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旅行升华了孤独的思绪,相比于亲友出游的欢乐嘈杂,自我对话的沈静和不必配合他人节奏的呼吸,绝对值得你列入生命待办清单。

文|陈宁

好喜欢旅行,特别是一个人在异国的城市中移动。

虽然和亲友出游有一定的开心,但独身旅行却是无穷的魅力,那种感动既孤独又有层次性。事实上,我自己一个人旅行的经历不算丰富,从东京开始、曼谷、东京近郊,再到这一站的澳门,选择从自己较有安全感的城市出发,再渐渐开启一种全然未知的愉悦,是女生旅行者和自己一起流浪的起始点。

用尽全身的力量扛行李上阶梯,甚至迷路时独自抓着书及 Google 在陌生街口间找旅馆是稀松平常的记忆,迷路再重新定位方向就好了,一边也问问心中的小女孩:“此时此刻想要往左还是右转呢?”,允许直觉与妳们同行,也和小女孩讨论对于近期人生鸟事的看法,哭了之后就懂了一些,寂寞过后便找回几分发自内心的微笑,是另一种走在“归零”自己的内在旅途上。

特别是感受到自己快要被原本居住的城市碾碎以前,我会计画出走,应该说是连夜逃走,去一个没半个人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任何人的地方呼吸,成为一个谁也不是的陌生人,真真切切地呼吸。

东方拉斯维加斯——澳门是一个外表冶艳但文化底蕴厚实的国家,16 世纪的葡萄牙传教士们上岸以后,应该也无法预见它会摇身一变成为现在浮华的 Macao 吧。我站在时而粉红、时而蓝绿的巨大巴黎人铁塔下眺望灯光秀,醉人的不可思议,灯光映照在我的眼球上,心想着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一角,另一个令人轻易迷失自我的所在,或许无论逃到世界的哪一处,人总是如此容易感到孤独而没有方向感吧,我暗暗伤感了起来。

到底我们需要看明白越来越多事情,还是尽可能储存少一点知识,才足以成为最开心的自己呢?(你会喜欢:“快乐是明白自己的小小逞强”十五句找回快乐的照样造句

我不解的走了,隔天出发前往澳门南面的小渔村,一个叫作“路环”的地方。

在一个真正的渔港前驻足,这里人好少,不长不短的港口向大海方向延长,我盘腿坐在石阶上凝视波浪,还有与绳索相连在一起的船,载浮载地说话,我深吸了口气,再吐了一口,天边的云忽然变换了形状,彷佛向我打了一个独家的暗号。

整个路环很可爱,充斥着各式基督教教堂、观音庙、道教古迹,当我开心地欣赏着这种多元的融合感时,天空下起了大雨,我赶紧奔跑进一个最近的寺庙中躲雨,走进一瞧发现“谭公圣庙”四字,进去以后我转头对着谭公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喔!就让我躲下雨吧”

随后眼见另外三个女生也跑了进来,一对朋友还有一个乍看也是独自旅行的女孩,我们等了许久,后来自己才闭上双眼开始静心,吐纳之间闻到了檀香的味道、潮湿的雨味,也听见女孩们迫不急待的脚步声,再睁开眼睛,发现那个独自旅行的女孩背着纯白的侧背包,双手伸到庙宇的屋檐上捧雨,她专注的表情令我神往。  

妳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一个人?妳的出走是因迷惘又或者为幸福驱动?

当我正揣想着她的心境世界时,才赫然发现真正的快乐没有标准解答,它完全无法用拥有资源的多寡,或者身边有伴或没伴去衡量。

我们的辛苦在于,置身一个永远不缺目标,也追赶不完的社会。大家尽力周全一切,冲高自己的条件分数,成为社会眼光下的优质物件,然后才稍有自信的抬起头来相互比较。事实上,即便冲高了分数,也没人包准你能够真正的快乐,对吧?那为何还要如此义无反顾?

是不是我们都宁可参加由社会所举办的马拉松,而懒得花那么一点时间探究自己的内在世界:我这个独一无二的人,究竟想要且适合怎样独一无二的人生?


图片|pixta

你的理想生活,其实可以不用符合社会的期待。

这不是反社会,而是一种真正的自重。

我们要晓得,而且越快晓得越好。幸福的时候不一定要有伴,理想生活不一定要买房,灰姑娘体重或许不会比较漂亮,除非你失去了这些要素会活不下去。

所以就让我们在生命中且走且看,多贴近并予以自己一点尊重,慢慢搜集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生命元素,当它们与妳个人本身融合得越来越好,那么愉悦、理想、幸福、圆满,甚至是财富应该都能被邀请入家门,因为妳的诚实,选择不费力的成为了自己,而不是努力变成一个乍看起来优异十足的胜利组。

此刻,我直起了身,慢慢地移动到寺庙的灰色石阶前,突然想问自己这个问题:“妳最思念的年纪是哪一年呢?”

尔后,我听到来自心谷很轻的答案:“嗯⋯⋯18 岁吧。”

并非为了想要保存少女时期的面貌,而是因为那几年最与自我同在,内心敞开、眼神清透如琉璃,也是不被任何无形力量向前推动的时光,就这么纯粹的,活着。(推荐你看:时间是女人最棒的爱情导师:20岁的天真与30岁的温柔

18 岁的她在回忆中对我真挚的笑了,深吸了一小口气,准备踏进大学的校门口,去探索她的 Garden。

因为太喜欢这个画面,所以后来当我因追逐又失去方向,或突然忘了自己有多好而没有勇气的时候,都会回去偷看这一幕。并观想着一道温暖的白光从身体的右侧划到脚底,再从左侧回到头顶,形成一个大圆。

因为我们都是完满的,没有例外。

心沈淀了,自然世界也跟着宁静下来。

最后澳门的雨还是没停,但我却把外套披在头上,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