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游文霖,她害羞谨慎,还很善感。这些女性特质,谈起生物医学或高龄等冷硬话题,却相得益彰。她十分理解医疗与社会接缝的种种困难。

我问她,她定义的女性影响力是什么?她想了想,回答:“女生的力量,就是能把事情变得美好。”她将在 2019 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现场分享更多她的故事。

人生就像歧路花园,总有意外发现的美好事物

2018 年,游文霖入选富比世 30 under 30 Asia 创业家。作为生技公司 Havital 创办人,她人在香港,心在台湾。我们约在女人迷乐园视讯采访。萤幕那头她坐在办公室接电话,笑容温暖。没有创业家的派头,先对我们贴心问候,却有创业家的热情,很快便开始跟我们聊起她擅长的医疗保健领域。

如果你关注健康议题,会知道 Havital 谈预防医学,主打防衰弱,不只是医疗新蓝海,也是高龄社会的重要社会议题。父亲也是生技界老板,但她继承衣钵的方式并非直接承起父业,而是选择到香港另起炉灶。

年纪很轻,但看得很远。她说台湾是根,香港是基地,世界是目标。

这是她的人生故事。


图片|游文霖提供

从一场安养院的艺术治疗开始

从小在加拿大念书,14 岁那年,游文霖误打误撞到安养院陪长辈画画。“老师鼓励我们当志工。我爱画画,本来想教小孩,但想到我家附近有一个安养院,走路就能抵达。于是我就厚着脸皮去问他们,我可不可以帮忙?院方本来觉得我年纪小想拒绝了。但我觉得很有趣,一直和他们聊天。最后他们最后终于说,好吧,周末刚好有个艺术治疗活动(art therapy),我可以先去跟失智症的长辈玩,陪他们画画。”

这一画就是四年。游文霖每个周日都陪失智症长辈画画、读书。也因此看见许多刻板印象之外的疾病样貌。

“我们对失智症理解很少。小时候看电影《手札情缘》还以为浪漫,太太失智,有先生无私照顾她,可是当真正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时候,其实不是那么单纯的浪漫。”

“我负责照顾过一个婆婆,她 70 岁了,住在那里 5 年。刚开始她只有失智症状,但后来几年,她其他部分退化得越来越快,语言能力也慢慢丧失。”她说。

“我离开那天,牵她走到院子,说奶奶我要去读大学了,这是最后一个 Sunday。因为退化的关系,平常我念书给她听都没有太大回应,她不太能说话,但那天她却突然转过来,一直看我。后来我常想,那天她到底记不记得我呢?其实我不能确定。但这整整四年,每个星期天,除了家人她就只有见到我。要是她记得,那就太好了。

“这就是为什么‘预防医学’很重要。”她转回话题:“我很希望看到的是,人们能健康老化,而且老后还能感受快乐。”

2018 年,台湾老年人口已突破 14%,正式迈入高龄社会。健保署统计,平均每位长者过世前需要被照顾长达 7.3 年(男性 6.4 年;女性 8.2 年)。而我们对高龄长者的想像,也常伴随衰弱、共病、照顾困难。然而正如游文霖所言,若从预防医学做起,系统性降低生病风险,整个“医疗”对人类的意义,甚至会为之翻转。

初见游文霖,她腼腆害羞,还很善感。谈起生技医疗与照顾者难题,她很敏锐,十分理解医疗与社会接缝之处的种种困难。这段安养院经验,也奠定了游文霖创业的契机:帮助他人过更美好的生活。


图片|游文霖提供

意外发现美好事物:破碎的点点滴滴,都会带你到想去的地方

游文霖学历耀眼:纽约大学经济学系、南加大医疗心理学研究所毕业。她曾当过安养院志工、速食店店员、中国国营银行实习生,但最后还是回到初心,投入生医产业。

“可是,如果我是老板,看到自己的履历应该也会头痛。毕竟我做的事情都很跳跃。”她自嘲。虽有耀眼学历但跨度文理商,还有异质的工作经验,在某些雇主眼中或许是学无专精的表现。但在创业圈,跨领域的经历其实反倒能带来不少加乘能量。游文霖说,很多人会被“大学四年”的概念限制住,于是一直学同一项专业,不过学得杂,表现未必相对逊色。

“我发现自己可以担负研发与行销的桥梁。因为我读经济跟医疗心理学,既懂商业语言,又懂研发的 terms,我可以用口语,把复杂的医疗概念、行销概念解释给投资人听。”

