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也许是因为从小的成长环境,恰好都比较尊重女性,甚至女性更有主导权,所以一直以为自己不受父权社会控制,可以很有自信地跟男性平起平坐。但显然是我太天真了。

文|柚子甜・作家/心灵工作者 推荐序


图片|来源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

也许是因为从小的成长环境,恰好都比较尊重女性,甚至女性更有主导权,所以一直以为自己不受父权社会控制,可以很有自信地跟男性平起平坐。

但显然是我太天真了。

第一次发现自己也会恐惧父权,是在出社会之后。职场中,我能够很自然地跟女性应对,甚至对女性上级直言反抗。但遇到男性,却会下意识地绷紧神经,一旦交付事情,我就要做到完美得无可挑剔;男性随口出言奚落,会让我陷入低潮与自责;甚至有一次遇到言语上的性骚扰,我虽然极为不舒服,第一时间竟然是安抚自己“没关系,他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好同事”。

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一种隐性的“讨好”,而讨好源自于“恐惧”,但我恐惧什么呢?恐惧男性背后代表的“父权社会”对我的评价。

连一个在女权环境成长的人都这样了,一般人活在明目张胆的父权社会下,又该怎么办?

在恋爱中遇到约会强暴,女学生被视为权威的教练性侵,或是像《黑箱》里被位高权重的长官下药,许多女性当下都无法积极反抗,为什么?除了过度惊吓导致“解离”以外,另一个就是出于对父权社会的恐惧──男性是权威不可侵犯的,男性对我的价值有决定性,因此理智上知道这是错的,我却不敢说“不”。(延伸阅读:#METOO 专访伊藤诗织: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赌的是谁会相信我

不要怪自己,我们得先知道自己恐惧的不是这个人,而是整个父权社会时,才有勇气跨出保护自己的第一步。

清楚地告诉自己:其实我并没有真的这么怕他,也没有这么害怕男同事、男朋友、男性上司,我害怕的只是整个父权社会,从小到大给我的阴影。

你当然还是害怕他批评你,但只要开口说一次“不”,就是在清除一次内心的父权遗毒;你当然还是害怕他毁了你前程,但只要胆敢反抗一次,就是一次对父权社会的反击;你当然还是害怕破坏彼此的感情,但只要敢严厉、坚定地说出自己的立场,就是喝止父权遗毒在关系里蔓延。

你不只是为了安全才这么做,也是为了战胜内心的恐惧──从敢说“不”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能从父权社会里跨出来,成为独立而坚强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