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没关系”,或许顾及了表面的和平,也释放了别人的歉疚,但你自己呢?说完“没关系”的你,真的不在意、不愤怒、不纠结了吗?

当对方拚了命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时,回答“没关系”似乎变相成了一种礼貌。

只要对方不是自己的属下、没有犯滔天大错、加上不打算撕破脸,那么即使对方让你等到动肝火、摔碎了你喜欢的纪念杯、搞不清楚状况而在外人面前谈笑你的隐私时,事后只要貌似惶恐地翻了一张“对不起”的牌,你就好像只能押上一张“没关系”。

这是约定成俗的“做人处事道理”──如果你不肯回没关系,就落个“小家子气”的名声;但另一方面,轻易讲了这三个字,却看到对方心安理得、甚至像拿到“下次道歉就可以”的令牌时,心里的火又像泼了一桶油,把自己的肝燃烧成灰。

话说有一次跟一个朋友约,我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大概超过预定时间十来分钟,我才私讯问他在哪里。“你慢慢来,我还在路上,会迟到一下。”对方这样回我。我慢慢来?我已经到了啊!这种话不是应该早点说吗?怎么等迟到了才跟我说,还要我主动问你?我按捺住性子,又是看书又是滑手机的,结果又再等了快二十分钟,对方才十万火急地冲来。

“对不起!刚刚等公车等太久了!”对方一脸抱歉的表情,一迭声地道歉。我很不乐意,又想干巴巴地回答“没关系”以示敷衍,却发现那三个字卡在嘴边,一个也蹦不出来──因为“没关系”的言语力量,跟我当下的愤怒情绪冲突太大了,如果硬是说出口,我就会感到情绪卡住的内伤。

这是我第一次没反射性地说“没关系”,而是心里问自己:为什么人们要说出违背情绪的话?(延伸阅读:亲爱的女孩,其实你不必老说“对不起”

我们都以为“没关系”三个字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一个礼貌用语,说出口就没事了。但人的“语言”是有力量的,如果它无法和“心”的感受同步,也就是经常讲出违心之论,心就会出现轻微的扭曲与痛苦。久而久之,那样的痛苦就会渐渐成为“心”的负担,不分日夜地折磨自己;如果不想要痛苦,就只能把“心”变迟钝,让自己不要去触碰心里的感受。

轻易说出“没关系”,久了心灵代价是很大的。不只是扭曲内在感受而已,同时还有两个不得不提“后遗症”:

“没关系”的后遗症之一:轻易过关,纵容别人累犯

有些人,似乎就是仰仗他人的“没关系”来过活的。

他们活得相当任性而自在,不管是严重迟到、没做好份内工作、重要场合临时缺席、弄丢你交代的文件等等,他们都能惊恐地、像小鹿一样睁着浑圆的大眼说声“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后面再附加各式有道理或没道理的藉口。

当然,人行走江湖,谁都难免犯错,头几次看到对方道歉得这么“诚恳”,还会不好意思地反过来安慰他“不要这么紧张,没关系”,甚至站在他的立场想“如果是我,犯这么大的错一定吓死了”。日子久了才发现,会吓死的只有你自己而已,这样的人被“原谅”了几次以后,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多么体贴而宽容,所以睡过头不要紧、旅行东西没准备好不要紧、出包反正只要道歉,大家就会一起收拾,“对不起”像张王牌,搬出来大家都会不好意思,他们也能乐得脱身。

可是有时候,这个世界的糟,或许就是被好人的“没关系”惯出来的。表面维系了和平,却让任性的人,转过头又去挥舞他的刀,伤害其他守规矩的好人。

“没关系”的后遗症之二:原来我的情绪,是可以被忽视的

你说,如果对方真的不是故意的,下次也可能不会再犯,那说声“没关系”,应该还可以吧?

我说,当然可以,但我也会反问:“那你说‘没关系’的当下,是真心诚意的吗?”他们多半会一时语塞,然后摇了摇头说:“当下其实蛮生气的,只是觉得礼貌,才不得不这样回答。”

亲爱的,当我们轻易说“没关系”的时候,其实是告诉自己:“我在忽视情绪的需求”

尤其我发现,很多人脱口说出了“没关系”,事后却又无法面对自己暴怒的情绪,于是继续摆脸色给对方看、唠唠叨叨地数落对方、或是在背后说对方坏话,你看,明明就不是没关系,为什么要说这三个字呢?这不就像对明明不爱的人,却要勉强自己说“我爱你”一样痛苦吗?(值得你看:拥抱情绪的价值!哈佛心理学家苏珊・戴维:生命因脆弱而美丽


图片|Pixta

爱自己的情绪:来一次“不轻易说没关系”的练习

下次当你气在头上的时候,其实不必勉强说“没关系”让自己内伤,你可以试着换句话说。

如果这件事情“有办法解决”,在他犯了错又拼命道歉的时候,你可以改成尽量温和地说:“好,我知道了,那现在怎么办呢?”先把话题转到解决方案上,但不要轻易回答没关系。

如果这件事情“没办法解决”,在他犯了错又拼命道歉的时候,你依旧不用说没关系,可以改成先说:“好,OK,我知道了。”但不要轻易说没关系,除非你气已经消了。

讨论解决方法、或是单纯说“我知道了”,都不算违心之论,不会加速累积心灵的伤害。如果怕气氛很僵,你可以再接着用平顺的口气说:“那你路上注意安全”“那你先去忙吧!”“先赶快收拾吧,我们下周一再谈。”这样回答,一样顾全了表面和平,但同时你也对自己的情绪诚实──至少你没轻易说“没关系”,这就是很大的自我照顾。

以前我也是个无论怎么生气,都会咬着牙说没关系的人。但直到那一次朋友大迟到,我没有说“没关系”,而是正视自己“现在就是生气”的情绪,先点了点头说“嗯,早上睡过头吗?”,听完他解释、接着又聊了一些其他事情,直到结束聚会时,心里真的已经不介意了,当他又再抱歉一次今天迟到,我才真正心平气和地回他:“嗯,没关系啦!”

说也奇怪,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以前气在头上的时候说,心里就会有种压抑的愤怒感,甚至都过了好一阵子,只要想起这个人,那种隐约的不快就会浮上来;但开始不轻易说“没关系”,而是等到气消的时候才说,反而心里是真的轻松,之后也不会在想起了。

那是在“心口合一”之后,真正释出的“原谅”。

亲爱的,你也曾经在不由自主的情况下,脱口而出“没关系”吗?在此邀请你来做一次“不说没关系”的练习,让你之后的语言,真正跟着你的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