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嬷是童养媳,从小就过户到阿公家,没受过什么教育,每天清晨四点就起床,打理一家吃喝,曾祖母很早就过世,留下嗷嗷待哺的子女,都是阿嬷带大的。阿嬷过世的追思影片我看了许多次,常常思考,像她这样一辈子都为了别人而活,到底有什么意思。旧时代的女人有她们说不出来的苦,那是我们这一代女人陌生的,也永远不想尝试的。

 

        现代人的男女关系较以往自由,也较以往复杂,子曰:“必也正名乎”,现代女人当女伴的称呼比以往丰富多了,除了自古以来的“未婚妻”以及“妻子”之外,还多了“女朋友”、“同居女友”、“好朋友”(演艺圈明星专用),以及“炮友”(男人背后专用)。尽管现代女人可以自立,可以自己做选择,却不意味着现代女人比较快乐。“天助自助者”,现代女人在无助的时候不见得需要低声下气地求助于人,如何改善自己,扭转干坤才是要紧,市面上五花八门的女性自救丛书也就因应而生。为了替全天下的女人找到幸福的解答,我在英国攻读硕士的毕业论文就是研究女性自救丛书。

 

        一开始做研究的时候,我不想把研究范围窄化,想研究“男性以及女性的自救丛书”,却发现男性自救丛书少得可怜,只好放弃。关于男性自救丛书短少的现象我推测有两个原因,其一为“追女友者人恒助之”,男人追女人天经地义,幸运的还有兄弟在一旁捉刀,三个臭和尚,胜过一个诸葛亮;其二为女人的自省能力较男人高,一段关系无疾而终总认为是自己有问题,必须藉着自助丛书痛改前非。

 

        这类丛书的终极奥义就是教女人如何让男人心甘情愿把自己娶回家,有的打着“女人不坏,男人不爱”的招牌,教女人行事捉摸不定,叫男人死心踏地;有的打传统牌,教女人练就一身料理家务的好本领,叫男人没她不行;有的打“珍.奥斯丁”牌,教女人学《傲慢与偏见》里的伊莉莎白聪明睿智,叫男人由仰慕生爱慕;当然还有打宗教牌的,教女人先信主,接下来一切上帝自有安排。研究做到这里,我发现没有一本书能给女人解答,开始思索,是什么样的社会环境,让女人如此无助。

 

        现在的社会,是多元化的社会,给予女人的社会期待当然也跟着时代的巨轮,一并多元了起来。以往讲求“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不要努力争取任何事,只要做个乖女儿,嫁了人之后做个好媳妇,便了却一生的职责;现代女人被鼓励要自立,从小要像男生一样用功读书,长大了要像男人一样努力工作。以往在职场上要求男人的标准,例如“理性”以及“高效率”,现在也用来要求女同事。但最令女性不解的是,爱情是生活范畴的唯一例外,社会还是普遍期待女人在求爱的过程当中扮演被动的角色,一个女人可以追求自己的学业、事业,但却不能追求自己的爱情。想一想,如果热门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改为《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男孩》,这电影可真不知道该怎么演。

 

 

女人,一起追寻吧

〉〉女人,可以不一样:海伦布朗传奇的一生

〉〉女人30,Dream and Hope

〉〉每天写一份勇敢

 

文字撰写:Melissa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