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文有雷)台湾独立游戏开发团队“赤烛”继《返校》过后推出另一恐怖大作《还愿》,推出两天内掀起风潮,更吸引十万人同时在线观看。然而,《还愿》除了是个恐怖故事以外,也是个关于爱与执念的家庭故事。

2019 年 2 月 19 日晚间九点,电脑彼端正上演一场家庭悲剧,十万人同时在线观看,或许你也是其中之一。

家庭悲剧的写手,来自台湾独立游戏开发团队“赤烛”。2017 年推出恐怖解谜游戏《返校》,因贴合台湾社会文化的精细剧情设定,将戒严时代如匪谍、黑名单等特定元素重现而大受好评。

在玩家心中投下一记历史震撼弹后,赤烛带着全新作品《还愿》重返 Steam 舞台,游戏剧情依然结合台湾文化,融入赤烛的 12 位团队成员,对台湾这块土地不同的情感连结。希望透过《还愿》与玩家共同探索深藏心底的过往回忆。

这一次,除了谈历史,更谈生活。生活是历史的起点,要从那一个端点,看回来。


图片|来源

只要拿出诚心,所求之事一定能达成,吗?

赤烛的官网上,是这样描述《还愿》的:“曾经,有人这么跟你说过:‘只要拿出诚心,所求之事一定能达成。’”

一家三口,原先快乐和睦的日子,在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出现状况后,开始产生变化。剧情围绕着这一家人,也从他们身上窥见当时(或者现代也仍存有)的家庭文化。

心诚则灵,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游戏主角“杜丰于”是信了。那是 1980 年代的台湾,综艺与歌唱文化正热门,文采翩翩的作家杜丰于和当红歌星“巩莉芳”相恋并走入婚姻,生下一个孩子名叫“杜美心”。

养一个家,会有多困难?对已经江郎才尽的杜丰于,和成为家庭主妇的巩莉芳而言,确实不太容易。虽然夫妻俩都“望女成凤”地希望杜美心能和妈妈一样走向歌坛,但家庭经济困难,杜丰于的剧本早已不受外界肯定,也不愿意让妻子再度重返舞台抛头露面赚取家用,夫妻经常为了家计争吵个没完没了。

一个孩子,一方面背负父母的期待压力,另一方面又承受着家庭争吵的纷扰,种种生活状况让杜美心抑郁且生病。这样的病源自心理因素的影响极大,医师也告知应转往精神科就诊。但,那是精神疾病仍被污名化的 1980 年代呀,杜丰于怎么能承受“自己的女儿,有精神问题?”

他将救治女儿的希望转向寄托在宗教信仰上,也许是巧合,或甚是注定,杜美心的病情在爸爸开始求神拜佛后有了起色。杜丰于因此更加相信是“神明”的力量,也更听信“老师”的话,不顾家庭经济困难,坚持缴交“功德金”为女儿医治身体,让杜家终将因为“老师说”走向了破碎之路。

诚心得无可救药,所求之事达成了吗?许下一个愿的同时,要用多少代价来还愿?杜丰于还了一个完整家庭,够吗?(推荐阅读:少了父母与伴侣的爱,你也可以成为自己的家


图片|来源

迷信心理学:因为巧合,本能制定下规则

杜丰于相信神明能救女儿,是一种迷信,从心理学实验看人们之所以迷信的原因,其实可归咎于动物的本性。活跃于 1960 年代的行为主义心理学家史金纳(B. F. Skinner)曾做过一个着名实验,他将数只鸽子放进一个箱子里,不论这些鸽子做了什么动作,他固定每隔 15 秒就会投入食物。

经过一段时间后,鸽子自动将自己偶然的动作与食物的出现联想在一起,所以他们开始尝试各式各样的动作,果不其然,食物又出现了。本来模糊的关联,在每次食物出现时被逐渐强化,鸽子开始相信“这些食物,是因为自己做了某些动作才出现的。”

后来史金纳锁定一只鸽子,并将投入食物的时间间隔拉长至一分钟,为了得到食物,鸽子表现得比原先更卖力、用力,要消除鸽子这样的行为,史金纳便停止喂食。

那只鸽子,因为深信着自己的动作能获得食物,在接受食物不再出现的事实之前,他抖动了超过了一万次。

实验结果证明了,尽管我们的行为和结果之间毫无任何关连,但我们会出自本能地找出一些规则,并在每一次的巧合中,更加强化自己所定下的规则。

杜丰于因为一次的巧合,相信神明的指示真能让女儿的身体康复,所以再而三的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鸽子试了一万次,才愿意相信食物不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而出现;杜丰于要奉献几次功德金,才会看清健康与信仰之间没有关联呢?答案,也许只得藏在杜美心折的纸郁金香里了。

游戏中有一幕,玩家用杜美心视角感受家庭争吵带来的压力,其实孩子清楚父亲为了自己的病情采取了“拜佛”这样的行动,但面对花了大把精神和金钱的父母,美心还是无法好转、还是不能成为父母期待中的样子。她手中弹珠球互相敲击的力道越来越重,重得几乎快要击碎,某种程度上,也许正象征着杜美心的心灵也快要崩垮。

是这样的迷信,也是这样的压力,影响了这个家庭的未来。


图片|来源

爱与执念,成了《还愿》

亲手将家庭推向不可回复的深渊,能说杜丰于自私吗?或许是,或许也不是。他自私地认为自己的信仰能救赎女儿,也不自私地为了女儿付出全然的自己。《还愿》与其说是个恐怖游戏,可能更近于一个关于爱与执念的故事。

因为深爱写作(又或说是“大男人主义”)杜丰于认为自己的剧本会重获大众喜爱,不愿意让妻子出外工作;因为深爱孩子,巩莉芳决心出走,为维系家庭重返舞台;因为深爱父母,杜美心承受压力也依然听命行事。

家庭,对于三个人而言都是沈重又必要的存在。正因为爱,这三人才心想着做点什么,只是没想到做过了头,便一同走向截然不同的人生。

凌晨两点,悲剧结束后,同时在线的十万人之中,有一个我隐隐约约想问的问题,家庭之于一个人的影响能有多大?又应该如何做,才能用相对“正确”的方式传递我们对家庭的爱?(推荐阅读:《茉莉的最后一天》不必恨,也不必等父母改,你可以爱回童年的自己

从《还愿》中,我们看见两个关系经营的要点,任何的“为你好”,都该在对方也觉得好的前提,才会是真的好;所有的爱,若是过了头,都可能成为压力。愿这样的悲剧只留存于游戏中,或是,至少在现实生活中少一点悲情。

《还愿Devotion》同名主题曲歌词:

还想和你谈论宇宙和天空
或是沙滩里的碎石和人生
你会不会还是坦率地笑着 我的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