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似乎隐藏着什么蠢蠢欲动。以这样的备忘录纪念吧:“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对于善良、纯全的生活保持信念。


图片|来源

元宵了,跟闺蜜吃汤圆。吃了汤圆,这个年就算过完了,真正是一元复始,新年完完整整地到来。我感觉从长长的冬天慢慢醒过来。台语说,“头过身就过”;年关至此,大约是刚过到肩膀的部分。头还很疼痛,身体还大半部卡在过去,但也已经能感知到春天的风以及雨,潮湿与温度,也有细微的信心。

生活中有许多变与不变——惊人的是,变化的幅度如此剧烈,更显得不变的部分恒常久远。

比如衣柜。

近年来推崇买一丢一的逛街政策,因此更新是系统性的。丢掉了一批牛仔裤(我老了没兴趣努力把自己挤进黑色烟管裤了),买了一批宽版/九分裤(释放妳的大腿吧)。毛衣也丢了一批,新买一批看起来专业的衬衫。

不过也有些衣服供在衣柜里五年、十年都不变,穿习惯了是真的,不过它们真正的功用是提供安慰,像是很多人小时候舍不得洗也舍不得丢的小被被。像是从大学穿到现在的社服,第一年出国读书买的 hoody。那天我发现我常穿的芝加哥大学 hoody 袖口居然被磨损破口了,软软的一个小洞。吓一大跳,那可是一件很厚的连帽外套,竟然也有破洞的一天。

又比如朋友。

换了几批,不过朋友还是很多。能够在后座睡觉,请人帮忙驾驶,真的很好。而最近的经验甚至是我的车子抛锚了,只得请人轮流在前面开着拖吊车。遇到重大劫难的时候,谁陪在身边感受最清楚;面对没有办法在关键时刻承接住自己的朋友,也不再暗中赌气了。这一轮没有缘分而已。下次再找你玩;你下次也还来找我玩啊。是故,诸多变化里仍然有些没有变。

也比如写作。

本来写部落格的,后来不更新了;曾经兴致勃勃拟定出书计画的,现在慢悠悠地放生了。以前脸书是多麽重要的自我展演,现时也自己走下了神坛,坦然地面对自己其实也就是想转贴小猫小狗撞上玻璃们的影片。而且,喜欢同温层,喜欢躲在回声隧道里,读他人落落长的时政评论,当然只能是我也同意的政治观点。

不过关于文字,也还是有点什么没有改变的。曾经是喜欢写的,后来心思有点偏移,变得有点讨好的意味。但再一层的后来,有觉察了;因为有觉察了,就又能够回到内观自我的合一状态,又有点喜欢写了。

强者我编辑,同时也是美艳女演员,根据她的舞台经验,曾这样给我建议,“再往前一步,完全地诚实,观众就无话可说了。”诚然。作者首要是得有话可说,观众才得无话可说。讨好都是源于恐惧,闪躲都是源于不诚实、不接纳、不自信。全然地诚实,需要许多锻炼与修行,我的道行也还不够。还不够也仍然是诚实的,因此我又有话可说了。

变与不变的对比在博士班里更是明显了。几年过去,我还是在念博士。每天最挂心的还是读两篇文章,写几百字。不过变化也是明显的。发表的文章从零篇,慢慢有了几篇。以前挂在学长姐后面,只能写个几个实证段落;现在也能发展研究的理论架构了,也有单独作者的发表了。心情好像一直都一样,一边自卑着一边自信着。这是一个永远都嫌弃你不足的世界,但我也慢慢有各种方式面对潮起潮落了。(延伸阅读:想要增加自信吗?记得每天对着镜子微笑吧!

生活没有捷径;人生自有季节。春天来的时候尽情地生长,冬天的时候安静地休息。

眼睛看不到变化的时候,或许正在默默地吸收养分呢。当有戏剧性变化的时候,或许也只是正常的能量释放循环而已。

2019 年似乎隐藏着什么蠢蠢欲动。以这样的备忘录纪念吧:“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对于善良、纯全的生活保持信念。时有阴天,时有雨天,时时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