她引述贾伯斯在史丹佛大学的致辞,说:“你无法先把事情串起来,但未来回望,你会注意到那些点点滴滴都是串成现在的路。所以要相信它们将来会带你到你想去的地方。”

其实无需引用贾伯斯,她自己说得就很好:

“我还想跟妳们分享,我最喜欢的英文单字。它很浪漫,叫‘意外发现的美好事物’(serendipity)。我觉得这就是我的人生写照。”


图片|游文霖提供

安养院的志工经验,让她学到预防医学的重要;国营银行的工作经验,带给她以香港为基地的创业灵感。人总是在各个领域摸索跌撞。但请不要慌张。这些看似彼此无关的事务,它们总会随着成长渐渐相连,成为意义路径。

我是害羞的创业家,怎么办?

在大家想像中,能够入选富比世 30 under 30 Asia 的创业家,肯定充满信心、口条清晰。但游文霖却诚实说,自己也有作为女性的“社会宿命”:“创业非常艰难的事情是,我是个害羞的人。”

她自陈,长大过程中,都是在追赶的那方。从台湾到美国英文讲不好、再到香港人生地不熟,进入创业圈后,生性害羞的她更必须重新摸索医疗产业,适应行销包装,还必须硬着头皮,说服各路投资人。

我谈生意,刚开始常被看轻。很多投资人认为,妳一个女孩子,又没有医学背景,东西一定不可信。那常让我想到人家说,女性在表达上,永远没办法像男性一样自信。她的 idea 就算好,但动作、音量,就是不容易被他人信任。所以我总是得用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去准备想讲的事情。

意识到社会对女性创业家的偏见,她会不平。但不认输的性格,也让她快速养成对战心法:“碰到以为自己被刁难的时候,我都先想,这个人的话是不是真的针对我?再来想,是因为我是女生吗?还是只是我的表达能力让人误会?最后再思考,如果是表达能力,可以怎么改变?”

“我常要跟年纪比我大很多的投资者讲话,所以我非常需要自信。”游文霖开始大量研读医学趋势、自费上演讲训练课,“慢慢地,跟别人谈药的事情,投资人都渐渐愿意聆听了,这是很好的开始。”

社会给女性的教养方式,常使我们缺乏自信。但是,自信练习的第一步,往往来自于理解自己的个性。就像游戏竞赛,认清手上有什么牌,才知道能怎么打。如果生性就是害羞,也无需强求改变。而是从表达能力着手,读更多资料,上演讲课,让自己有足够的备援,再求慢慢调整步调。(延伸阅读:给妳力量的影响力语录:不要因为世界黑暗,就怕成为那道光

我的女性影响力:女生有种力量是“我们能把事情变美好”

专访过程中,我发现游文霖个性还有点完美主义。

我问她:“妳定义的女性影响力是什么?”没想到游文霖的第一反应竟是惊慌:“哇,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答错。”别怕答错啊,我赶快接话,笑说这才没有错误答案,自由填答就好。

她想了想:“女生的力量,大概就是我们有能力把事情变得很美好。”

女生的力量,大概就是我们有能力把事情变得很美好。

游文霖,Havital HK Holdings 创办人
我希望看到女性把爱跟关怀转成行动。男生常希望把工作做得很大,女生则希望把工作做得很好。女生的力量,就是我们有力量把事情变得很美好。只看妳相不相信、愿不愿意行动。

她说:“我们并不需要把男性当成目标,我们要追求的是,如何让自己比自己更好。我很享受当一个女生,例如,女性同理心通常比较强。这是很重要的特质,因为今天社会上许多事情,都需要同理心化解。我们要相信,自己是有能力把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延伸阅读:温柔刚毅不分性别,做你最喜欢的自己!|女人迷Womany

打造女性影响力,听来庞大又遥远,实践却是微小且日常。我们先从肯定自己做起。害羞、善感、细心,这些阴性特质并无不好,反而能让妳看到与众不同的世界。我们理解游文霖,从不知如何与它们共处,走到也能坦然分享“我很享受当一个女生”。

创业家游文霖的故事,像歧路花园,小径在林间花丛之间不断延伸。然而,没有一条路是白走的。歧路亦有风景,滴水也能穿石。小径还在蜿蜒,但即使意外途经风景,也请相信,它们终将能引领妳抵达意外而美好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