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件想做的事情,并且有机会为之努力,这已经足够幸运了,而要对得起这份幸运,对得起信念,不全力以赴又有什么意义?”你有没有曾为了目标或是为一个人无比努力过的经验?五个素人真实故事带你看那些努力的人,心里在想什么。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一次我深夜打车回家,路上和司机师傅聊天的过程中得知,知道原来开快车并不是她的全职工作,她白天在外贸公司做财务,利用工作日晚上和周末的时间赚一些外快。

她告诉我,因为车是租的,如果开的时间太短不仅赚不了钱还得赔钱进去,所以一般都要到凌晨一点以后才收工,而像她这样,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开车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为什么这样辛苦?她说:“想要留在大城市,想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和生活,不拼命怎么行呢。”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她的身上隐约有光。是不是每个人都曾为一个人,一件事无比努力过?有一天回头看,是那个为一个目标拼尽全力的自己,才是最为闪亮的耀眼。于是我们找出一些 KY 粉丝问了问,你有没有曾经超出自己意料的,非常努力过?那些拼了命的努力,最终结果又怎么样了呢?

故事一:我不愿意做好遗憾的准备,所以选择拼命避免遗憾

盈子女 22 岁

第一年高考的分数,距离上复旦就差了两分。在所有人的反对下我坚持重读。理由很简单,如果你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为什么要勉强妥协。我明白重读意味着折耗一年的时间,还不一定可以取得比现在更好的结果,也明白重读意味着,当同龄人都迈入大学开始另一种生活的时候,我还得一个人孤军奋战苦熬一年。

但上天多给我了一次弥补失败的机会,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刚回到学校的时候确实有很多不适应。我去到一个新的高三班,坐在最后一排角落显得格格不入。中午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下课站在窗户前,脑子里涌现出以前同学在走廊打闹的样子,感到现在全是孤独和落寞。与之相伴的还有不断重读的枯燥和苦闷,同样的复习课、重点、习题,说不煎熬是假的。

我就每天数着倒计时,每减少一天,都多一分坚持的勇气。高考前一天,我没有再做试卷,躺在床上想着两百多天的日夜,就像一层层揭下伤疤,会觉得隐约作痛,却也为自己欣慰。

我很幸运的,最终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但我也知道,读书也许是未来一生中所能经历的最公平的事了,只要努力拼命,多少都能收到结果。但这次重读的经历,让我决定,在未来的人生中也都将带着这股拼命努力的勇气前进。

故事二:有些事现在不做,可能这一辈子也不会做了

Steven 男 29 岁

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券商。上班,健身,做点投资,吃饭喝酒,日子过的安稳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残存的一点理想主义在现实里悄无声息的模糊了踪影。

一年前我去北京出差,约了师兄见面叙旧,这一叙感觉是叙出了我的人生转折。他正在运营一家 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针对大学生群体求学、择业、生活、情感等方面的问题,设计一些项目(比如讲座或线下活动)给予帮助。

这个群体身处校园和社会的转型阶段,各方面的压力和迷茫如果得不到解决容易产生抑郁情绪甚至更严重的后果。我完全认可他的想法,在聊天过程中也不断提出很多新的运作想法,突然就有一种被点燃的感觉,那是我长久生活中早已丧失的感觉,它让人觉得真切地活着,有意义,有价值。

我当即决定去北京和他一起创业。这也许是我不算长的生命中,做的最疯狂的一件小事。这个决定,意味着放弃过往工作经历和人脉积攒,放弃舒适的生活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换一个全新的行业,为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情承受失败的风险。当然,还有无尽的加班和大幅的降薪。

可我还是去了,并一直在坚持到现在。现在凌晨 1 点多,聊完访谈内容,我还得准备一个 PPT 和梳理周末线下活动流程,黎明的北京我见过好多次了。很多人问过我有没有后悔过,这个问题真的没有什么意义。

找到一件想做的事情,并且有机会为之努力,这已经足够幸运了,而要对得起这份幸运,对得起信念,不全力以赴又有什么意义。我很难形容这种为梦想可以不计后果付出的感受,也许这是一件只有试过的人才会明白的事吧。(推荐阅读:给努力生活的你:人生有一百种苦,但只有一种坚持


图片|日剧《我们是奇迹产生的》剧照

故事三: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努力的事,就是拼命爱你

小丁男 28 岁

我和我女朋友是在留学时认识的,由于我俩一个家在天津,一个家在黑龙江,回国后去哪儿工作生活自然就成了一个难题。她想去北京,离家近职业发展前景也不错,但到我这儿就为难了,要留在北京压力实在太大,而我回老家则是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但我理解她,一个女孩子离开家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也没什么好的职业发展,确实太委屈了。所以,我还是决定和她一起留在北京。爱一个人,最重要也最基本的,就是要在一起,分隔两地无限期的拉扯下去,其实就是在损耗感情,很难有完满的结果。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赚的不多,但我想着一定不能让她受委屈。生活上大的开销我都一力承担,到了年节假日送不了太贵重的礼物,但我也会精心为她准备。女孩子把最珍贵的这些年愿意交给你,你怎么能不疼惜爱护。但有时候还是挺心酸的,比如出去逛街,她看到喜欢的东西,但一看价格就会说太贵了不要了,这种无力感真的让人难受,所以我只能更努力的工作。

