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能力不比男生差,修汽车的人也不输给坐办公室吹冷气的,她用表现证明一位女性黑手也能出人头地。”22 岁的严诗堤,是台湾第一位女性汽车喷漆国手,在她的喷漆世界里,她就是女王。


104 “Be A Giver”计画今天邀请台湾第一位女性汽车喷漆国手严诗堤分享学思历程。联合报系记者章凯闳/摄影

22 岁的严诗堤,是台湾第一位女性汽车喷漆国手。外型纤细高挑的她说,职场不应以性别、职业别分贵贱。女生的能力不比男生差;修汽车的人也不输给坐办公室吹冷气的,她想用表现证明一位女性黑手也能出人头地。

104 “Be A Giver”计画今天邀请严诗堤与五位技职体系学生、从业者齐聚一堂,分享自己的学思历程。

严诗堤说,适性发展虽已是老生常谈,但台湾社会仍深受升学主义影响,就算是高职毕业生,也须具备科大学历;只有少数家中有经济困难,“认为读大学是浪费钱,才不会继续升学”。但对比日本、德国学生,高职毕业就进入职场,已是常态。

严诗堤曾出国参加国际技能竞赛,结识各国高职学生。她曾遇过一位日本选手,年纪约 20 岁,已在 Toyata 车厂稳定工作,买了车、买了房;而德国则是社会支持孩子拥有一技之长,且国中小阶段,鼓励学生适性发展,“高中以前,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推荐阅读:20 几岁就该懂的事:年轻是资本,不是你浪费时间的藉口

严诗堤说,提早接触职场,好处一是及早累积经验,好处二是“留给自己失败的弹性”。若求学期间拉长,等到学士班毕业、读完研究所后,才意识到所学并非所爱,日后转换道路的成本也会跟着提高。

她也表示,随着科技发展、AI 浪潮来袭,不论是靠脑袋、还是靠双手工作,都必须精进技能,才不会被取代。例如汽车喷漆工作,讲究技师对色彩的敏锐度,在不同光源下检视色调变化;也要靠肉眼找出板金损伤处,进行填平、补土,“这些事,机器人做不来。”

高雄中正高工建筑老师周澧璇则表示,12 年国教新课纲即将上路,在高职课纲的革新方面,意在提升技职学生实作能力,能够毕业后就进入职场。但实务上,学生普遍面对家长、社会压力,而选择持续升学;或是在职场一段时间后,发现升迁机会,也与学历相关,而重返校园。高职新课纲能否打破升学主义,仍有待观察。(推荐阅读:20 几岁就该懂的事:练习合理利用和支配每一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