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岁的神乐坂雯丽,其实是一个内心住着任性少女的大叔,变装是他误打误撞挖掘出的兴趣,那是他第一次获得外型上的正面称赞。少女与大叔,看似冲突的两个灵魂,会如何在神乐坂雯丽体内交织成丰富的人生经验?


活得任性,吃得也任性,从小偏食的神乐坂雯丽不爱吃叶菜,这类的午餐照例没有叶菜类。
摄影:赖智扬;图片|镜文学提供

三十八岁的神乐坂雯丽,午餐吃的是附近的自助餐,他从小偏食,没有缘由地讨厌叶菜,“大人曾经强迫我吃,我会反胃呕吐, 最后他们都放弃了。”所以,这天的便当没有叶菜,蔬菜只有四季豆和花椰菜。

神乐坂雯丽形容他的房间是一个“洞穴”,外头是喧闹的菜市场,房间仅有的对外窗,每天只能照进十分钟的阳光。洞穴里摆满他的收藏─满墙动漫相关产品、电动游戏攻略本,角落还有几枝玩具枪。十年前,在台中念书时,逢假日他便骑机车四处在玩具店里搜购这些过时的游戏卡带和攻略本,“老板都问,你收这些垃圾要干嘛?”

房间的另一道墙是女装:“我现在男装很少,男装不好穿,又贵,不划算。”自称神乐坂雯丽,其实是一个内心住着任性少女的大叔,他把变装当兴趣,也毫不避讳把嗜好写入名片:“没有妹子,就自己扮一个─魔法中年少女”。

说起来,这项嗜好是六年前误打误撞开始的,一直在网路走跳的他,一次偶然的机会,网友起哄要他扮女装,“要扮就要扮美一点。”原本样貌平凡的中年男子,第一次扮女装竟惊艳四座。(推荐阅读:脱裤、变装,和性别学校教育

“我从小偏食,长得瘦小,运动也不行, 对自己的身体很没信心,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正面称赞我的外表⋯⋯还有,女装材质真的很舒服,你要穿了才知道。”他曾有段七年的婚姻,仍是个异性恋(但他说不保证不会对男扮女的“男性”有兴趣), 当时妻子还提供他许多“当女人”的技巧;妈妈在脸书上看到儿子变“女儿”, 很担心他会身败名裂,虽反对也别无他法,只告诉他:“不要让别人看了眼睛不舒服。”


得到很多赞美,给他很大的自信。图片|神乐坂雯丽提供

“这句话,我有听进去,所以每次拍照都很慎重,只拍美照,太丑的都删掉。”他说,变装让他改掉大男人的坏习惯,“以前陪前妻逛街都很想睡,穿女装之后,完全不会了。”妻子总是嫌他拍照把她拍丑,穿女装之后,他才领悟:“我以前是把女人当战车、当模型拍,现在我知道怎么拍腿会长、人会瘦,她后来很满意。” (推荐阅读:变装癖的真实欲望:乳胶娃娃里的男子汉

他们是大学时的班对,两人在台中买了房子,“变装的那段时间也算是有点逃避,那时候跟前妻的感情已经有点状况了。”神乐坂雯丽退伍后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 房贷、生活开销等责任大部分落在妻子身上。“男人又爱打肿脸充胖子,很俗套地常为了钱的事而冲突。

比方这个月要缴多少钱,我都说没问题,等时间到了,钱拿不出来,她就要出来收拾烂摊,她是严谨的人,受不了我这样随性。”日积月累, 生活的小抱怨成了无法挽回的裂痕。

十年前,他曾在网路上以“废业青年”为名写部落格,当时他从东海建筑所休学, 自嘲“学业”与“事业”皆废的青年。转眼人到中年,过去轻巧的自嘲都成了刺耳噪音。“我不会说我的爱情被物质打败, 是我没有好好经营这段关系。”离婚后, 他一人回到台北,不敢回台北老家,借住朋友家,情绪低荡:“觉得自己人生好失败,我没去烧炭只是因为住在朋友的空房子,我死了会给人家添麻烦。”


神乐坂雯丽兴趣广泛,房间全是他的收藏,背后墙上是游戏卡带和攻略本,手上的玩具枪是他最近迷上的新嗜好。
摄影:赖智扬;图片|镜文学提供

分居后,他辗转落脚在这间小套房,“前妻把我的收藏一箱一箱寄上来,我看到这些东西,想到过去的日子,当时怎会这么快乐?很想把这些东西烧了。”他说,前妻很瞭解他,即便再不愉快,也都不曾要他变卖收藏品。

“我可能比较自私吧。想过着自己开心的生活,不必负那些负不起的责任。”他从前妻家带来一只养了十六年的猫,Kitty。采访时,Kitty 不断绕在身边喵喵叫,像是只多话的猫。他说,有它就不寂寞了, 那是他现在生活中唯一要负的责任。

“我结过婚,也想当一个正常人,可是, 我没办法做我不喜欢的工作,我甚至连麦当劳打工也没办法做⋯⋯既然没办法在正常世界里当一个成功的人,就在我的嗜好领域里当一个成功的人吧。”

他目前是一个募资网站的编辑,新创公司很自由,允许他在家工作,他过着穴居生活:不想谈恋爱,不求功成名就,只想跟猫过日子。他在洞穴里过得像是十年前的学生生活,那是他最快乐无忧的时光,而这些嗜好就像是好玩的社团,日子是怎么也望不到边界的“伪青春期”。如果人生是一场无止境的吞忍比赛,不想长大的伪青春期男子只想任性地别过头去,不将丝毫委屈和妥协往肚里吞,一如偏食的习癖。

只是,偶尔想起人世的各种社会期待,心中难免一惊,没关系,那就扮扮女装,玩玩电动,跟 Kitty 说说话,洞穴的日子一点也不无聊,而且还很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