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华航罢工之后,从瑞典文化角度提供另一个观点:我们可以爱工作,但不见得一定要爱公司;况且就是因为你爱你的工作,所以才要替它争取应有的保障,让你能继续安心地爱着它。你爱它,公司才会更好。

文|台男的瑞典肤浅日常

2016 年六月的北欧航空机师大罢工是住瑞典的人多少都有记忆的,当时有约四百名机师罢工,十万旅客受到影响,近一千班航班被迫取消,其中有四十个瑞典航班是当天傍晚工会与公司谈判破裂就因为机师立刻罢工而无预警取消了。

机师工会要求加薪百分之三点五、更完善的安全保障、与改进新进机师的加薪结构。最后工会妥协接受加薪百分之二点二,北欧航空也同意了后面两项诉求,结束了五天的欧洲航空大乱。

对于大部分瑞典人来说,工会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存在;尤其是许多非办公室的工作,工会更是保障人身安全与工作环境的重要组织,譬如上个月才刚落幕的瑞典码头罢工与之前的垃圾清洁员罢工,都是为了争取更好的工作环境。

北欧航空,在 2017 年又有另一场的机师罢工;廉价航空 Ryanair 在去年夏天的出游高峰季,瑞典机师也罢工了,都是要求改善工作条件或合约内容。(推荐阅读:华航罢工现场:这不只是劳工的战争,更是女性权益的战争

我刚来到这个国家时,无时无刻在抱怨瑞典的效率和种种不便,也向瑞典同学及朋友讲述台湾的美好与日夜无休的方便,当时他们也只是礼貌性地笑一笑。

现在想想也挺羞愧的,台湾的便利生活,就是建筑在许多人的不便利与恶劣工作条件之上,在这种恶性循环与奴性的交互作用之下,努力工作替社会贡献才是上上策,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听话,要吃得苦中苦,以为只要自己认真做,总有那么一天公司会看到我的温良恭俭让。所以很多事情啊,忍一忍就好了,不要争取,不要造成大家的不便与难受。

有种人就是矛盾地羡慕部分国家的高水准工作环境与福利,却希望自己工作以外的一切都能越便利顺畅越好。你个人对于工作有不满但不愿意抗争,不代表别人就得要和你容忍一样的事,不论你的薪水高低或工作内容。尤其当公司回应你的诉求,是说会“降低公司的竞争力”,但公司的竞争力却是建立在牺牲员工的工作条件。


图片|来源

我几年的行销公关经验告诉我,公司所说的“员工就是我们公司最珍贵的资产”都可以听听就好了。我们在做雇主形象(Employer Branding)这一块时,考量的都是如何用最少的投资做出最动人的形象来吸引最棒的人才进门,就等同如何成功运用行销的力量替公司创造人事效益的最大化。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公司故意不将 Employer Branding 放在最适合的行销部门里,而是要冠冕堂皇创造一个 Employee Experience 团队将其用好听的名字囊括,显示自身有多重视员工,吸引员工继续留驻。

雇佣关系,在纯私人的企业里,很像是一种买卖关系。员工的确是公司的资产,我们的上班时间和创造出的效益就是公司的资产,而且很多时候市场的供需法则决定了一切,在不考虑人格特质与裙带关系的情况下,谁能更厉害地用同样的时间替公司创造出更大的利益,就是公司更想要的人。

所以在说“不爽就不要做”、“你不做还有更多人来做”这种话之前,先想想这到底是在造福谁,这种话是给雇主说的,除非你就是那少之又少每个公司都在抢的汗血宝马、或你本人就是资方,不然也只是顺了雇主的意,鼓励大家继续接受现状保持和乐,像尾牙上的总裁最爱说的“知足感恩惜福”一样。

喔对了,在做雇主形象的时候,买媒体也是选项之一喔,所以媒体和网路上的相关消息啊,看看就好,带风向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读硕士的最后一年,在一间瑞典的跨国公司实习,当时全力以赴地努力认真向前冲(所以公司才能向钱冲),完全信了当年公司每天都在洗脑的“你就是公司的英雄”这一套(所以后来看清了,才能帮现任公司做相同的事,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嘛),当时傻傻以为公司会正式雇用我。

然后呢?我的小老板(来自颇爱罢工的德国)问我说,下一步想好了吗?我有没有开始找工作了?我黑人问号冒满头,啊公司不是要我吗?她挤出微笑并和蔼地说,我们这么大的公司,是不会帮你想太多的,所以你要告诉公司你想要什么,他们才会开始想你可以有什么。(推荐阅读:10 万以色列妇女罢工,抗议政府对暴力无所作为

所以啊,谁管你劳工是不是政府或公司心中最软的一块,大家再怎么说也都是家人与爱人心中永远最心疼的一块,替自己想想,也替其他人想想。别人过得好了,不代表你就会过不好。

我们可以爱工作,但不见得一定要爱公司;就是因为你爱你的工作,所以才要替它争取应有的保障,让你能继续安心地爱着它。你爱它,公司才会更好。