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第一部以女英雄为主角的独立电影《惊奇队长》上映,许多人批评饰演女主角的 Brie Larson 不够美。无处不在的美貌神话,连英雄也无法挣脱。

《惊奇队长》 (Captain Marvel) 近日热映,众多漫威影迷期待已久,上映不到一星期,已成为全美、全台票房冠军。然而,部分观众对这部片有所不满,除了故事情节,也攻击饰演女主角的 Brie Larson 长相欠佳。同样是英雄电影,漫威和 DC 常被拿来作比较,有些观众认为,“惊奇队长”的外貌,相较于饰演“神力女超人”的 Gal Gadot ,实在是逊色不少。

其实,早在 2018 年 9 月,《惊奇队长》释出预告片时,女主角就被“建议”可以多一点微笑,甚至有网友用后制技术在她的脸加上笑容。(延伸阅读:女英雄该多点微笑?《惊奇队长》Brie Larson 幽默回应性别歧视

先是微笑与否,再来是长相美不美丽,为何女英雄诞生时,外貌评价几乎盖过一切,成为够不够格当英雄的标准呢?


图片|来源

两个女生站一起,选漂亮的那个?

《惊奇队长》作为漫威首部女性英雄的独立电影,被拿来和 DC 《神力女超人》比较,并不奇怪。但我们可以发现,观众对两位女主角“人格特质”、“生命经验”的讨论,远比对“外貌”要少得多。

当两名女性站在一起,大家第一直觉或许是:“左边那个比较正”或“右边的身材比较好”等等关于外貌的评论。我们不否认,第一次看到别人时,能快速进入脑海中的只有外表印象,但如果针对惊奇队长和神力女超人的外表,进行过度比较,两位各有特色的英雄,彷佛瞬间变得扁平,只剩下外貌空壳。


图片|来源

你的身体,就是一个战场。

Your body is a battleground.—— Barbara Kruger

在这里,我们可以谈谈身体政治 (body politics) 。我们的身体,不只是纯粹的肉身,它包含各种社会或文化符号——美丑、胖瘦、高矮,反映出既定的主流社会价值观。

是“惊奇队长”真的不够美,还是我们对美的定义太过狭隘呢?

美貌神话,我们都不陌生

其实,饰演神力女超人的 Gal Gadot 也曾被批评胸部不够大,无法完美诠释该角色。

女性主义作家 Naomi Wolf 于 1991 出版《美貌的神话》 (The Beauty Myth) 一书,她认为,美貌神话挟制了女人的身体。

当女人终于从家庭迷思中解放,美貌迷思很快地接替这个位子,再度达成社会控制女性的目的。

As women released themselves from the feminine mystique of domesticity, the beauty myth took over its lost ground, expanding as it wanted to carry on its work of social control.——《美貌的神话》

翻开杂志、打开电视,那些漂亮的女明星们呈现纤细骨感的身材、光滑无瑕的肌肤;如果一个女明星不够符合主流美,她在节目上就可能沦为笑柄或丑角。

女人迷在 Instagram 上询问读者们是否曾因外表遭受批评时,也得到了许多回响。


女人迷 Instagram 截图|来源

回想我的个人经验,在成长过程中,随着年纪转换,我永远会因为自己的外表感到焦虑。高一时,即使体重“只有” 45 公斤,我还是认为自己太胖,为了减肥,一整天只吃早餐、午晚餐都以茶叶蛋代替。从小学到大学,我观察到的是,皮肤黝黑会被笑、胸部扁平会被笑、身高矮会被笑、眼睛小会被笑、腿粗会被笑⋯⋯被笑的理由,不外乎是因为你不符合美女标准——皮肤白、胸部大、高挑、水汪汪眼睛、长腿。那时候的我,确实好羡慕被大家认为漂亮的女生,因为所有传播媒体和众人,都告诉我们:“那样最美丽”。

当然,并非要反过来批评主流美女的不是。我们鼓励任何人活成他喜欢的样子——可是,在这同时,社会是不是也已经提供,能让每个人自由自在的友善环境呢?

剧中,惊奇队长挣脱束缚,她的力量不再被压制,得以释放。

如同她说的那句话:

“我不必向你证明我是谁。”——《惊奇队长》

作为英雄,妳可以像持剑拿鞭的神力女超人,也可以是散发强大力量的惊奇队长。

身为女人,妳能笑得灿烂,妳能眼神毫无惧色,妳能决定自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