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志向、实践梦想,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能做的或许是,自适地活、从心地选,真切地相信自己,先找到所热爱的东西,它会自己找到出路的。

“想画的东西会一直变动,但喜欢画画的心情会一直持续,就是越画越喜欢吧!”非绘画专科毕业,从中山女高念到师大图传,之后又因一次机遇进入了英国伦敦艺术大学插画硕士班深造。

身上的标签看似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次又一次的改变,然而对于绘画的真心她从未动摇,而每一次不同经历的学习也都幻化为其作品的养份。以职人严谨细腻的心思对待自己恳切热情的初心,也曾迷惘、也曾恐惧,但她仍然继续向前奔驰。

她是培绮,是一名全职的插画家。(推荐你看:幽默就是我的超能力!专访插画家 Duncan:请永远当自己的第一个观众

让画面拥有声音

总能看到可爱的动物们在培绮的图画纸上恣意寻找自己的栖所,纽约市中心慵懒躺卧的大狗是培绮对于当地夏天阳光普照的回忆,而那些在公共图书馆里呆楞阅读的小猪则是她对人深入细微的观察。


图片|作者提供

还在念中山女高的时候,培绮就对生物有着很大的兴趣,而这个爱好就算历经年龄增长也未因此消磨。大学时修习生科系的无脊椎动物学,之后就算进入插画产业,她也会用生物特性的呈现手法去结合绘画的意境。


图片|作者提供

“当你开始研究那个地方的地理环境、历史等等,与画面相称的动物就会自己跑出来。”构筑一个画面之前,培绮通常会先查阅当地的资料避免自己画出没有任何意义的物件,接着,当大的框架被建造完成之后,就会在景色之中融入一些人物或是动物,让画面拥有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活泼。

在汉堡绘制壁画的时候,培绮先将画面上的景物建物绘制到趋近于完成的阶段,剩下的一块空缺,她决定要放入当地人对于汉堡的记忆,于是她开始向汉堡的民众探寻,发现大多数的人们都喜欢和水有关的意象,比方说大海、湖、川流等等。

往下深掘,原来汉堡在二战前是世界排名数一数二的大港,虽然此时此刻仍拥有欧洲第二大港的美名,却仍因战争的喧嚣中没落许多。但对于汉堡的民众而言,港口仍是根深蒂固不可抹灭的汉堡印象,海水对于他们更是故乡的气息。


图片|作者提供


图片|作者提供

“远方巨大的轮船像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城市,那是在台湾看不到的景色。”于是培绮在那空缺之处画上了一只巨大的鲸鱼,自由翻腾,栖于汉堡的景色,也联系了当地市民对块土的情谊。

让插画成为专业

“我没有想过自己不成为插画家的未来,虽然以前也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插画家。”

大学毕业之后培绮一边在家附近的软体科技公司工作,一边准备出国念书,换个环境。当时的台湾插画并不盛行,她以为自己要做平面设计师,便找了间英国留学的代办中心进行准备。

一次因缘际会之下,代办中心告诉她英国伦敦艺术大学的代表要来台湾,他们可以安排她在会后五分钟和代表谈谈自己的作品,让代表给她点方向。没想到当时的代表在看过她的作品之后认为十分不错,直接邀请培绮隔个礼拜进行面试,之后更在面试中被代表指出拥有就读插画学系的天赋。


图片|作者提供

“妳适合念插画系。”那时的培绮给英国伦敦艺术大学代表看的是工作中她所绘制的台湾针叶林图鉴。操纵着巨大的摇杆,透过 3D 影像窥视那些树冠层的奥秘,她将那些立体的影像一张张转换成平面图,并和许多森林系的专家讨论,将那些三叉的、毛茸茸的、花椰菜似的树种制成一年生、三十年生、百年生、三百年生的样貌。就是那一张张细腻的图画勾起了代表对她的兴趣,最终邀请培绮进入插画学系就读,开启了她的插画之路。

