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岁那年,来自巴西的卢卡斯从网路下载音乐,原想下载 Joanna Pacitti 的〈Watch Me Shine〉, 却错载了 S.H.E. 翻唱的中文版,之后他开始追台剧:“那时候看《终极一班》、《蔷薇之恋》,现在看觉得很白痴,可是那时候好喜欢喔。”他看着偶像剧学会了中文,也开始对台湾产生好奇⋯⋯。


为了画漫画,卢卡斯几乎足不出户,出门就是去买午餐的卤肉饭。图片|林炜凯摄影/镜文学提供

我们跟着卢卡斯(Lucas Paixão)出门买午餐,“我很会吃卤肉饭,像刚才经过那家的肉很干,完全不行。”他每天的午餐就是一碗卤肉饭。二十八岁的他出生于巴西的蕯尔瓦多,三年前来台湾念书,当时每天必喝的还有珍珠奶茶:“我一年胖五公斤,不敢喝了。”


卢卡斯在路上捡了人家不用的槟榔盒,收集满满一大箱。图片|林炜凯摄影/镜文学提供

除了食物,他着迷台湾的槟榔西施,在路上捡路人丢掉的空槟榔盒,收集了一整个纸箱,甚至为了瞭解这个行业,他拉着朋友一起壮胆,想采访西施:“我可以跟妳聊天吗?”结果被骂变态。采访的这天,气温低:“我好奇吃过两次槟榔,吃完全身热热的,今天这么冷好像应该去买来吃。”

吐红汁不怕吗?“就吐啊,有什么关系。”

二○一六年,他甚至以槟榔西施的故事画了一部漫画,在台湾连载一年,连早餐店阿姨也看了,还对他说:“你怎么不来问我呢,我年轻时候就是当槟榔西施,怀孕的时候,还遇到客人对我打手枪呢。”

谈起关于漫画的相关细节,卢卡斯说得眉飞色舞:“我可以从早上九点画到晚上十二点,每天只有午餐出门买卤肉饭。” 为了创作漫画,他从北艺大美术所休学,每天守在电脑桌:“休学画漫画,不出门却非常快乐,才发现这是我想一直做到老的工作。”(推荐阅读:【A Girl】窦靖童:倘若我要讨好别人,我就不会这么活

明明来自巴西,卢卡斯画出来的主角全是日系的人物造型,“我觉得美国漫画很无聊,都一样的英雄故事,日漫题材比较多。”巴西的青少年除了邻近的美国文化强势输入之外,也看日本漫画。巴西大城市每年举办日本动漫节,日本卡通的知名声优、动漫主题曲乐团时常到巴西巡演。

他九岁就看日本漫画,从《七龙珠》看到《圣斗士星矢》、《美少女战士》、《库洛魔法使》,“有一次我花了一整节课画皮卡丘,被老师发现,当面撕掉,我真的好难过喔。”但他妈妈不在意他画漫画,认为学校成绩只要六十分就可以了。

卢卡斯来自单亲家庭,妈妈是一名社工,她的第一段婚姻有一个女儿,离婚后,在旅行途中结识一名男子,经过短暂交往, 便怀孕独自生下卢卡斯:“我妈很不容易,一个女人要养两个小孩,也从来没让我们觉得穷困。”没有父亲的成长过程并不遗憾,只是偶尔被同学笑“娘”。“我的家里都是女人,有次在学校上完体育课洗澡,我像女生一样把大毛巾围在胸前, 我不知道男生要围在腰。”他笑自己是“天生娘”,没有办法。

十三岁那年,他从网路下载音乐,原想下载 Joanna Pacitti 的〈Watch Me Shine〉, 却错载了 S.H.E. 翻唱的中文版。“我第一次听到中文,觉得好奇妙、好酷喔!”他又发现很多日漫都被台湾拍成偶像剧,便开始追台剧:“那时候看《终极一班》、《蔷薇之恋》,现在看觉得很白痴,可是那时候好喜欢喔。”他看着偶像剧学会了中文,也开始对台湾好奇。

四年前,他决定来台湾念书。巴西没有漫画产业,更不可能有漫画家这个行业,但在台湾,这个梦想突然有了实现的可能: “很多人说,台湾漫画产业不完整,但比起巴西好很多,有很多比赛、补助,甚至还有人愿意登我的漫画。”还有一个实际的原因:“台湾离日本近,机票便宜,可以常去日本玩。”


卢卡斯来台湾念书,房间满满的漫画书。图片|林炜凯摄影/镜文学提供

来台湾不只画漫画,卢卡斯还交了一个男朋友。虽然他在巴西交过两个女友,但他说可能是受日漫影响,喜欢亚洲男生。卢卡斯还没交男友之前,曾经跟妈妈谈过自己是双性恋:“她虽然说没关系,但我担心她没有完全接受。”

真的交了男友,他不敢跟妈妈说,也不敢向朋友坦白,“我一开始很胆小,不敢跟朋友介绍他,我到现在还很害羞,我没什么当gay 的经验。”除了害怕之外, 对一个双性恋来说,出柜是一件意义不明的事:“如果你是 gay,可能从小在学校被欺负,所以有一天可以自由当 gay 了,你会想很大声跟别人说。可是我都没有这样的经验啊, 跟男人在一起,不用一直讲。可是,后来想,这样什么都不说,好像对男友不公平。”(推荐阅读:专访同志谘询热线理事长徐志云:我是医生,也是同志

去年十月,妈妈来台湾看他,他百转千回,终于开口正式介绍男友:“我妈有一点吓到,但应该还是有心理准备,所以没怎样。”他说出柜是他为男友做过最浪漫的事:“我为他做了一件我从没想过、本来害怕的事⋯⋯我现在到处跟人说,他是我男朋友了。”

妈妈来台时,为她和男友主巴西料理,也吃了卢卡斯爱吃的这家卤肉饭,“她也说好吃,还说有点像家乡的黑豆饭。”对他来说,卤肉饭是美好的异国食物,但也有另一个极端:“以前我不喜欢吃豆腐,像是在吃纸,可是吃久了,发现还满好吃的。”异国生活就是不停的冒险,尝试讨厌的食物、尝试故乡无法做的行业、尝试自己害怕的出柜,每次冒险尝试都是重新发现自己。

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