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女榜首进台大医科,与男友感情状态成为热议焦点。当所有人目光聚集在两人身上,甚至开始人身攻击,当事人隐私在哪?

去年 8 月,雄女榜首进台大医科引发热议,只因女学生在受访时,无意间提及,自己与成绩优秀的雄中男友交往后课业逐渐进步,舆论焦点瞬间从学业转移至两人感情状态。当时,女学生为大考付出的努力,被媒体和大众简化为“因为交学霸男友才上台大”,隐约显现“女性必须依靠男性才可能成功”的价值观。此外,因为女学生成榜首、男学生需重考,被网友预测未来必定分手。 02 月 14 日, PTT 网友们开始热议两人是否已分开,引起媒体注意并大肆报导。(推荐阅读:【性别观察】雄女榜首进台大医科,新闻如何贬低女性也压迫男性?


图片|网路新闻标题截图

起初,只是网友闲聊,随着讨论愈演愈烈,媒体为跟上话题热度,也展开追击报导,不少新闻辅以耸动标题。然而,无论是网友或媒体,言论都充满猜测性,从两人“分手与否”谈论到“分手原因”、“双方现况”,几乎没经过当事人声明或确认。

从舆论风向来看,大部分人以“带绿帽”、“无缝接轨”来形容女方作为;也有人戏谑地说,台女素质就是如此。社会究竟对女性抱有什么期待?对许多乡民们来说,是否一年后仍未分手,才是所谓“好的女生”?

当舆论不断扩大,也随之出现许多羞辱当事人的语句,不仅是散播谣言,也未给予当事人应有的尊重。

当所有人目光聚集在两人身上,甚至开始人身攻击,当事人隐私在哪?谣言满天飞的此刻,猎巫正在发生。


图片| PTT 截图

猎巫:任何事,都能将我定罪

媒体和乡民们对事件穷追猛打,企图从女学生私人脸书、 Instagram 挖掘更多蛛丝马迹。彷佛猎巫般,各式各样对当事人的猜想或“推测”接踵而来,难以确认是否属实的当事人资讯、说过的话,都被网友拿来当作“素材”,大肆讨论。这件事彷佛成了变相的猎巫行动。

猎巫出现于 12 世纪,在 16 世纪达到高峰,透过各种千奇百怪的罪状和理由,来定义妳是不是“女巫”,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猎・杀・女巫》一书中,作者 Anne Llewellyn Barstow 即指出:“女巫迫害的戏剧性事件加强了厌女主义传统的传承及父权的控制,贬抑了女人的地位。”厌女,大抵指称存在父权体制底下的一种普遍信念,认为女人天生就是邪恶的,在这个事件中,和某些网友觉得“说中了吧!女方一定会甩掉男方”思维不谋而合。

人与人的聚散离合,会因为相处状况而改变。难道只要两人“在一起”,就是好结果吗?(推荐阅读:珍妮佛安妮斯顿重逢布莱德彼特:关系的意义不在长短,而在于快乐

网友为什么要特地在情人节,将这件旧闻拿出来闲聊?情人节给人的既定印象似乎不外乎是甜蜜或恋爱,其实,如果情人节想诉说的是“爱情”,那我们好像忽略“爱情”在不同状态的可能性——暗恋、热恋、失恋、分手、重聚、宽宥⋯⋯。

不断被网友批评,也许只是因为没有满足网友们对理想亲密关系的投射,但不表示当事人的处境或抉择,有非黑即白的对错。

从事件中可看出,造成这次风波的不仅仅是媒体,网友也占据极大因素。

我们身处于网路快速发展的时代,比起几十年前只能透过在街巷口耳相传,现在仅需敲几下键盘,你的想法和发言就能传播到世界各地。从前,唯传统媒体持有话语权;现在人人都能是自媒体,我们终于拥有更多发言空间。无论是一般媒体、社群媒体或自媒体,都是一体两面的媒介,许多资讯也容易在庞杂混乱的情况中恣意流窜。

也许你成了猎巫的一份子却浑然不知——我们不必归咎于工具,而是将责任回归于“人”本身。

其实,当事人一开始不过就是某则报导的受访者,并非公众人物,仅因具有话题性,成了众矢之的。网友对这件事发表许多联想和猜测,媒体再进而根据这些臆测,产出似真似假的报导,可能已对当事人产生莫大影响。

无论是谁,两人恋爱、分手,本是私事。

感情确实会因为许多原因,决定交往或分开,对大家而言再正常不过,当事人却无端被放大检视,不得脱身。对于“关系”,我们或许能有更多想像。一段感情的开始或结束,无论是否好聚好散,终究是两人协调和互动后的结果。

最重要的是,我们应好好照顾当事人情绪,还给他们应有的尊重。

毕竟,最瞭解状况的人,是在这段关系里的双方,不是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