你所热爱的,会有自己的出路

就读研究所的期间,培绮除了要定时缴交 sketchbook,还需要准备一本 reflective journal 来纪录自己的绘画历程跟观察,并且与同学分享。有一次她翻阅到了两篇不同人写的绘画实验观察,其中一篇的作者表示这个过程让他很享受,虽然这次失败了但他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另外一篇的作者则说做这个实验让他看到了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包括许多失误,他下次必定会做得更好。

“我还没看署名就知道一个是西方人,一个是东方人。”培绮灿烂的笑了,她说自己以前创作的时候也没有随心所欲的想法,都是要送张卡片给朋友或是要交些什么的时候才能绘画,亚洲人好像失去了目的也就失去了动力。毕业前夕她甚至觉得如果无法靠插画养活自己,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画图了。(延伸阅读:蔡康永专文|被自卑拖垮?那就去认识“真正”的自己吧


图片|作者提供

在一次聆听演讲的机会中,培绮向着名的插画家 Laura Carlin 表达自己的难题,然而 Laura Carlin 却以一种颇具禅学的道理来回应:“她说,我必须先找到我所热爱的东西,它就会自己找到它的出路,这实在是太哲学了,我完全不觉得我活得下去。”

但出乎意料的,这句话果真在她毕业后的半年实现了。喜欢建筑的培绮毕业之后专注于自己所爱的建筑插画创作,一笔一画总想将那每一条线都绘制完美,除此之外她也勇于尝试更有趣的呈现方式,将自己对于周围的观察融入其中。

在 2015 年,她所提出的“5 年 25 国”城市创作计画获得了龙应台文化基金会的赞助,于是培绮开始游历于德国、土耳其、保加利亚等地,并在这段时间尽情的挥洒自己对于插画的热爱,而在这份热诚之下所诞生而成的作品也让她获得了业主的关注,回国前就已接到六七个案子,就真如 Laura Carlin 所言,这些创作确确实实的找到了自己的归处!

Take Action

除了插画以外,培绮还对生活中各式各样的知识都很感兴趣,而这些“与自己职业无关”的内容也都成为了她创作的灵感。

“没有灵感的时候,就要开始行动!”

不论是在纸上写字、去旅游、看书,培绮说,没有灵感的时候就是要做些什么,去探索自己的生活。本身就十分好动的她就常常被各式各样的插画工作者启发,看到别人画的很好或是用了很棒的配色,就会想要去尝试。

“以前画建筑会很开心,但现在想挑战更多非实体的东西,所以我会在每个案子里都试着做做看,加上新的东西,如果做到的时候就会觉得‘哇赛这个草稿超完美的!’”其实开设第一堂线上课程的时候,培绮十分担心学生会学不到东西,然而当她看到学生的回馈才发现,将眼前的事物画出来不是谁都做得到的事情,原来自己拥有插画的天份,绘画是她独一无二的天赋。

“有些学生会告诉我,我给了他人生的启发跟勇气,当下会觉得真的假的!不过如果能够给他们信心,我花两三个小时撰写作品的小建议也值得了。”

拿起笔自由的画图需要多大的勇气呢?培绮说以画图来创作不需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先不要急着用橡皮擦,画歪就歪了,一本本子里面有二三十张纸,画错再来一次就好,没什么好担心的。

“现在的我也画不出以前的画了,笔触差了很多。虽然有时候会觉得怎么这么粗糙的使用笔法,但回过头来,还是会觉得以前的画也颇有自己的风味。”(你会喜欢:专访宇宙人:“十年之后,我们依然是当年爱音乐的少年”

搭着地铁来到伦敦六区的薰衣草田,远离尘埃遍布的街道,研究所时期的培绮将眼前的风景画下,让人与狗一同仰望星空。即便此时的她笔触仍有生涩,也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但这幅画确实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

也许,插画就是这样,创作也是这样,技法永远不是评断一个作品优劣最终的根据,重点是你想要用这个作品传达什么。

或许你曾经想过,如果无法以插画养活自己便再也无法创作,又或者你对于没有目标的画图感到恐惧,然而绘画终将是一种了解自己的过程,而拿起画笔挥洒的瞬间,你也就开始面对心中最真实的自己,并藉此,逐渐自由。


图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