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就常跟女儿说“不要活得跟妈妈一样”。所以,找到想做的工作就认真去做,活出自己的人生。有天女儿聚餐结束回家,全身散发着酒味,说:妈妈,对不起,接着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她要说对不起呢?她只是按照我教的,认真过日子罢了。坦白说,我是有点伤心,又觉得好累。我是我爸爸的女儿,你的妻子,孩子们的妈妈,后来又成为秀彬的外婆。那我的人生究竟在哪里呢?

现在还不到七点,孙女还在睡觉,外孙跟外孙女还没来。啊,孙女智幼现在放假,所以过来住。媳妇从今年年初开始回去上班,自从她生了智幼辞掉工作,已经八年了。她白天照顾智幼,晚上念书,拿到了什么资格证。听说最近的年轻人就业很不容易?可是媳妇昼耕夜读后,虽然已经过四十岁,还是成功重新就业,实在太厉害了。我说,哇!做得好,做得很好。只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放暑假时她会直接把智幼送来我们家。

不过,我们女儿也一样。嗯,也没询问我的意见,就搬到我们家隔壁,说秀彬上幼稚园的期间需要帮忙。自从她连续两年生产,分别生了秀彬跟姜斌,已经过了六年了。可是,镇明爸,我没想到幼稚园这么早放学,我以为只要在女儿加班时,帮忙顾小孩一两次就行了。然而,了解她的状况之后,我也没办法拒绝帮忙顾外孙。

孩子们那么拚命过日子,我怎么能说不要呢?如今,也已经习惯这样的情况了,没什么困难,也不觉得辛苦。近来要准备三餐和一次点心,是有点疲惫。现在其实该准备孩子们的早餐了,只是,我唯独今天不想做饭,一张开眼睛,就写信给镇明爸。

因为是暑假,有三个孩子要顾,累得不得了。在幼稚园下课之后,常有奶奶们带着孙子到公园游乐场,孩子到一旁去玩,我们聚集在一起聊天。如果时间太晚,就到附近的餐厅点外带回家吃。但是,要带着三个孩子行动,不管是去游乐场或是餐厅都不太方便。

没办法,只好在家吃。在家里,总是重复着吃饭、收拾残局这两个动作。说到脏乱,家里怎么有办法变得这么脏乱,整间屋子都是小玩具、蜡笔、色纸、绘本⋯⋯物品持续激增。孩子们四处奔跑、踩到东西滑倒、碰撞、受伤、打架、哭泣,搞得我整个人晕头转向。

不仅如此,我没办法协助孩子们写作业,这件事让我很在意。媳妇准备了读书目录和日记本,还标出每天要做的习题,可是智幼连翻都没翻。我说这样会被妈妈骂,智幼就说已经都写完了。上个星期五,媳妇来带智幼回去,结果说功课都没写,教训了孩子一顿,我在旁边有种跟着看脸色的感觉。

也不晓得媳妇是怎么打听到的,报名了我们家附近的数学补习班暑假特别班,还申请了跆拳道学院的跳绳课、音乐补习班的直笛课。暑假期间,辅导老师会来我们家一次。这并不是像儿子嘴上说的那样,是为了让智幼念书,其实是怕我太累。

因为把孩子托付给我不分日夜地照顾一个月,媳妇觉得很抱歉,这么做的话,至少在智幼去补习班念书的时间,我就可以喘一口气了。儿子跟媳妇同样在职场上班,然而会因为小孩放暑假、自己却要东奔西跑,所以对我感到不好意思又在意的人,竟然不是儿子,反倒是媳妇。媳妇这么用心,我衷心觉得抱歉又感谢。

最近的人好像都是这样过日子的。子女托年迈的父母照顾小孩一整天,觉得又愧疚又不安;至于老人家,既没有多余的心力陪孙儿玩,也没办法教导他们;可是,小孩如果一整天在补习班又觉得很累。为什么花了那么多钱,每个人都搞得极度疲惫,却彼此都见不到面?全家都很辛苦。

然而,回想起来,我们似乎也是这样养大孩子。开米店时,终日待在店铺里,不做米店时,两人都忙着工作,忙得不可开交。镇明爸轮班驾驶,回家时只想睡觉,我为了多拿一点津贴,选择上夜班,把孩子放在家里。

每天早上替孙儿准备餐盘和水壶,放进幼稚园书包时,我都好后悔。从前也应该帮孩子检查书包,替孩子确认上学物品才对。(推荐阅读:【为你挑片】《小偷家族》如果家有一个形象,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至今仍对女儿感到愧疚。那是她上五年级或六年级的时候,我忘了在考卷上签名,她被罚在教室后面罚站一小时。这件事,还是她那个住我们家楼下的同班同学告诉我的。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妈妈?她说,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她应该要生气地埋怨爸妈才对,可是她居然说那不算什么。这么一来,反而让人更过意不去。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现在我才帮她照顾孩子。

