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没有详细说明为何大象不能席地而坐,其实大象这种陆地上最大的动物都是站着睡觉的,若然躺下,它们的体重会缓慢地把身躯内的器官逐渐压碎。当大象有一天席地而坐,大概是因为它的内在已经碎裂了,不得不如此。像在暗讽我们都是席地而坐的大象,被困在名为现实的牢笼,无处可逃。

文|Bella

整部电影因为导演胡波自杀而添上更多阴沈气息,同时也因为他的死造成更大回响,就像艺术品都在艺术家死后才值钱,有点讽刺又有点唏嘘。在这样的世代,要上映四小时的电影也许很奢侈,但说实话有多少人能善用每分每秒?假如你能花四小时玩游戏或看影片,为什么挪不出时间看电影?

电影的每一个画面都是灰蒙蒙的,一片颓败,是团队特意选在每天清晨与傍晚阳光最不足充满阴霾的时间拍摄,可想而知每天都需要争分夺秒,而当中很多镜头都是一镜到底拍成的,但没有在滥用这个技巧,运用长镜头去捕捉整个环境的氛围、演员之间的拉锯、连贯的情绪转换等等,慢慢地增加张力,那压抑、绝望的气氛步步进逼、层递渐进,让观众逐渐投入,所以四小时其实没有闷场,也不可能缩减,少了哪一个场景感觉都会不对。(推荐阅读:《大象席地而坐》:四小时的电影,是对观众最大的善意

四位主角各自有自己的故事,同时相互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没那点用心,可能只用满洲里的大象去营造共同点就草草了事,但胡波细腻地把四人连系在一起,让四条故事线稍微重叠,又各自精彩。这些故事仿似每天都在中国发生着,写实又一针见血。而角色年龄由幼年的孙女到老人,每个年龄层都有不同的烦恼,却同时相信远方有头席地而坐的大象,并希望能看上一眼。从少年的愤怒、到壮年的麻木、以及老年终于看化,他都描述得很到位,可见胡波对社会有很透彻的看法,于政像在韦布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王金又像在两个年轻人身上看见年轻的自己,观众无论属于哪个年龄阶段,都能有所共鸣,我认为这样的安排相当聪明,更让整个故事更为丰富。

电影播到最后的演员列表,发现只有六个角色有名字,其他人就只是他们的谁谁谁,这样的设定有点细心,因为就算给了他们名字,不见得我们会认得啊!这样反而更清晰易明。

从电影中亦可看出胡波对社会对制度等等的不满,各种不公不义让他觉得恶心,他明知道看到那头大象不会改变什么,但还是想去看,那是仅存的希望,也是逃离喘息的空间,像隐喻那个美好想像的未来根本不会实现,但我们都盲目地相信盲目地跟从,用幻想喂养自己,现实在背后追赶着,而人一直逃一直逃,不舍得面对残酷的实相,谁不知我们都在原地打转,没有人逃得出去。

电影中没有详细说明为何大象不能席地而坐,其实大象这种陆地上最大的动物都是站着睡觉的,若然躺下,它们的体重会缓慢地把身躯内的器官逐渐压碎。当大象有一天席地而坐,大概是因为它的内在已经碎裂了,不得不如此。像在暗讽我们都是席地而坐的大象,被困在名为现实的牢笼,无处可逃,只能坐以待毙。电影采用了开放式的结局,最后那一声大象的鸣叫,到底是象征希望还是绝望呢,可能也是观点与角度吧。

而不少角色都在对白中透露出“都是别人的错”的意识,“因为你拒绝我才会睡了朋友的妻子”、“因为你我前途才会毁了”。真的是这样吗?造成这样的结果真的都是别人的责任吗?难道只有你是受害者吗?各个角色不停在转换被害与加害者的身分,可怜同时也可恨,形象鲜明立体,没有黑白,只有灰,这样更为写实。


图片|电影《大象席地而坐》剧照

节录老人的一段话:

“人活着,是不会好的,会一直痛苦,一直痛苦。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一直痛苦,以为换了个地方会好,好过屁!只会在新的地方痛苦,没人明白它是怎么存在的。”

“你可以去很多地方,可以去,到了以后就发现,没什么不一样的,但已经过了大半生了,所以之前你得瞒个谁,一定是不一样的。”

“最好的状态是,你站在这里,看着远方,感觉那里一定比这里好,但你不能去,你不去,才能解决好这里的问题。”

人生在世的确不容易,总会有不同的问题出现,逃避只能换来一时喘息,还是得面对现实解决问题,那样才可以带你去更好的地方,所谓的好坏其实都是由心而生,怎样去过活也是你个人的选择,一味推卸责任并不会让事情变好,那样的好只是假象而已。

两位学生的对话也相当有意思。

“可你拿了些奬,那就挺厉害的。”

“任何人花了时间浪费在任何事情上也能这样。”

“那为什么是踢毽子?”

“因为其他事情让我感觉更差。”

可能对胡波而言,拍电影与写小说也是一样的事,因为只有这两件事让他感觉好一点,所以醉心于此,没有特别厉害,也没什么值得骄傲。但不得不说他真的很有才华,不但已经出版好几本小说,这部电影中兼任导演、编剧和剪辑,第一次拍摄长电影就获得这样的成绩,确实是令人惊叹,也有点婉惜这样的世界留不住人才。我不禁想那些角色的原型会不会就是他自己,但相信现在他已经到达心中的满洲里,也许还找到了那头大象。借李屏瑶在《无眠》中的一句“即使这个世界不够好,留不住一些我们觉得很好的人。选择死亡需要勇气,但是选择留在这个世界,可能需要更大勇气。”愿我们的勇气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