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遇上好市多开幕晚会,我第一次以公司代表的身分参加,当然不能缺席。邻近八点,我就拿着我的药物去洗手间排队。遇上采购,看到我手上的针剂,很惊讶的看着我。“妳⋯⋯妳要打针?”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嗯,我在做试管啦,八点要准时打针,但妳们开幕是大事,一定要共襄盛举,所以我就带过来打啰。”

虽然已经打了上百针,下针的那刻还是心跳加速,仍然手抖犹豫。最后一次深呼吸,插入肚子,把药推进。一抬头,看到那位采购眼眶泛红的看着我。

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当时刚换品牌,新团队、新环境、新市场,每天都在努力学习。公司通知要体检,我忙到当天才认真拿起通知单研究,由于实在看不懂体检项目,又没有做什么低渣饮食准备,就随意乱选了妇产科方面的项目。等到拿到报告,医生笑笑地和我说:“妳有一个很浪漫的心型子宫喔。”

“浪漫?心型?什么和什么呀?”我心里嘀咕着。医生收起了笑容,认真的和我说:“妳这是双角子宫,不但怀孕的机率很低,就算怀上了,流产和早产的机率非常高,如果妳想怀孕,必须要先做子宫手术。”

所以当我一开始要结婚怀孕,便开始找妇产科对症下药。台湾医生给了一样的建议:不做子宫手术,连试管疗程都做不了,于是我便开始了一连串的疗程生活。(推荐阅读:【性别观察】试管婴儿生日快乐!露薏丝·布朗如何开启后家庭时代?


图片|来源

我不爱等待,更害怕希望落空,深知焦虑比失望更容易打击我。所以我一开始便决定要一边工作、一边治疗。当然,这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很缜密紧凑的行程规画。试管婴儿的疗程是从月经来的第二天开始。一发现月经来了就立刻打电话给生殖医学中心,第二天一早去抽血,下午打电话确认指数和打针剂量。接下来,就是每天早上抽血、照超音波,十点左右打受体拮抗剂(receptor antagonist),下午确认剂量,晚上固定时间打排卵针,一直到卵泡成熟,确定手术时间,推算破卵针时间,打完针之后就按时间进手术房全身麻醉做取卵手术。接下来就是照三餐狂补充黄体素,早上打针、晚上塞药,等待开奖。

在一整个月满满的工作行程中,还要排入试管流程,其实是一个大考验,更挑战的是身体状况比工作上的专案更难控制,所以要因应身体和指数做相应的调整。虽然高效的工作加上高压的试管是很大的挑战,但我相信只要把时间缜密的规画、身体有充分的准备,一定可以顺利的把疗程完成。

首先,这个月肯定是要早睡早起,除了让身体保持规律的作息,更重要的是,我希望能在一早排第一位,把抽血和超音波做完,避免在诊间的等待。我每天都用“可以吃丰盛的早餐”来鼓励与唤醒自己,成为第一位等护士来开门、第一位做完超音波、第一位楼下去抽血的人;之后再从容吃着早餐开始工作。

会议一定要在十点的时候有个空档,让我可以躲进厕所,消毒、混药、打针,下一个等待的会议让恐惧的我一秒都不允许迟疑。高效的处理公事,一定要在七点前结束,因为八点得要抵达家中打针。每天要计算带哪些药、哪些针,哪些要冷藏、哪些要消毒;如果遇上出差,更要把药剂算精准,这些金贵的药都要用保温袋加冰宝保护好。

有一次,遇上好市多(Costco Wholesale Corporation)开幕晚会,好市多是我们的大客户,又是我第一次以公司代表的身分参加,当然不能缺席。前一天晚上,我就先把早上和晚上的药分别准备好放在冰箱,冰宝也确认放入,保温袋事先拿出来,这样一早起来搭超早捷运去医院时,就不会一片慌乱,可以直接装进我的大包包。

我和团队到了会场,先和客户以及合作夥伴们打招呼祝贺。当晚刚好寒流来袭,到了晚上,气温更低,客户们都笑我“爱水不怕流鼻水(台语)”,再冷还是穿着短上衣、长裙露出腰,我尴尬的笑笑。邻近八点,我就拿着我的药物去洗手间排队。遇上采购,看到我手上的针剂,很惊讶的看着我。

“妳⋯⋯妳要打针?”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嗯,我在做试管啦,八点要准时打针,但妳们开幕是大事,一定要共襄盛举,所以我就带过来打啰。”

“打哪里呀?会不会痛呀?”

“打肚子呀,所以我穿短上衣,这样打针比较方便。”

洗手间人山人海,看来八点肯定是排不到,我只好在洗手台开始洗手消毒。把针剂准备好后,深呼吸,先用酒精棉揉揉肚子,再深呼吸,再揉揉。我故意揉久一点,好像多揉一下就不会痛似的;再深呼吸,虽然已经打了上百针,下针的那刻还是心跳加速,仍然手抖犹豫。最后一次深呼吸,插入肚子,再抖着把针埋入肉中,把药推进,再呼出长长的气,算上十秒,拔出,酒精棉揉散,放松的呼气,终于结束。

一抬头,看到那位采购眼眶泛红的看着我。

我终于放松的笑着:“知道我为什么要露腰了吧?”

我总共做了三次子宫手术、十三次试管疗程,中间有一次双胞胎流产,又进一次手术房。但是我从来没有停下工作,除了手术,我也从来没有请过假。我不是神力女超人,只是我一开始就知道,我要孩子,也不想放弃工作。

我知道,如果因为准备怀孕而停下工作,一旦不成功,我可能会感到遗憾,也许会觉得自己牺牲了;假使怀上了,也可能会对孩子期望过高,或是自认为替孩子做多了不起的奉献。

这样的偏差,比试管失败的失落更让我害怕。既然试管的结果不能确定,工作的好坏能自己掌握,那就确保自己能控制的,而不能控制的,只要全力以赴就好。

虽然试管疗程对我这个一直坚信“要怎么收获就要怎么栽”的人是项考验,但就算花上百分之两百的努力,试管的成果还是无法保证;加上忙碌心累的工作节奏,这样的困难度其实相当打击我的信心。

但当我把目标放在边工作边做试管,从中学习时间管理和细节安排上时,才发现,当我以为难以做到而即将失去信心时─喔,实际上是已经失去了信心─会更难达成。心念一转,也就收获满满,安然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