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问身边的人,以前的杨丞琳绝对称的上是个性子急的人,要求完美的她,更一路耕耘努力成为台湾唯一入围过金钟、金曲和金马奖的女星。但到了三十岁,她开始思索放慢脚步:“慢生活不一定是步调慢,是希望仔细品味活在当下的意念,像是吃饭好好享受,用心珍惜跟朋友、情人、家人间的相处”

2018 年的杨丞琳交出璀璨成绩单,她向来直率的棱角也逐渐温柔,爱情事业两得意的她,要开始以缓慢而优雅的姿态享受人生。

11 月 16 日,在出道十八年的纪念日里,杨丞琳在 IG 写下──“未来,也请不要吝啬地继续爱着我。”在年末,剪了齐浏海的丞琳来到摄影棚,让本来就童颜的她看起来更年轻了,虽然笑称自己多了浏海,少了气势,但她还是一如往常地敬业,即便是要入水拍摄封面,丞琳的脸上也没有一丝愠色。即便已贵为天后,她依旧对每件事一生悬命地全力以赴,入行二十几年,影歌视三栖的她,尊重工作这件事,仅是最基本的配置。

在一年之初,仔细回望丞琳的这两年可谓十足精采,从《青春住了谁》世界巡回演唱会,演技大爆发的《荼靡》、《红衣小女孩 2》,到引起所有女孩共鸣的电视剧《前男友不是人》,丞琳已经成为了演什么像什么的演技派。前阵子才刚杀青的电视电影《握三下,我爱你》,则是琼瑶御用女导演刘立立、董今狐及元配王玫,在同一屋檐下生活的三人行爱情故事,复杂的心理层次、澎湃的情绪表现,让她大呼:“演得好过瘾!”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提供

演技大爆发

“一开始是《刺青》的导演传给我琼瑶阿姨在自己网站上的短篇文章。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但却觉得好像在看小说,不像现实生活会遇到的事情。但原本找我演的不是刘立立,而是元配,她其实有点像《荼蘼》里的主妇,很包容、大爱、温柔婉约,但我看完故事之后,想要挑战的是刘导。她在感情上有着女人的执着,在职场上又是受人尊敬的导演,她的心路历程是我想要探索发挥的。”丞琳这么说。

从没演过年代戏的她,因为这部戏尝试了六、七○年代的服装,也从年轻一路演到年迈,尤其真人真事的挑战,更是她一直以来向往的。“以前人家问我最想演什么,我其实不太清楚,这次遇到才知道原来就是真人真事。你没办法单纯创造一个角色,你必须在不偏离真人的性格行为前提下诠释,但又要有信服力。”

为了诠释刘立立,丞琳花了好几个月搜寻了各种有关她的故事,别人口中的她、她曾经接触的人,或是另一位女主角──原配王玫女士眼中的她⋯⋯,渴望从细碎杂乱的线索中,创造出一个最真实的虚构人物。“我希望了解他们故事的人,会觉得我就是刘导。所以我常会在心里跟她喊话,请她给我力量。这部戏虽然拍摄时间很短,但戏剧张力极大,内心情绪起伏的戏就有好几场。刘导一开始是第三者,但她投入情感的过程要被大家理解,知道她为什么走上这一步。”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提供

三人行不行

因为这部剧本,让丞琳理解爱的不同形式,也看见了女性的无私与大爱是确实存在真实世界里。原配王玫和刘导,都因为对同一个男人的爱,激发出对彼此的情感,丞琳敬佩之余,也体会到自己与刘导的不同感情观,“我跟刘导个性上那种直接、中性、性情中人的感觉可能是像的,但感情观真的差很多,她其实是死心眼的人,但我甚至死心眼到,会把感情上一个小问题放很大,让我的朋友都不太敢跟我聊她们男友的事,因为我很容易觉得感情不应该再走下去,有点太过份挑剔。” 

就像之前《前男友不是人》的黎亲爱,杨丞琳说这是以前到现在,最不像她的一个角色,更与自己的感情观一点也不雷同,但她还是以精湛的演出惊艳观众。“我没有大魔王般的前男友,谈恋爱也很果断,遇到不对的人,我永远都是那个最快了断的人。但或许因为我没有这种烦恼,更渴望演出这样的角色,让大家有共鸣。”(看看更多:专访杨丞琳:“我的大魔王不是前男友,而是我自己”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提供

最理性的恋爱女神

在爱情上审慎理性的丞琳,笑言自己在感情中,是朋友间膜拜的女神。“我现在的状态很稳定,但我想分享周边朋友的故事,希望大家在一段恋爱还没有开始之前,要慎重评估。我真心地建议大家,即便是被爱情冲昏头,还是要听身边人的话。每个人都当过那个耳朵硬的人,但是耳朵硬一两次就好了,不要一直硬下去,最后搞得自己浑身是伤。年轻的时候可以体验,但过三十之后就会很辛苦,越成熟越要把耳朵放软,越要头脑清楚,要成长。爱情上你一定要观察自己有没有长大,如果发现在走回头路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打醒。”

