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分手后仍同居的消息,许多朋友会说:“分手还同居,很容易因为错觉而复合。”起初,我也以为会的,可是现实告诉我不会,因为我们都不想再鲁莽复合了。

一个下午,我看着房间灰色的墙,想起刚刚搬进来的时候,和她爬高爬低,将它由残旧的粉红刷成浅灰。还有一起组装的家俬,由书桌、椅子到失败了的书架,还有床未到的时候,我们俩睡在地上、却因为不习惯新环境而失眠的晚上。 当时房间的物件很少, 起居和生活简单而且让人们满足。

随着家俬、 衣物和书本越来越多,我们的感情就越来越差。这个家不再是让人感到温暖、刺激和浪漫的城堡,地板也变成吵架之后,铺满眼泪和支撑发抖的双手的冷冰平面。

我们在炎热夏天开始有自己的居所,在秋天,我们两年多的关系结束。分手后,我们依然同居。

我们以为同居是幸福的开端

作为一对在香港出生和成长的女同志,其实我们早已出柜和坦白性取向,除了这点之外,我们跟一般的情侣没有不同。家境普通,大学毕业之后就找工作,而且在出来工作的初头,跟父母一起住。在香港有一个流行用语“土地问题”,年轻情侣常因为租金和楼价而无法同居,没有私人空间去亲密,也别妄想能够在二十出头就能同居享受两口子的生活。

但是有谁不想与心爱的人展开同居生活呢? 依稀记得一句卢凯彤的歌词:“两个女生一个家门外,沉默的风飘来”而这句歌词对于同居前的我来说,就是努力工作的原因,我常常说:“我的愿望是一个家,两个人,一只猫。”(推荐阅读:我也想谈一场普通的恋爱:你爱我,像爱着一只猫

在同居前后的夹缝时间,我们的约会偶尔是在彼此的家过夜,而能够抽时间去短途旅行的话,彷佛是中了大奖,因为可以有属于我们的空间,体验一起生活的幸福。也有吵架吵到天崩地裂的时候,也曾经徘徊分手边缘。

一次复合之后,我们决定放手一搏,试试同居。第一个月甜蜜非常,都在添置家具,晚上享受着大学才有的电影时光,在彼此的怀里,感受到强而有力的一种安全感,家终于是避风港,而且能够穿着内衣裤在家里浪荡,而不用怕父亲看见尴尬。

工作压力和生活习惯的冲突,却让我们越走越远。她是一个大学的研究助理,办公室工作较多,个性内向,也属于容易入睡的类型。而我当时刚刚换了工作,传媒工作没有休息可言,压力极大。休假的时候我为了排解压力,不是外出喝酒就是去社交场合,她经常一个人待在家中,安静地等我回来。我暗地埋怨她不明白我的无穷精力,她也感到被忽略而且不被尊重。

其实我们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早已存在,当中曾经涉及不信任、隐瞒、精神出轨、无缘无故失踪和情绪勒索,等等。在异性恋情侣之间,若果真的有“结婚是为了挽回破掉的感情”的人,那可能我们当时都以为,同居能够修补我们的关系,让我们定下来。(推荐阅读:同居好不好:从一支牙刷入侵开始的恋爱模式

分手之后继续同居,最恼人的是其他人

在秋天,我们哭着,和平地决定要分开,因为我们知道不可以只挂着一个情侣的名衔来继续视而不见彼此的裂缝。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除了需要调整与对方的相处方法、重新划线,还得面对我们共同建立起来的家居环境。起初,我们轮流会到父母家居住,看到对方便撕心裂肺,自己的家成为失去温度的四方格。

有几个问题朋友常问,第一个是“你们分手了,怎么不搬走?”

因为租约未满,而且我的确喜欢也无法告别由自己创建的私人空间。这里是多么的可爱漂亮,四周的咖啡店是多么的友善,楼下的电车叮叮声是多么让人喜爱!

第二个是“分手还同居,很容易因为错觉而复合。”

我起初也以为会的,可是现实告诉我不会,因为我们都不想再鲁莽复合了。

然后延伸到第三个提问“你们还一起住,不是因为你们还有幻想吗?”

原来经过无数争执和焦头烂额之后,我们对于彼此的印象是蛮中肯的。

而在我们背后的谈论可能还有“她们还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

原来分手同居这一件事真的会让别人的神经触动,让我感到自己在别人眼中是“异类”、“不检点”、“不够决断”。可是,我们都很清楚知道,我们虽然分手了,但还是愿意一起生活。

如果我们都舒服,为什么需要顺应别人对于关系的正常想像来配合呢? 最恼人的不是与前度 [1] 同居,反而是旁人的指指点点。

分手之后,我们才学会相处

然而,分手之后同居,确实让我看到自己不完美和脆弱的地方。原来我无法接受如此熟悉我的人从生活中消失。毕竟我们已经生活很久了,从大学到现在,我事业有起色之前、我最幼稚的一面、我家庭的故事,她都见过听过。我不肯定我能否再次向另一个人如此坦诚地做自己,我亦未准备好这样做。

而且,调整自己心态的过程中也碰过壁,而这是学会相处的重要一课。如何从女朋友的身分变成朋友?过往的占有欲必须丢弃,例如你不可以期望对方向你交代行踪和预留假日,对方会展开属于自己的生活,而我也需要。

其实就像由朋友相处之道开始,抛弃关系对坦白沟通、尊重的负面影响,而我们亲密关系变成朋友,看到的是更多对方以往埋没了的一面。例如我不爱早睡,喜欢写书法、看电影到夜深,我不需要再收敛。她爱跟朋友见面、周末陪伴家人,也不需要怕惹我生气了。

除此之外,我还是会煮饭炒菜给她吃,她还是会填充我不愿洗碗那个缺口。

我们一起看了《龙虾》

《龙虾》(又称《单身动物园》,2015 年电影)讲述在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关系只有非黑即白—— 在主导的、强势的 反单身 势力,若有人没有伴侣的话,他就会被变成动物,例如龙虾、牛、狗等等。而反对势力则不满这个意识形态,组成游击队伍,同时,队伍里面只可以有单身的人,任何调情、多于友谊的灰色地带都不容许,违者要被残酷惩罚。

这种幽默又可怕的黑白分明电影概念,其实让人反思我们的社会对关系的看法。或许很多人都与前度依依不舍,有些人在外遇,有些人则有多个伴侣,有些人永远都不愿意谈一段正式的关系,或者有些人如我和前度一样,分手之后依然住在一起,如此类推,没有人是完全非黑即白的,关系也是。

我想,若果现实世界真的变了单身动物园,我跟她早已变了一只龙虾,或者一只猫,或者一条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