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层层叠叠的社会,每个人、每个位置都有自己要面对的压力与焦虑。可以的话,试着将焦虑提升成欲望,反而能把负能量转变成推动你向前的动力!

文|瞎妹休日委员会

我的第一份工作带给我相当严重的焦虑感。

大学生的毕业集体焦虑:找工作,我也同样经历过。一开始我以为那样的焦虑已是我的极限,所以在我接到录取通知的电话,欣喜若狂。

可是我从未想过,这将是我短短人生之中,最痛苦的一年,这只说明了我的人生经验过于贫乏。那时的主管像是全知全能的天神,我总是会被一个又一个考题击倒,怎么做似乎都达不到要求。依稀记得到职刚满半年,搭着每天通勤的公车,都想着:“今天就递辞呈吧!”但是一想到要与老板共处一室的焦虑,竟严重到让我一拖再拖。(延伸阅读:【女人迷儿说工作】做一个成就自己也成就别人的工作者

一方面觉得好气又好笑,对主管的焦虑慢慢转化为愤恨,这样的情绪反倒成为我上班的动力,困兽被逼到了谷底,只想拚个你死我活。当时手中有个专案,只想着:我要做到完美,我要让他觉得我无可取代,然后我要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狠狠地离开他。

揣着这个大梦,工作的繁忙与挨骂虽然不曾中断,我却莫名地感到一丝异样的轻松。已经离开这份工作好几年了,但在读《请把焦虑当爱人》的时候,那一段时光却一直让我回忆。现实中,想当一个无忧无虑的人,简直是天方夜谭。生命的成长来自不断地毁灭与重生,“长大”这件事,往往伴随着伤心,是内在的突破,必须靠内省以达成,外力难以介入。


图片|《四重奏》剧照

如果用运动来比喻的话,适当的焦虑就像有点累的慢跑,不至于让你气喘吁吁,但也不是太轻松的事情。所以大部分人无法享受这个过程,虽然你的理性知道,持之以恒的运动对身心灵是好的;但你的感性拒绝让自己陷入不轻松的状态。

实际上,将焦虑提升至欲望,就能变成不断向前的动力。(不见得是功成名就,而是你个人冀求的终极目标,每天躺在床上一事无成也可以。)

再继续聊聊我的主管,当我的王子复仇记展开之时,他却开始对我推心置腹,很多事放手让我做了,外出时会闲话家常了,旅游时也有专属我的一份小礼物了。

某次出差,我们路过一座花园,恰巧更上层的主管来了通电话,一接起就是顿飙骂,声音大得我都听得见,我知道部门的流动率很高,我知道业绩不好,我还知道好多问题但都无解。九月的太阳不热,云影天光,小小的水池里锦鲤一直转着,主管默默地蹲了下来,脸低低的,什么都没说,直到电话那端的声音渐弱,主管的姿势仍旧维持着,一分钟后又神情自若,一贯仍是那个我讨厌的主管。到了很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主管有多厉害,与自己的焦虑相处自如,甚至让焦虑成为武器。(也推荐你:佛洛伊德谈焦虑:焦虑使我们刺痛,也让我们行动

因为当我遇到类似的情形,焦虑便如海啸般卷来,使人情绪崩溃。那一瞬间,我才明白,原来焦虑是不分人的,尊贵如天神般的主管,下贱至我这种免洗员工,大家都有自己要处理的焦虑。而书里所讨论的职场焦虑,我都经历过。第一份工作的重要性?同事之间的尔虞我诈?现在离职是不是就完了?对公司开炮,是否会害得自己被业界封杀?焦虑这件事,在《请把焦虑当爱人》,从存在、成长、选择、社交、职业、爱情六大项,有系统地探讨,没有单一解方,带领你认识、学习拥抱焦虑,内外兼修,不迷惘自己的步伐,终而使焦虑成为敲破你舒适圈的槌子,迎向更多可能性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