:比起晒经历,请当个“有故事的人”

我只给你看正面啊,你要看背面,我就转过来啰

经历三次子宫手术,十三次试管疗效,中间双胞胎流产,再进手术房。这个耗时长久的过程,她学会接受,“有些事情,你只能尽全力,没有任何一定会发生的结果保证。”

“中间我失败了非常非常多次,是我人生中蛮大的课题。真正辛苦的,不是打针开刀,而是等待后的落空,甚至是着床后的流产。”说来云淡风轻,过了就过了,真正的辛苦,很少人看见。之所以选择讲出来,是因为或多或少,能鼓励有同样经历的人。


图片|黄佩婷提供

她说因此,好多人都觉得她正能量。

“唉,那是因为我只给你看正面啊,你要看背面,我就转过来啰。”

她说自己真是普通人,有超级负面的时候,也会动念不想上班,也会想着老娘不干了,只是没有选择在大家面前表达负面而已。“因为我没有义务把我的人生,在所有人面前全部摊开啊。”

假日,她跟儿子说,嘿,今天我们来比谁比较懒惰好不好?接着赖床一个上午。“我也很懒惰,我也负能量,我也有乌云,你不知道,只是我没有写出来。”

真不开心,她知道怎么疗愈自己。要儿子的抱抱,大吃大喝,或干脆躲起来,或是哭一哭,谁没有这样的时候呢?

社群时代,我们看事或看人,平板浅碟。人是有多个面向的,撕下标签,尝试去看见其中的丰富。人说她是胜利组,她说我最苦涩的时候,不过选择不说;人说我好希望跟你一样,她说千万不要,我希望你做你自己。那是最好的。

把限制看作条件,突围走出来

我问,人生有感觉过限制吗?她说自己很少用“限制”想事情,倾向把限制(limitation)当成条件(Condition)。

“当成是限制了,就什么事情都有限制。说真的,妳生出来就有限制了,黑头发,黄皮肤,一天只有 24 小时,限制是一直都在的,看你怎么想。”最可惜的,就是当成限制,把自己困在哪里,走不出来;当成条件,就有解法了。


图片|黄佩婷提供

一个字词的翻转,突然就打开很多空间。百事集团的董事长 Indra Nooyi 也给她启示。Indra Nooyi 是百事首位亚裔女执行长,身处多数白人男性环境的印度籍女性,Indra Nooyi 任职的 12 年期间,让百事可乐股价累涨 80%,2017 年的总营收,超越可口可乐。

跳脱限制的眼光,在不公平的时局下,去找到你的 wayout,去赢得应得的尊重。“很像运动会,每个人有自己的赛道,你不会游泳,你就不会去报。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哪边有长才,哪里特殊。”

她说自己很少觉得,性别是一个限制。举个例子,公司里有个新进妹妹,每个月都固定请两三天的痛经假。

黄佩婷准假,也私下跟她说,“这是可能解决的你知道吗?”她回嘴,你自己是女生,怎么一点不体谅?“就是因为体谅,我才想告诉你,如果你每个月都觉得自己好可怜,我要请假,才是真的可怜,对妳的未来不是好事。”

“很多人或许觉得我极端,但我真是这样想。真有限制,就拿来突破,不要用来自怜。”把限制看做条件,突围走出来,路是你自己的。

业务会议那天,我肚里的孩子心跳停了

她也说自己的故事。

某年,她做试管,怀上三胞胎,过程有个胚胎萎缩,剩下双胞胎,再后来,两个胚胎心跳都停了,必须做引产手术。知道消息那天,正要开重要的业务大会。

“我是行销总监,有七百多个业务在等我,我也不可能大哭,说我不去报告来。我撑着报告完,下了台,就倒在我助理的怀里大哭,我说我孩子心跳停了。她惊讶问我,那你还报告?我说没办法,我要专业地把它做完。”

隔天,她很难接受心跳停止的事实,坚持不做引产手术。直到医师打给她,你不来,就是两个尸体挂在身上。她上手术台,做完引产手术第二天,亚洲区的总经理来,她照样报告,真累了就坐在办公室椅子,滑步前行。

“我当然痛,当然不舒服,我也知道怎么控制。”她数得很熟练,“普拿疼吞下去,半小时会不痛。但两个小时后要再吃,一天不能超过八颗,多了会中毒,控制这个量。”

我在电话另一头很惊讶,她说,举这个例子,绝对不是希望大家都像她一样。真实的经验摆在那里,追根究底,也不过因为,这是她选的,她要的。不可能每个人都一样。


图片|黄佩婷提供

如果真要问她,这是不是限制(limitation),她会说,那是既定条件(condition)。我遇到了,我想办法克服,我引领自己度过。

即将在 3/28 女性影响力论坛春季场分享,我请她最后聊聊对女性影响力的看法,“女性是很有力量的,我们很有韧性,可以扩张。韧性多数时候,是被磨出来的,这跟阳刚领导也很不同。”

作为女性,有很多扩张机会。比如生小孩,可以被视为 limitation,可以被视为 Condition,更能被视为 Option。生完小孩后,她笑说,自己很多零碎时间,也是被磨出来的,孩子在电话另一头,呵呵地笑。

她想了想,也不只是女性影响力,真要去说,每个人的领导方式与影响范围都是不一样的。真正需要的,是看见我们其实有百花齐放的方向与路途,在这之中,去好好地问一问自己,所以呢,我要的是什么,并为自己,点一整灯,造一条路。

编辑后记

挂掉电话,我们全程语音,我却能想像她身处的场景。

她一边专业地接受专访,一边带孩,这既是她的办公室,也是她的家庭空间;这既是一个总监的时间,也是一个妈妈的时间。角色分配以后,时间的感受不见得再只是线性的,在有限里头,有无限存在。

立场不尽相同,而访谈过程,我听见最多的,是“我想要”。因为我想要,是故千方百计,无所不能。当你越理解自己,“可能性”便开始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