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为你选读,瑞典式的恋爱:你对于人生的期待,是用在你自己身上的,两个人共同生活,不是为了依赖对方,而是在两个独立个体上建造一个属于彼此的共同未来。

文|台男的瑞典肤浅日常

瑞典文的我爱你叫 Jag älskar dig(‘油、爱欧斯咖、茶(台语)’),和全世界大多数语言一样,直译就是挖矮立。

瑞典文的情人节叫 Alla hjärtans dag,翻译过来却和情人无关,而是“满满爱心日”。情人节庆祝的是爱这件事情本身,可以是情人、朋友、父母,通常幼稚园会在这天请小朋友做爱心劳作带回给家人;你也可以和朋友表达你对于这份纯友谊的爱(或直接借题发挥)

爱情的美好是与那份爱有关,爱本来就不是情侣之间专有,而瑞典人相爱的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有不是那么主流的看法。

前公司的人资总监是个来自瑞典南部的活泼浪漫熟龄女子,以下简称E吧,我第一眼看到 E 的时候就直觉她像欲望城市里的凯莉,一头个性散乱长卷发和每天都在混搭的穿着,经常在办公室里绷绷跳跳却又不失优雅,待人温暖诚挚。我在认识 E 的前几个月以为她是一个享受人生又事业有成的自由女子,毕竟在瑞典,你不主动提起,同事间是不会过问你的私人生活。

直到有一天,E 说她要去结婚了,而且两个读国小的亲生孩子是花童,我才知道原来 E 早已和男友同居多年,小孩都大了,才决定要步入婚姻。

在瑞典,除了婚姻关系之外,你也可以是“sambo”关系,也就是同居关系,是有法律效力的一种结合模式。至于E为什么要等这么久才要结婚,我没有问,也不关我的事,他们可能终于在多年后才确定彼此就是要度过终身的人;或者是他们想要孩子们也能参与人生大事。我只知道她的结婚礼物,是先生送她去印度的深山灵修两周,E 说人生迈入了下个阶段,要好好地做准备,提起更多责任。(推荐阅读:情人节选歌:我刚好赶上,遇见这样的你


翻摄于摄影博物馆,展出了瑞典早年的城市风貌,很优雅的一个姿态,彼此相依却又互不干预。图片|作者提供

E 和先生两人都是瑞典人,对于爱情与家庭的认知大同小异。我身边的另一个例子却不是那么和谐。

就叫她 V 吧。V 是来自东欧的 30+ 女子,她的男友是南美血统但在瑞典出生长大的豪放男子。V 的国家传统是早婚,所以她身边的女朋友们都好几个娃了。V 很想婚,但男友不想,他们每每在大家面前说起这事都会一阵尴尬,男友也曾很直接地向大家表明,他觉得现在这样的关系很好,找不到需要结婚的理由。

嗯,可是 V 的斯拉夫文化里,女人就是要走入婚姻与家庭的呀,那是她的背景、她的传统、当然还有必须向妈妈交代的压力。V 和男友已喜获麟儿,但还是没有结婚,就只是同居 sambo。每份感情,都有他们需要面对的习题。

虽然瑞典人恐怕也不能完全交代清楚,我个人的观察是,瑞典人普遍为非常心灵独立的个体,世俗的物质欲望并非长远追求的目标,真正想要追求的是一种内心的平衡和不被羁绊的自由。在瑞典人温吞的形象下,有着很坚毅的、就算在暴风雪中也能独自前行的心灵。

在瑞典生活,第一件要学习的事情,就是懂得和自己相处。并不是要独自玩手机好几个小时打发时间的独处,而是在漫漫黑夜里,你学会真正让心灵放松不多想;在一片白净的初雪与月光照映之下,你要边走回家边思索即将来临的长冬;或是在近几永昼的七月清晨睡醒时,你能看着斜照进房内的阳光而不再感到心慌恼人。你在不断重复的春夏秋冬琐碎日常里,重新认识了自己;那个曾经因为背载了过多的他人期待而没有方向的自己。

你找到生活的模样,不必为了满足任何人而活着,每个人都是如此独立的个体,用自己的方式有距离地与城市里其他个体共同生活着。你对于人生的期待,是用在你自己身上的;两个人共同生活,不是为了依赖对方,而是在两个独立个体上建造一个属于彼此的共同未来;且若哪天其中一方要离开,那个未来或许塌掉,两个体却又能再次独立运作。

这种极度理性的方式去定义两人的关系,和完善的国家社会福利脱不了关系,人人都能自立,户户都能独居,政府建造了完善的社会安全网,照顾所有人。在斯德哥尔摩,有半数的人口是独居,包含许多老人,可能是单身也可能是丧偶,但就独立生活着,不去打扰儿女和其他人。(推荐阅读:【独身情人节】你要自己的幸福,还是别人的嫉妒?

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看你愿意拿什么去换什么。你愿意被亲情爱情绑住但不会只身一人,还是你想要拥有独立的自由却也准备好随时一人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