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普拉经历童年时期的重重困难,也仍不对生命放弃。看欧普拉的成长历史,从他身上获得无尽的力量!

1954 年,欧普拉生于密西西比州,妈妈生下她时才 10 几岁而已。父母并未结婚,很快就分开了,所以她由祖母照顾。她从小就非常聪明,才 2 岁半祖母就教她识字,在学校也是跳级生(跳过幼稚园和二年级)。欧普拉在 6 岁时被送到密尔瓦基(Milwaukee)某处破败的贫民区,跟母亲及 3 位同母异父的手足住在一起。她说她从 9 岁到 10 几岁初的时候,陆续遭受多名家人所信赖的男子猥亵。

12 岁,欧普拉再度换环境,被送到纳许维尔(Nashville)与当理发师的父亲同住。对年轻的欧普拉来说,这段时光算是比较正面的,教堂及一些社交聚会开始找她去演说。有一次演讲,她还赚了 500 美元;自此,她就知道要“收费演讲”。

后来,她在父母亲之间来来去去,从前承受的性侵创伤再度浮现。母亲的工时长又不规律,无法经常在家陪伴。14 岁时,她怀了男胎,出生没多久后就不幸夭折。欧普拉过了几年的荒唐生活,有次还逃家,最后落脚父亲家。她感念父亲的严格与奉献,是他的规则、引导、系统架构及书籍拯救了她。父亲要求她每星期都得写一篇读书报告,每天要先学会 5 个新单字才能吃饭。

这让欧普拉脱胎换骨,不仅在校表现优异,高中还没毕业就进入广播电台工作。她在赢得一场演讲比赛之后,顺利拿到奖学金,进入田纳西州立大学(Tennessee State University)就读,主修传播。19 岁就在地区性的晚间新闻节目担任共同主播;以其临场情感丰沛,充满活力而受青睐,没多久就正式进军电视及广播。(推荐阅读:欧普拉的专注哲学:“我只把时间留给在乎的事”


图片|金球奖官网

1976 年,她搬到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于当地的 ABC 分台担任记者与共同主播。隔年,她找到她真正的媒体舞台──广播脱口秀;她共同主持的《巴尔的摩在说》(Baltimore Is Talking)一飞冲天,造成很大的回响。在巴尔的摩,她的听众比全国知名脱口秀主持人菲尔.唐纳修(Phil Donahue)还多。

1984 年,她到芝加哥,把当地一个沉闷的脱口秀节目《晨间芝加哥》(A.M. Chicago)弄得生龙活虎,收视率很快就从第三名窜升到首位。隔年,制作人昆西.琼斯(Quincy Jones)相中她的才华,决定安排她演出由爱丽丝.华克(Alice Waler)小说改编的电影《紫色姐妹花》(The Color Purple)。(推荐阅读:感谢那封没寄出的情书!欧普拉:“别爱到认不得自己”

这部电影备受好评,也带动她的脱口秀节目(现在已改名为《欧普拉.温芙蕾秀》),联播区域越来越广。她成功的将地区性的节目转型,从原本传统妇女的焦点及小道八卦拓展为更严肃、宽广的议题,诸如癌症、慈善工作、药物滥用、自我改善、地缘政治、文学、精神灵性等。1986年,欧普拉成立自己的制作公司,逐步打造媒体帝国。

2000 年,她出版《O:欧普拉杂志》(O:The Oprah Magazine),也大受欢迎;接着又乘胜追击,发行为期 4 年的《O 居家杂志》(O At Home),并与别人合写 5 本书。2008 年创立新的电视频道,名为“欧普拉.温芙蕾电视网”(OWN: Oprah Winfrey Network),准备在此播放以自我为品牌的脱口秀节目。

此时,欧普拉赢得“泛媒体皇后”(Queen of All Media)的封号,成为最有钱的非裔美国人,同时也是美国史上最显赫的黑人慈善家。根据调查,她是北美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身家数 10 亿美元的黑人;即便早年历尽艰辛困苦,如今已被视为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她获颁哈佛大学和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荣誉博士学位;2013 年,她从欧巴马总统手中接下总统自由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