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时谁都渴望指引,但事物总是过犹不及,熬过难关、补足自信之后,千万别过度依赖这些“信仰”,而失了自己对生命的主导权。

最近国产游戏《还愿》大红,引起了众人的热议,特别是主角美心的父亲,为了解开人生的困境,将整个生命都寄托给宗教,反而因此失去了自我的力量,还造成家庭的悲剧,让许多人都不胜唏嘘。

人在生命脆弱的时刻,都会渴望有一个明确的外在指引,帮助我们度过难关,或是提供心灵上的依靠。我在前几年也是如此,因为一场失恋,发现了自己内心的许多黑暗面,人生也有很多不顺遂,突然对自己的价值观、生命观都充满怀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活才是对的,于是开始大量接触身心灵学问,渴望能寻得一个解答。

其中一个学习最深的是人类图。

图片|来源

初识人类图,发现全新的人生视角

刚开始接触人类图,让我觉得这学问真是太新奇了,它号称“人生使用说明书”,而且整合了西方的占星、卡巴树、量子物理,以及东方的易经、脉轮等系统,集博大精深于一身,这一定就是我在寻找的,人类该如何活着的终极解答了吧!于是我花了许多时间与经费去上课,每多认识一点,就越被这门学问吸引,也深信我可以因此活出一个喜欢的人生。

比如,当我知道自己的类型是投射者,应该等待被邀请而不是主动出击,才能被赏识与珍惜时,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震撼,原来社会上鼓励的主动积极,其实并不适合我这样的人,难怪过去常常有主动提出想法,却被无情打枪的惨痛经验,就是因为我没有依照适合自己的策略去活。

又像是,我的意志力中心是完全空白的,所以容易有打从心底的不自信,对于自我的存在没有价值感,常常需要透过一些外在的行动努力,去证明自己值得存在、值得被爱。当我知道自己的不自信原来是天生的,真是松了一口气,原来这心虚的感觉,是与生俱来的特质,完全不能怪我对自己没自信。(推荐你看:【情绪贩卖部】你需要的不是自信,而是学会拥抱自己

那一阵子心情很愉悦轻快,兴奋于找到一个可以遵循的生命守则,就像在汪洋中抓住了一根浮木,觉得只要好好照着人类图所说的活,我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遇到挫折,开启更加顺遂的人生。同时,身边也有许多朋友要我帮他们看图,每当我帮他们解说时,他们都会以一种崇拜的眼神看我,觉得我很厉害,甚至叫我“女巫”或“仙姑”,我彷佛掌握了重要的宇宙秘密,为此沾沾自喜了很久。

执着于遵守指引,却为此困顿挣扎

我继续遵照人类图的指引生活,像个苦行者要求自己务必遵守戒律,才能换得理想生命。可是过了大约两年,我开始渐渐感受到不对劲,发现自己好像被困住了,常常在一件小事上挣扎无比,像是在开会时如果主管没问,我明明有一个完整的想法,却因为自己必须“等待被邀请”,就默默把想法吞回。或是在某个场合主动与新朋友说话后,内心开始责怪自己,深怕自己的主动会引发不好的结果。

我甚至开始依赖人类图,认识一个人时不是先真心认识他,而是观察他的特质后,在心里猜他一定是什么类型,什么人生角色,然后偷偷帮他贴标签。或是面对一个新挑战觉得没有信心时,我就躲进人类图里,安慰自己“反正我本来就是天生没自信的人啦!”然后就放任自己的不自信。

后来有天晚上,我刚好遇到一位女生请我解她的图,看到她的图是只有一条通道的投射者,大多能量中心都是空白时,我默默地开心:“啊!此人一定很惨,有这么多空白中心,一定常常受外在环境影响!”然后开始一一跟她解说:“妳的意志力中心空白,所以妳会很没有自信;妳的情绪中心空白,妳会很想讨好大家,让大家都快乐;妳的 G 中心空白,妳很担心人生没有方向;妳的荐骨中心空白,所以妳会不知节制地一直工作!”霹哩啪啦跟她说了一堆后,我以为她会大叹我说得真准,然后开始诉苦她过得有多惨。

没想到她却笑嘻嘻地回我:“咦?不会啊,我满喜欢我自己的,而且我每天都过得很快乐,也很享受没有方向感,感觉会很有惊喜!然后我现在每天时间到就下班了,不会想多做什么去证明自己,因为我上班就是去赚钱的啊!”

我被眼前这位女孩吓傻了,她脸上的喜悦都是真的,她是真心活得很快乐!后来她告诉我,自己小时候在经历父母的离婚时,就开始看九型人格那类认识自我的书籍,因此更瞭解自己,也知道怎么区分自己跟他人的情绪,所以不会想讨好别人,承接他们的情绪,反而活得自在,也不会讨厌自己。(延伸阅读:设计人生的认知练习:相信命运,也更要相信你自己

回望学习心态,不再全盘依赖

那天晚上对我影响深刻,我想起自己接触这些学问,其实要的不过就是像她一样,活得更快乐,更喜欢自己,而不是更加挣扎,更讨厌自己。后来回家后我仔细思考,发现自己在不自觉中,把人生的决定权交了出去,丢给了人类图,我一直担心自己学得不够深入,或是遵守得不够严格,但是忘了自己才是生命真正的主角,反而把责任与希望,都寄托在某个外在的事物,让一个本来应该帮助我们活得更好的工具,变成另一个“制约”我们的体系,甚至凌驾了生命。


图片|《算命大师说》剧照

后来我渐渐练习放开对人类图的执念,不再每一件事都用人类图的角度看待,或是依赖它作为生活的唯一依据。我不再像个乖学生,全盘接收整个体系告诉我的所有东西,反而试着跳脱出它的框架,去思考它为什么要这样说,并检视它是否符合我的生命经验,它真的适合我吗?

慢慢地我不再害怕,自己没有乖乖等待被邀请,反而让自己随着每次状态的流动,选择要主动还是被动,结果也都不会差很多,而且心情反而轻松,灵魂感觉自由。有时想起人类图还是会研究一下,但不再是奉为圭臬那样战战兢兢。

当我把自己放回生命的正中心,力量其实才回到手中,知道今天就算不再有任何身心灵学问指导,我都能回归自己的心灵,跟随它给我的内在指引,去过自己的生命,并且承担每个选择后的结果。

我想不管是哪个宗教,或是任何身心灵系统都一样,世上从来就没有关于该怎么活着最正确的那个教战指南。可是不被任何系统束缚地活,本身也就是生命最大的自由,当我们懂得了那样的自由,也许就能放开紧抓浮木的手,享受着悠游大海的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