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纽约州选出的 29 岁女性众议员欧加修-寇提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频频夺得媒体青睐。 她是美国史上最年轻的众议员。年轻,拉丁裔、女性、劳动阶级、左派。在她身上黏着许多标签。许多人以为标签能够伤害她,但她不怕,从政跟跳舞的姿态一样潇洒。

当“民主党的希望”落在她肩上

2019 年 2 月 5 日,民主党的女性议员在国会中一起穿白衣,恭喜女性议会席次达到有史以来新高。(你可能会喜欢:写在川普国情咨文之后:为什么女性政治人物要穿白衣?)在势同浪潮的白衣海中,有位年轻女性笑得特别开怀。


图片|来源

她是 29 岁的新科议员亚莉珊卓.欧加修-寇提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常被称为 AOC ),去年底,她刚打赢纽约第 14 选区众议院之战,第一次参选就上手。

欧加修-寇提兹推动民主党起草“绿色新协议”(Green New Deal),宣称要在 10 年内让纽约州 100% 使用再生能源,大老纷纷替她背书。作为纽约州代表,她更表态反对亚马逊在长岛市设立第二总部,2 月 14 日,亚马逊正式宣布放弃在纽约的总部计画。她善用社群媒体,头脑清晰,勇于为族群、性别、阶级议题发声。

夹带超高人气从纽约布朗克斯区进入国会,她也被誉为是“民主党的新希望”。

谁是 AOC?从打工女孩到入主国会 在美国政坛掀起热潮


图片|来源

父亲来自纽约,母亲来自波多黎各,欧加修-寇提兹出身纽约布朗克斯区的劳动阶级。和美国许多寻常家庭一样,因为 2007 年的金融海啸,家庭濒临破产。2008 年,她的父亲因心肌梗塞过世。母亲当清洁妇、开卡车养家。从波士顿大学主修政治与国际关系毕业后,她担任服务生、调酒师补贴家用。

2016 年,她担任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总统大选志工。不过,结局我们都知道了。桑德斯在民主党党内初选即输给希拉蕊。2018 年,27 岁的她还在付学贷,毅然决定从政,投入纽约州第 14 选区的众议员选举。第 14 选区是多元族裔分布较多的布朗克斯区(Bronx)与皇后区(Queens),一向是民主党票仓。

作为第一次参选的政治素人,她的对手是蝉联 10 届议员的民主党大老克罗里(Joe Crowley)。

她的选战打法,以民主党而言也很不一般。政策上,她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重视性别、种族、医疗与环保。政见包括推动“绿色新协议”(Green New Deal)、主张废除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Abolish ICE)、以及全民健保(Medicare for all)。行动上,欧加修-寇提兹认真经营社群,每天发数则推文与instagram限时动态;她也不收企业的政治献金,竞选经费只有 12 万 8 千美金,对手 Crowley 则募到将近 300 万美金。

初选前一天,她选择前往移民儿童拘留中心外抗议,以行动向这些被强制与父母分离的孩子们保证,她会与移民站在一起。

6 月 25 日,选举结果跌破众人眼镜,她赢过 Crowly。11 月 8 日,她一如预期击败共和党,拿下纽约第 14 选区。

不畏他人眼光 从政与跳舞的姿态一样潇洒

从纽约布朗克斯区到华府国会山庄,是一段似近实远的道路,而这段女性参政之途还在持续。上个月,据《赫芬顿邮报》报导,她更被网友挖出一支读大学时在屋顶上疯狂跳舞、模仿电影《早餐俱乐部(The Breakfast Club)》的影片,有右派人士试图藉此攻击她还太年轻、不适任议员。

她当然没有为此道歉。欧加修-寇提兹反而在国会办公室外又跳了一次。她上传影片,在推文回应:

I hear the GOP thinks women dancing are scandalous.

Wait till they find out Congresswomen dance too! 

Have a great weekend everyone :) 

—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OC) 

我听到有些人以为女人跳舞可以被当成丑闻。那我要告诉他们,国会议员也会跳舞。

她更在接受《国会山报》(The Hill)采访时幽默以对:“很少有政治人物会被称赞舞跳得好,我很高兴成为其中之一。”


图片|来源

不畏他人眼光,更勇敢反击各路嘲讽,欧加修-寇提兹成为许多女性的行动典范。在 2019 年的女性大游行(women’s march)演讲,她问底下满满群众,“妳们准备好暴动了吗?准备好为自己争取权益了吗? (Are you all ready to make a ruckus? Are you all ready to fight for our rights?)”

这是她的全文演讲影片:

她在演讲中说:

正义不是只存在书本上的概念,正义是关于我们的日常饮水,正义是关于我们的每个吐息,正义是关于我们如何投票,正义也是关于女性能得到多少薪水。正义是关于我们是否能够和我们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正义是关于“保持礼貌”不等于要“保持安静”。

拉丁裔、女性、劳动阶级、左派,她的身上有许多标签。许多人以为标签能够伤害她。但她毫不害怕,自信如火焰点燃 1 月的纽约。她从政的姿态,跟跳舞一样潇洒。作为政治人物,她以自己活生生的生命经验打破刻板印象,替美国政坛产生新的影响力。在纽约布朗克斯,在波多黎各,在台湾,希望我们都能从她身上看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