别人不愿意接的项目我接,为了年底多一些 bonus,哪怕指标提前完成了我也会一直跑项目,酒当水一样的喝,几乎天天都在出差,回到家里经常已经十一二点,但能回家,再晚我都会回家陪她。

这两三年过去,虽然我们没有大富大贵,但也有一些看得见的进步提升,对于男人来说,其实压力也是成长的最好动力。我也从没觉得这种努力是一件伟大的事,它就是一件理所应当,我必须完成的事。如果留在这个城市发展是她的梦想,我愿意以她的梦想为我奋斗的全部意义。

故事四:也许最终要回归庸常,但那在之前要确认自己疯狂过

匿名

我必须承认,练习生这条路是真的苦。但至今我仍走在这条路上并且没有后悔过。我喜欢站在舞台上,但我的父母并不理解,他们认为艺考或练习生,是一条“差生”才会选择的,几乎不可能成功的路。

于是,高考、毕业、就业,我按部就班的完成了每一个目标,但成为偶像的念头一直都在心底某个角落。

今年是练习生综艺爆发年,从《偶像练习生》到《创造 101》,我看到了许多拼命的年轻人,而我却做着一份乏味的,每天都在抗拒的工作。直到有一天,我在推送里看到一个练习生培养计画,限龄 25 岁,而我已经 24 了。“犹豫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脑子里一直回响着这句话的我,带着一年多积蓄,瞒着父母到了北京。

面试流程很简单,完成自我介绍加才艺展示,再根据不同的评级缴纳费用。评级 C,六万八,这就是我练习生生涯的开始。同辈的练习生有五十多人,而在整个朝阳区,这样的公司据说有四五万家。出道的机会微乎其微,可是,那极不确定的未来还是让我热血沸腾。

声乐,舞蹈,表演,文化和体能,每天两节课按五种类型轮换。有周考,月考,评级 A 的人才可以试镜接节目通告,除此之外就只剩练习,有时练习室有老师要用,就只能去走廊。

需要严格控制体重,我一个月内瘦了十五斤,在练习室晕倒过两次。以前工作我是早 9 晚 6,周末双休,现在是早 9 晚 12,一周无休。苦、迷茫、担心未来,可是,我从来没有抗拒过上课和练习,甚至期待。每次看自己唱跳作品录影的时候就会发自内心的开心,和同辈们成了知己好友,当一天的练习结束,躺在床上的时候,除了疲累还有满足。

我还是相信有一天,我会有属于自己的舞台,一束追光打在身上,台下都是追随的目光。听起来有点像做梦?也许我们终将归于庸常,但在这之前,我需要确认自己已经尽兴地疯狂过。(推荐阅读:“请不要再那么努力了!”日剧《Dr.伦太郎》告诉你同理心的秘密


图片|日剧《我们是奇迹产生的》剧照

故事五:适合自己的生活,才是好的生活

莲影女 37 岁

结婚后我还是辞掉了工作。老公和父母都想让我过的舒适些,我也完全明白他们的好意,但心里始终有一丝不甘和寄挂。有孩子后,想回去工作的念头开始变得更强烈。围绕着孩子忙碌的日常,让我觉得越来越失去了自我,我希望他眼里的妈妈不是一个只懂家务的人。

我希望他知道,他妈妈还是个设计师,有自己的事业,工作也许算不上一件多么高尚伟大的事业,但却能让我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等到孩子一岁多的时候,我终于和家人正式提出了这个想法。这个过程非常艰难。老公虽然理解我,但总归怕我受苦,心有不愿。爸妈觉得我是自找罪受,最难的一关是婆婆,她认为我抛下孩子,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这期间我们经历了很痛苦的拉扯,所幸我最终如愿。但回到职场也并不像我想像的那般完美。几年的职场断层给我找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阻力,真正上班后琐碎的折磨更是充满了我的生活。不定期加班,工作上无休的争执,想法枯竭,都让我感到疲累,但是当我整理项目画稿的时候,想到这份忙碌充实带来的成就和满足,就从来不曾后悔过。

我经常想,如果不踏出这一步,可能现在正在家里削着苹果等孩子放学。倒也没有好坏优劣,却并不是我期待的未来。从来没有人有资格告诉你应该选择哪种生活,或哪种生活是好的,答案永远只有你自己知道。

在做这次访谈的过程中,我还看到了许多关于努力的故事。在这俗常的世间,原来有这么多人在为自己坚持的信念付出着。有一位粉丝说了这样一段话,让我印像很深。他说:

“以前总觉得追逐梦想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需要好好准备,然后才放手一搏。可是等了好多年,并没有等到一个‘就是现在了’的伟大的瞬间。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好像已经离开了学校很多年,就快可以用中年称呼自己了,我这才开始觉得,什么都别准备了,还是赶快上路再说。”

他的梦想是做一位漫画家,可他实际上是金融行业的从业者。如今他所做的,是每周在开会之余,一定要画出两幅作品来,他说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必须考虑养家糊口,孤注一掷的时刻很难到来。只有把追求梦想安排在每一天的日常生活里,梦想才不会永远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