或许因为是家里成长背景,也或许是父母关系造成的影响,对于丞琳而言,在爱里面,保护自己不被受伤是很重要的。“我宁可早一点面对问题,也不要因为已经难分难舍做了错误的决定。我这个人不走回头路,不只感情,人生的各个方面都是,或许不是时时刻刻都往前,有原地踏步的时候,但至少不要往后退。”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提供

慢生活是侘寂

若问身边的人,以前的杨丞琳绝对称的上是个性子急的人,要求完美的她,更一路耕耘努力成为台湾唯一入围过金钟、金曲和金马奖的女星。但女孩到了三十岁那个集体焦虑的阶段,也让她开始思索放慢脚步。“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比以前慢多了,但基本上还是偏快,不过慢生活不一定是步调慢,是希望仔细品味活在当下的意念,像是吃饭好好享受,用心珍惜跟朋友、情人、家人间的相处⋯⋯,我也是不断在学习这件事情。”(推荐你看:【谢淑靖答一问】兼顾一切的两种节奏:快工作与慢生活

这般的生活禅意或许用日本美学侘寂(Wabi Sabi)来形容最为适合,着重在欣赏自然和生活的细节,如进食时吸入食物的香气,训练自己欣赏生活中最简单的事。就如同丞琳说,最讨厌有些朋友吃饭时却一直玩手机,“如果要见面,那就专心跟眼前的对象聊天,而不是人在这,灵魂却好像在手机另一端。当然工作忙碌,有时候需要被追着走,但有没有喘一口气,给自己或重要的人时间,才是最重要的。”

时常透过电影那两小时间进入幻想世界,纾解压力的丞琳,觉得运动也帮助了自己享受当下。“运动虽然不是慢速的事情,可是肯定能更接近慢生活,不管是跳 Zumba 或热瑜珈的时刻,我真的很专心在自己的身体上,跳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无意识地在笑,在运动那一小时,真的没有空想别的事情,你只有空去面对自己的身体和意念,这也是一种慢的方式,让你从忙碌生活中暂停片刻。”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提供

青春住了你

或许是人慢了下来,开始珍惜身边的风景,现在的丞琳越发自信,继 2017 年以《年轮说》入围金曲奖最佳年度歌曲奖、以《荼蘼》入围金钟奖戏剧节目女主角奖,2018 年的《青春住了谁》世界巡回演唱会,秒杀的售票情况,几千人的座位一票难求的高人气,让她事业更趋高峰。

“其实这是我三次巡演以来,售票状况最好的一次。”丞琳这么说,“以前要倒吊、浸水缸,才能让大家注意到我的歌声。很庆幸的就是这次不需要,最感动就是现场大合唱的声音,然后还有一种感动,就是前置作业在编写歌单的时候,会觉得这几年下来,有了好几首作品可以触动大家。我做这个演唱会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是希望观众听到这些歌回忆到自己的青春,当时的自己在做什么?这是我看 Coldplay 演唱会的心得,我觉得这次是有做到了。”

去年十月在高雄开唱的她,也特别邀请初恋情人小鬼一起合唱,让意念更为落实。“他真的就是我的青春,势必要来跟我一起合唱。确实我跟他的出现,让很多人想到自己的初恋。现在有太多负面能量,公众人物能做的,还是要把正面的东西传递给大家。想到自己的初恋,想到某一段恋爱,这些都是很美的。”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提供

没有改变的单纯

在演艺圈今年整整满十八年,这不仅是她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一份工作,即便在复杂多变的工作环境中,杨丞琳时不时还是会透露出小女孩的一面。“这份工作确实是复杂的,可是它没有改变我的单纯,简单来说,你要知道自己是谁,因为别人认为的你,都不是真的你,你也才不会迷失在别人的看法里。”

访谈的最后一个问题,我问了丞琳,“人生的什么事情最让你感激?”孝顺的她想了一下,对我说:“我很感激现在我们家不用为钱烦恼,在经济上没有负担。从小家里是负债的,我看到妈妈多么辛苦,所以我很骄傲现在有能力让她完成想做的事。背债其实是我的选择,为了最爱的家人付出,我当然觉得很快乐。或许自己要牺牲付出的东西也很多,但是如果可以换来家人无后顾之忧,还是觉得太值得了。”(延伸阅读:【丁菱娟专栏】与家人约定成俗的默契,是最难忘的记忆

别人的指指点点和闲言闲语,对于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任何杀伤力,因为幸福和人生最终都是自己的。现在的丞琳,只会更好更强大,增添了成熟的温暖气息,气场正好的她,正在往更好的路上迈进。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