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由《月事革命》拿下奖座。导演激动落泪,说从未想过一部讨论月经的影片能得奥斯卡。她的话可能很真心,毕竟在得奖前,才有一位奥斯卡匿名评审指出,自己才不会把票投给它:“因为月经就是很恶心。”

我们想说,月经不恶心。因为月经,我们才开始理解,身体有自己的个性。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坦然接受自己的身体,也不再因为经血,受到社会歧视与处罚。

月经拿下奥斯卡!导演情绪激动:我不是因为月经来才哭的

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由 Netflix 出品的纪录片《月事革命》(Period. End of Sentence)勇夺小金人。剧情讲述一群印度新德里郊外的女性,利用机器制造便宜的卫生棉,进一步摆脱月经污名(menstruation stigma),更因此得到经济独立。(同场加映:用经期百科改革印度!最温柔的 TED 演讲:“月经不是疾病,也不是诅咒”

导演瑞卡.柴塔布齐(Rayka Zehtabchi)上台领奖时流着泪,还自嘲情绪激动不是因为经期:“我不是因为月经来才哭的,我只是不敢相信,一部以月经为题材的影片,竟然可以得到奥斯卡。(“I'm not crying because I'm on my period. I just can't believe a film about menstruation just won an Oscar.”)”


图片|来源

你以为月经污名只在印度? 奥斯卡也是!

如果你知道得更多,你会理解这段发言不是出于礼节,她的自嘲可是非常认真。毕竟,在颁奖典礼前,才有位男性奥斯卡匿名评审委员向好莱坞报导解释自己的选择。他说,他才不会把票投给《月事革命》:

“影片很好看,不过是女性的月经故事,我不觉得会有任何男人想投给它,因为月经对男人来说就是很恶心。”(“it's well done, but it's about women getting their period, and I don't think any man is voting for this film because it's just icky for men.”)

他没有进一步解释为何月经“很恶心”(icky),所以不值得拿奖。毕竟,奥斯卡历年获奖题材中比月经“血腥”、“恐怖”的内容分明比比皆是。但他的谈话,无疑地指出了一件事:关于月经污名,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图片|来源

《月事革命》片长只有短短 25 分钟,谈新德里郊外哈普区(Hapur)的女性为摆脱因为月经而休学、辞职的命运,从备料到铺货,打造出卫生棉小工厂。而影片有趣地对比,相较于女性努力追求月经平等(menstrual equality),男性对这场战役,几乎一无所知。

导演于影片开场问村里的青少年,知不知道“经期”是什么?男孩们想了想,说:“这是一种时间吗,就像上课钟声?”、“好像是一种病,只有女生才会得?”从奥斯卡匿名评审的发言,我们可以发现对于月经的了解,他所知恐怕并不比影片中的男孩们多。

摆脱月经污名 还有多远?

发言引起诸多争议,或许有人试图缓颊,说我们毕竟不是印度与尼泊尔女孩(同场加映:【性别观察】尼泊尔女人,一个月一次的流放),我们离纪录片主角的遭遇很遥远,不太容易因为月经而染病、休学、辞职。

但月经污名,难道因此在台湾就不存在吗?试着想想看,作为女孩,我们一定都有这样的成长经验,父母交代月经来不能到庙里拜拜、拿着卫生棉会被“善意”提醒要藏好、有时情绪不好还会被嘲笑“妳是不是月经来?”(同场加映:韩国卫生棉为何贵两倍?卫生棉要藏好、月经是“那个”的污名文化)。

社会学者高夫曼(Erving Goffman),曾将污名定义为 [1]:

人们被强加上某种属性(attributes),使他有别于其他成员,且该属性又是较不好的那种。因此他从一个完整普通的人,降级为一个被污染、被贬低者,得不到应得的社会对待,社会并有系统地减少他的社会机会。

这样看来,前述提到的种种女性生命经验,在在显示了因为月经招致的各种歧视,当然都是污名。而为了避免得到社会的嘲弄与处罚,我们往往只能藏起自己的经期,社会性地假装“自己没有月经”。

这其实是很悲伤的事情。

回想看看,我们的第一次月经是怎样的?可能很害怕,发现裤子上有不知名血渍,第一时间想把沾血的裤子藏起来、躲起来。或是慌张地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不过渐渐长大,我们知道,月经是很自然的现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症状与对策。有人腹痛,有人腰酸,有人长粉刺。我们也开始学着和身体沟通,知道自己第几天该吃止痛药,知道自己何时要喝温开水,如何找到符合自己需求的生理用品。

月经并不可怕,月经只是我们与青春期身体的第一道桥梁:因为月经,我们才开始理解,身体有自己的个性。

柴塔布齐在奥斯卡致词时说:

“我要告诉妳们,妳们正在为全世界的女性赋权,为了月经平等(menstrual equality)而奋斗。”

不论在台湾,在美国,东非或印度,我们第一步,都得从不讳言谈论它开始。月经拿下奥斯卡,是个重要的里程碑,但绝对不会是结束。

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坦然接受自己流着血的身体,也不再因为流血,受到社会歧视与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