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有忧郁的朋友,该如何表达我们的爱与关心?该怎么做才能最有效、最不伤人、最无压力地给予支援?在高压力、容易抑郁的当代社会,我们都该学着正确应对身边的人的情绪。

“你该不会有忧郁症吧?”

“不要跟我说你有忧郁症喔。”

“你很容易心情不好唉,感觉你就是忧郁症!”

猎奇、排拒、标签化的言论,对忧郁症患者是种极大的伤害。(延伸阅读:【小郁乱入专栏】轻郁、重郁、产后忧郁!六张图文带你认识忧郁症

面对已经如此普遍化,却不被接受的心理状况,患者仍需遭逢两种考验:

第一,本身忧郁症的折磨。整天无精打采、浑浑噩噩,吃不好睡不好,还要担心好不起来怎么办。对完美主义的人来说,无法达到工作原有的效率与水准,更加苛责自己,无疑是雪上加霜。

第二,他人的眼光。不熟悉的人可能觉得怪怪的,要他打起精神来。熟悉的人一开始可能会给予安慰和支持,但久了也会厌烦,觉得怎么不赶快好起来!一部分患者则不敢让家人或朋友知道,即便最亲密的伴侣,也只能试探性地透漏,因为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视为麻烦而远离。这对特别需要“人”支持的时刻,反成了最大的伤害。因此宁愿不说,也不要失去仅存的那份爱。但在患者心中仍会留下疙瘩,潜意识中更加觉得被歧视,害怕他人反应,甚至逃避治疗。


图片|来源

逃避治疗有很多种,有些人会偷偷去看医生,只是确诊,但不吃药,因为吃了药就好像真的是病人了。有些人是拖了很久,才终于前来谘商,但通常已经严重到累积许多心结,包含了原本的压力源和这段期间的种种埋怨。

也因为陷入忧郁症期间,像是带了一副红蓝立体眼镜,他人的种种反应都被变色放大,像是朝眼球撞击的尖石,充满恶意。看待自己的作为也经过负面的强化,觉得不够好、比不上他人、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些折磨考验在忧郁症患者眼里都是伤人的荆棘,每一次的情绪低落都像裸身穿越丛林,冷了饿了叫也没用,只能依靠自己努力生火猎食──如果出的了洞穴的话。另外,还要随时注意凶猛狡猾的野兽,像是焦虑或自杀的念头,猛然袭来。

身体的病本来就难以预测了,心理的病更是。但通常身体的病会被谅解,尤其无法只是多穿点、少抽烟、少吃烧烤的未知疾病。心理的病则否,反而容易被看作是个人不够努力、抗压性低、过度敏感,担心一碰就碎。

如同这位个案说道:“它(忧郁症)比癌症更要有杀伤力⋯⋯得癌症的时候和抗癌期间,有人送我花,也有人来探病。有人为我做饭,还有同事帮我加油打气。得了忧郁症之后,我却被孤立了;没有人打电话来,他们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帮助我,不知道要伸出援手。[1]”

无论是不敢帮还是不晓得方法帮,没有后续行动,在个案心中接收到的都不只是没有行动,而是冷漠。

严重忧郁症的伤害性,并不比癌症来得低,尤其长期慢性的低迷不振,更让一个人宁愿死去,也不要承受这种迷惘的痛苦。

同样的,介于康复与严重之间的忧郁症,虽然很少被提及,但它却也是忧郁症最难应付的一个阶段。因为这时不管是睡眠、饮食、情绪思考,虽然不像过去那样受到干扰,却也都变成淡淡的空虚,人际关系上更是,如同书中写道:“残存的忧郁症相较之下也只得到残存的关注。”

这不能完全责怪他人,因为我们彼此可能不知道对方处于何种状态,不知每个阶段要如何相互对待,尤其当得知对方是忧郁症,我们可能会多包容一些,因为对方处在极度的痛苦而失能,“但是对一个已经康复大半的人,应该容忍到什么程度?”

不论上述哪一种,许多人会有一种表现是,假装一切都正常,避免面临不知道如何协助患者的窘境。

但社交上,患者可能处于边缘地带。因为缺乏他人的关心、自己也没有接近人群的勇气,这都让重新回归团体显得困难,也可能加深了想要避开人群的冲动。

倘若身旁的人想要协助,可以参考以下三种方式:

第一,聊聊对方感兴趣的日常话题

有些人觉得一定要谈谈忧郁的原因或解决方法,但那可能造成反效果。相反的,聊聊平常就会聊的话题,网拍、手游、运动比赛,开启平常就会谈到的有趣话题,甚至出去走走,虽然未必能得到和平常同样的回馈,毕竟内在能量处在较低的状况。但若对方也愿意讲个几句,也许有助于精神好转,而不会持续往下掉落。

第二,适当地关怀心情、睡眠、饮食

这是非常重要的,尤其聊聊他的生活、他的生命故事。但除非你是他的治疗者,否则每次见面一直提也容易让人厌烦,若对方少有主动提起或接话,适切的问候与关心即可。

第三,让对方感受到陪伴

虽然不会一直关心情绪或生活状态,但不代表不关心,而是表达出恰当的关心。可以告诉对方“如果想要找人聊聊,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会陪你一起渡过这段日子”,甚至非口语的,就只是静静地坐在身边,各做各的事情。这些用意都是让对方瞭解到:“你不是自己一个人。”

而当谈到真的危急、无法承接的话题时,也要记得鼓励对方寻求专业治疗。陪伴忧郁症患者的你,也不只是一个人。(阅读更多:致陪伴自杀者的你:照顾别人,也要记得观照自己

这些方式不是绝对,也不会做了就瞬间见效,更多时候要敏感于对方的情绪状态,耐心地看见对方的需要,才能做出并非只是“消除自身无力感的协助”。

忧郁症是陷入一种零度的冰寂,需要的并非瞬间热情的激励,那烫的令人害怕。相反地,是像暖阳般地持续存在,让人相信,明日即便低温,也会是晴朗的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