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了断舍离的简化生活,丢掉再也用不到的东西之后,你或许会惊觉原来自己真正“需要”的并不多,也更有时间、空间迎接“想要”的一切。

几个简单的观念

觉察。

留意你花多少时间滑手机,多少新闻在你的脑中作乱;留意你对工作的态度有多少改变,你感受到多少压力,这些压力又有多少源自现代生活的弊病;留意你与世界的神经系统环环相扣。觉察可以化为解方。注意到你的手正放在炉火上,代表你就知道要把手从炉火上拿开,同样道理,意识到现代生活中无形的威胁,可以帮助你避开它们。

一体。

你被迫感受自己的不足,社会似乎也希望你感受,但你不一定就要去感受。你生来就是你该有的样子,至今依然如此。你永远不会是另一个人,所以不要硬是想当别人。你没有替身。你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当你。所以,不要与人比较,不要拿别人的看法评判你自己,他们从来没当过你。

世界是真实的,但你的世界是主观的。

改变你的观点,就能改变你的地球,还能改变你的人生。多重时空理论有一个版本就在说明,我们做的每个决定都会创造一个新的时空。你光是十分钟不要拿手机起来看,说不定就会进入一个比较好的时空。

少即是多。

超载的星球导致超载的心灵。导致熬夜和浅眠,导致凌晨三点还在烦恼尚未回覆的电子邮件。极端案例中,还导致在超市摆放早餐谷片的走道恐慌症发作。这不仅是声名狼藉先生(Notorious B.I.G.)曾经在专辑里唱的,“钱多烦恼多”。这是因为凡事一多,烦恼就多。简化你的生活。拿掉没有必要留在那里的东西。

你已经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了。

真正要紧的东西,很显然是那些一旦消失,你真的会想念的东西。那些才是你应该一有机会就把时间花在上头的东西。人、地方、书、食物、经验,是什么都没关系。有时为了更投入享受这些事物,你必须舍弃其他事情。你得要挣脱枷锁。(延伸阅读:成为大女子的路上:我们一路舍弃,一路捡拾,慢慢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重要的东西

一星期前,我去了一趟慈善二手商店,把我累积至今的物品捐出去。那种感觉很好,不只因为做了善事,也因为净化。家里现在少了很多我的杂物:我从来没穿的衣服、我从来没喷的胡后水、两张没有人坐的椅子、我再也不会重看的旧日 DVD,甚至还有一堆我再也不会看的书——没想到吧。

“你这些真的全都要清掉?”安德莉亚望着垃圾袋在走廊堆出的小山丘,忍不住问我。就连她这个天生爱打扫的人都不太敢相信。

“对啊,应该是吧。”

重点是,实际经历了丢东西的过程之后,我反而更看重我有的东西了。比方说,我在丢一些旧 DVD 的时候,发现有一部片我不只想留着,还想重看一遍。那部片是《生活多美好》(It’s a Wonderful Life)。过了两晚我就重看了。


图片|《生活多美好》剧照

我绝对不想害你有错过什么的恐惧,何况这件事也不是真的那么要紧,但假如你从来没看过《生活多美好》,想办法找来看看。这部片不会太滥情,是很真挚而伤感没错,不过发自内心。拍摄有点粗糙,但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讲的是小人物遇上重大机会,讲的是我们为何重要,讲的是一个生命可以带来多少不同。讲的是人为什么应该活着。看这部片绝不会是浪费时间,反而帮助你珍惜时间。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例子,清掉占据你的时间和客厅的平凡杂物,反而更能突显好的东西。同样道理,限制自己接触的新闻量,之后偶尔看新闻的时候,反而容易分辨什么是重要的事。工作缩短几个小时,反而让剩下那几个小时更有效率。以此类推。去除多余之物,重整你的生活。

不过说实在的,清理其实算是容易的事。把衣柜里的衣服数量减半很容易,替你的电子信箱加装好一点的过滤程式,并且关闭信件通知,这很容易。网路上友善对待别人很容易。早一点上床睡觉,相较之下很容易。更留意你的呼吸,每天留半个小时做瑜珈,相较之下很容易。晚上睡觉把手机留在房间外面充电,相较之下也很容易。(好吧,这点还是挺困难的,但我正在尝试。)

真正困难的是要怎么改变你内心的观念。你要怎么重整那些观念?


图片|来源

社会把这些观念烙印在你心里:你应该做什么事、当怎样的人,才会受到重视。你应该做怎样的工作、赚多少钱、买什么东西、看什么电影、过怎样的生活。你的心理健康应当如何与你的生理健康区分开来。你应该感受到那种种渴望和不足,经济和社会秩序才能维系下去。

是的,很不容易。但关键似乎在于接受。

接受你是谁。接受社会现实,但也接受你的现实,别觉得你不够完整。就是那种不足的感觉,引诱我们用杂物填满房子和内心。尽可能保有自我的完整。你是一个完整、圆满的人,来到这里不为别的目的,只是要成为你。

“重要的是放开自己,”吴尔芙(Virginia Woolf)在奋力接受考验之余,写道,“任由它去寻找它的长处,不受任何妨碍。”

顺带一提,我如果说我已经做到了,那我一定是在说谎。我差得可远了。现在是近了一点,但要达到那种境界,我还连影子都看不见。我很怀疑我真的有一天能完全到达那个境界,置身于涅盘,超越科技产品、消费主义、娱乐消遣构成的紧张世界,心思如山泉一般澄净。这条路没有终点线,重点也不在于完美。为了不完美而惩罚自己,事实上就是整个问题的一部分。所以,接受我现在的状态——有所改善但还不完美——这是一项没有间断的任务,但回报也是非常大的。(推荐你看:活在当下的哲学!凤小岳: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完美

知道了哪些东西是不健康的,就更容易保护自己。

这和对待食物和饮料一样。你知道巧克力棒和可口可乐不健康,不代表你就永远不会去吃、不会去喝。不过可能代表你或许会少吃一点,甚至说不定会在能吃的时候更享受一点,因为这些东西现在变得比较特别了。

所以说,与其一连看五个小时电视,我现在尽量只看完一个节目。与其花整个下午挂在社群媒体上,我会偶尔花个十分钟浏览,随时注意登入时萤幕显示的时间,以便记录我使用了多久。我有机会就尽量做好事,也没有多英雄,只是一些寻常小事——捐物资给慈善团体、陪无家者聊天、给人心理健康方面的协助、在火车上让座。微不足道的小小善意。不光是为了表现无私,也是因为做好事很有疗愈效果,会让我心情转好。就像一种心理的整理术,因为善意为灵魂做了大扫除,或许也让这个紧张的行星放松一点。

这是一件没有完结的事。我尽量告诉自己,这样就可以了。尽量不要觉得我必须透过工作或花钱或运动才能接受自己。我不需要强悍、隐藏情感才算是个男人。我也无须担心别人对我的看法。就算是我软弱害怕的时候、就算是我满脑子讨厌的念头与恐惧的时候,我也尽量保持平静。我想办法连办法都不要想。我尽量只要接受我现在的样子。我接受我的感受,才能理解这种感受,从而改变我与世界互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