不久前,我带小孩去公园玩时,有个常碰面的奶奶跑来问我,这是亲孙子还是外孙。我回答是外孙,她接着问我女儿在做什么工作。我本来是想要炫耀,所以全部都说了。我女儿在学校都得第一名,也没上补习班,就进入首屈一指的名门大学,现在在我们国家最顶尖的大企业上班。这样一说完,那位奶奶却说,哎呀,是零分女儿。

最近流行这样的话。全职主妇女儿是一百分,准时上下班的公务员或老师女儿是八十分,吃晚餐前回家的上班族女儿是五十分,而晚上十二点才下班的大企业员工女儿是零分。因为女儿工作的时间越长,父母要照顾孙子的时间更久。

镇明爸,别人说我们女儿,我们那令人骄傲的女儿是零分。

因为太难过,太伤心,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说真的,照顾孩子好累啊!

一早七点半,女儿把连眼屎都没清干净的小孩带来。让他们吃完早餐、洗脸、穿衣服,送上幼稚园娃娃车,再回家打扫买菜,马上就两点了。接了小孩,还要照顾整个下午。从去年开始,女儿就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要加班。孩子三餐都在我们家吃,到了晚上就把孩子带回女儿家,帮他们洗澡,哄着入睡。睡觉的时候,一定要躺在他们旁边念故事。好不容易把孩子们哄睡之后,偶尔我还会掉眼泪。

最近手腕、脚踝、肩膀、腰,没有一处是好的。我有一次抱着秀彬起身的时候闪到腰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好,上个月还长了带状疱疹。不过,我们女儿看起来也很累。把孩子交给年迈的母亲带,会满意吗?尽管她嘴上说妈妈,妳看着办,可是有时却让我很不舒服。

有一次,我用水烫孙子的内衣、手帕,女儿发脾气说那是抗菌处理过的棉,不能烫。我想做离乳食,于是将蔬菜切成小块,她却说不是有机食品的话孩子不能吃,只好我自己做成炒饭。幼稚园全日班抽签没抽到,只好去念两点就下课的正规班,女儿说那也没办法,怎么会那么讨厌。可是让我最讨厌的,还是并没有把子女的事放在心上的女婿。不,我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我该怪谁呢?

本来以为孩子都结婚后,我和镇明爸两个人可以轻松地散步、运动,偶尔去旅行。工作了一辈子,终于可以舒服地休息了。偏偏,谁料想得到,现在还得照顾孙子。

其实,办完镇明爸的葬礼后,我得了忧郁症。以前我们喜欢看电视购物台推出的旅游行程,春川、丽水、济州岛、日本、夏威夷⋯⋯记下想去的地方,约好等孙子孙女长大一点再去。

可是镇明爸,你怎么走得那么快?虽然大家都说,这种岁数称得上是喜丧了,但我却不这么想。因为,我们有那么多不断往后推延、说好以后要一起做的事啊!(推荐阅读:7 岁小孩与 93 岁老人给你的忠告:人生该为自己疯狂一次

回想起来,难过的事都是因为孙儿,然而笑着度日也是因为孙儿。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分辨的,居然专挑我做的菜来吃;画全家福时,总是把我画在旁边;父母节时做康乃馨给我,而不是做给自己的父母。去年冬天,秀彬把幼稚园圣诞节活动做的许愿树送给我,上面写着歪七扭八的“祝外ㄆㄡˊ身ㄊㄧˊㄐㄧㄢˋ康”。

再过一星期,孩子们的假期就结束了。虽然现在一心期待寒假结束,不过要是大孙女回家去了,外孙跟外孙女也上幼稚园,或许我会觉得有些空虚。

镇明爸,你不知道吧?我从小就常跟女儿说“不要活得跟妈妈一样”。所以,她想学的都去学,找到想做的工作就认真去做,赚很多钱,用自己的名字买房子又买房子。虽然我们女儿看起来有点累,却也活出自己的人生。为了让女儿能继续这样过日子,我好像还要再照顾孙子孙女一段时间。

有一天,女儿聚餐结束回家,全身散发着酒味,说:妈妈,对不起,接着嚎啕大哭起来。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她要说对不起呢?她只是按照我教的,认真过日子罢了。可是镇明爸,坦白说,我是有点伤心、郁闷,又觉得好累。我是我爸爸的女儿,你的妻子,孩子们的妈妈,后来又成为秀彬的外婆。那我的人生究竟在哪里呢?

哎呀,已经七点半了,我该去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