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想到,35 岁后跟家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曾经这是人生最大的梦魇,原来梦魇过了很久,才发现绿茶不加糖,也可以喝出微甘的幸福。

从来没想到,35 岁后跟家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曾经这是人生最大的梦魇,原来梦魇过了很久,才发现绿茶不加糖,也可以喝出微甘的幸福。

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搬离家里,讨厌控制狂的大人,总是若无其事的翻动放满漫画的桌面,讨厌家里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讨厌却不得已接受,有好几次真的想要离家出走。

高中联考完毕,妈妈说填县内的大学,我毫不犹豫填了县外的学校,能不能转身就远行?找到一个合理出走的理由,于是把东西打包搬进了女子宿舍,过了四年荒唐的生活,半夜打 BBS,没有人会念我,在外面想逛街到几点,也没有人管我,只是道高一丈,魔高一尺,每个礼拜我仍然被制约要回家拿生活费,我跟家人的关系只剩下零用钱三个字。

出了社会,才感受到现实的残酷,原本想在远方继续发展,结果硬生生被家中的大魔王叫回家附近找工作,县内的工作限制了我的去处,面试的小公司大多都是比烂(老板超会唬烂),每天就骑着摩托车上班,下班,人生毫无梦想可言,最恨早上听老板吹牛,一个晨会开到中午,吃完饭过后整个信箱的爆开的邮件等着要处理,心中脏话连篇,又要无止境加班。

那时候,想要出去发展,总觉得待在县内完全没有前途,餐桌上本想开口跟家人说想辞职去台北工作,就听到煮饭的人开始抱怨现在年轻人工作都不牢靠,经济景气差,赚那么少还附这么贵的租金,还没说出口,就吞回了喉咙,多厌倦眼前的一切,每一天活着就为了上班听老板画大饼,下班听家人说新闻,为了逃避现实,只好沉溺在连续剧跟网拍的世界中。

30 岁,我还是想离开家,真的受够每天这样轮回念经,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跟妈妈说“妈,我想去纽西兰打工度假。”结果是,我爸妈完全忽略我说的话。没错,这正是这几年悲惨的总结:

你说的话,没人在听;家人说的话,你也没在听;老板说的话,挑重点听;朋友说的话,选八卦在听。

心底早就知道结果如此,只是当事实呈现时,还是感到悲凉,或许这就是出生之后无解的题,解开后或许只是潘朵拉盒子的秘密。

换个角度想,既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我 30 年来也当够了乖孩子的角度,没办法用嫁人让自己出走,那就轰轰烈烈的辞职远行,某一个程度是多年愤怒能量爆发,所以我走了,一个人走的。

原以为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不了,后来才知道自己担心多余,妈妈头一个礼拜问“要不要汇款过去给你?”之后还越洋教我怎么煮饭,我尽量每周打一次 30 分钟的电话给父母,平常在家里无话可说的我们,竟然每次都可以说满 30 分钟的垃圾话,例如你那边天气如何。

回家之后我还是跟她们一起住,后来她们也不限制我有时间就飞出国,也无法阻止我带国外的朋友回来住,一来一往,透过这些到我家吃住通包的旅人朋友,她们也似乎上了很棒的地理课,例如原来你住在马来西亚的小岛阿!

35 岁后,单身,我还是跟家人住,因为没有朝九晚五的工作,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又更久,周一到周六,煮饭的供应两餐,要吃不吃随便你,偶尔会坐在电视前骂新闻,或着下午泡茶聊天,还会碎碎念家里煮饭的那位,她偶尔觉得我很吵。(推荐阅读:重新定义餐桌的温度:打破只吃饭不谈心的家庭聚会

前几天煮饭的说想吃咖哩,就走去了超市买咖哩块,我想想 35 岁后跟家人一起住也没什么不好,能在某一个时间,或许一个人住有一个人住的自由,一家人住也有一家人的热闹。

曾经最想逃离的地方,最终却还是回家,

赖着家里煮菜的撒娇,一起住,一起生活,想有一天你老了,我会做菜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